久久云思
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初恋只可待追忆(自序)

  • 作者: 秦燕
  • 来源: 归一文学
  • 发表于2024-03-06
  • 热度10514
  •   自序

      台湾著名作家九把刀(本名:柯景腾)在自传体小说、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将所有追求者、女同学等都用真名实姓,唯有女主角沈佳宜和现实生活中已嫁为人妇的原型人物沈佳仪仅有一字音译改动(将"仪"改为"宜")。

      我所撰写的本篇故事《初恋只可待追忆》中很多情节取材于我本人以及身边同学、同事、朋友的的亲身经历,我没有采用他们的真名实姓,而是将所有相关同学、朋友的姓名做了音译处理,并且取得了他们的口头授权同意。

      我在《初恋只可待追忆》中也将初恋女神的姓名做了化名处理,正如歌德《少年维特的烦恼》中的女主人公绿蒂(原型人物夏绿蒂·布甫)、但丁《神曲》中的女主人公贝特丽丝(或译为:贝雅特丽丝等)一样,但我仍觉得“柳海燕”这个化名是无与伦比的替代存在,完全可以媲美她原名的美好。

      由于《初恋也放荡》中的女主角柳海燕因“天水艳照门”事件已于2012年12月18日跳楼自杀身亡,我无法取得她的生前授权同意,希望她地下有知能原谅我的擅自作主行为。

      1997年11月22日,星期天,我和柳海燕在鹤伴山下的皇后村初次相见,柳海燕就像《罗马假日》中接见罗马王公大臣时的安妮公主,纡尊降贵接见我们了我和何春蕾、孟如仙一行,并且事后她还谦逊地给我们当导游,和我们黄山高中“萌芽”文学社编委会成员们同游鹤伴山,言谈举止中毫无傲慢之处。

      在心理学中,首因效应也被称为“首次效应”、“优先效应”、“第一印象效应”,由美国心理学家洛钦斯首先提出,是指人们在接触某个对象或者人物时,会根据其最初的印象来评价其后的行为和特点,从而产生一种持续的影响力,也就是“先入为主”带来的效果。虽然第一印象并非总是正确的,但却是最鲜明、最牢固的,并且决定着以后双方交往的进程。

      在此后和柳海燕的交往过程中,由于首因效应和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缘故,我不惜违背原则对柳海燕为人处世的个人品德和所作所为持续美化、神化。在我的心目中,柳海燕逐渐变得超凡入圣、完美无缺,圣洁不可侵犯,任何缺点都不容世人指摘,俨然化身为贬谪人间的女神。“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普渡众生救苦难,原是女神谪凡尘。”在我的个人认知中,柳海燕就像我们天水县当地传说中的黄山娘娘一样,她在人间修炼期满,终究有朝一日会回归天庭或者西方极乐世界。

      我的整个青春时期,我尊称柳海燕为我的初恋女神,是按照“女神”一词最初的本意而来:特指神话传说中的女性神明、女性至尊者,如女娲娘娘、观音菩萨、碧霞圣母等,至于那些有不当行为的外国神祇却不在我认知的此列,如维纳斯等。

      在漫长的青春岁月里,我自惭形秽,始终对柳海燕敬若神明,崇敬得五体投地,连私下设想一下和她拥抱、接吻之类的亲近镜头,都觉得是对她的亵渎和冒犯,是不可饶恕的罪行。那种对柳海燕发自心灵深处的崇敬和爱慕早已化为了血液,化作了我潜意识中的第一认知。即使在梦境中,我也从来不敢对柳海燕有过任何略带亲近的情欲行为,更不敢有代永辉之流肆无忌惮的意淫和诋毁。

      我献给柳海燕的第一首情诗《致初恋女神》非常能代表我长期的心境:

      你可知道,我心目中伟大的初恋女神,

      我不止万次严厉地告诫过自己,

      我和你之间并无任何盟誓或契约,

      大可不必为了你的一个眼神,或者一个举动,

      陷入忽而欣喜若狂,忽而失魂落魄的苦恼中,

      在无望的自作多情折磨中,虚掷青春年华。

      可是啊,我心目中永远的初恋女神,

      我早已慑服在你那无以伦比的魅力光环下,

      崇敬得五体投地,完全丧失了自我,

      不管将来我是家产万贯的商界富豪,

      还是长袖扇舞的政客名流,

      或者是穷困潦倒的漫游诗人、街头乞丐,

      我永远对你奉如神明, 圣洁不敢侵犯。

      如对你有丝毫的冒犯和觊觎,

      我将死无葬身之地,永世不得超生。

      进入现代社会,“女神”的定义有了很大改变,常被男性用来定义心目中喜爱、倾慕、迷恋,但难以成为真正恋爱对象的美貌女性。“女神”和美女代指女性一样,“女神”成为了绝色美女的代称。这些女神的冠名,其首要必备条件仅仅是美貌,毫无考量品德和智慧,只不过是美女的换代升级,膜拜者通过臆想附加于女神的肉体和精神。她们的女神称号和女神的最初本义:女性神明、女性至尊者,可谓天壤之别,不能相提并论。

      实际上,世俗民间符合女神标准者寥若辰星,高不可攀,无可撼动,具有亘古不灭的魅力,随意亵渎则为浅薄。奥黛丽·赫本因出演《罗马假日》中的安妮公主一角,被誉永远的纯真女神。她晚年担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积极救助非洲等地的贫困儿童。她被誉为坠落人间的天使、永远的纯真女神。我一度以为世间唯有奥黛丽·赫本和柳海燕有资格成为人间女神。柳海燕晚年将能继续行善救世,即使她满脸皱纹、残躯衰弱,由于“心慈则貌美”,她也能称得上永远的最美女神。

      我热爱柳海燕,崇敬柳海燕,供奉她为圣洁不可侵犯的初恋女神,历经多番挫折和打击而难改。即使在现实生活中柳海燕早已移情别恋和赖文正结婚,并且生下了龙凤胎,我也不敢无耻地设想她和赖文正在床上颠鸾倒凤的做爱场景,或者她躺在产床上张开两条大长腿,任由医生伸进她的下体助产分娩的场景。

      我宁愿自欺欺人相信柳海燕和圣母玛利亚一样也是“无性繁殖”,不愿意让性交行为玷污柳海燕在我心目中圣洁不可侵犯的初恋女神形象。

      在我个人的固执认知中,古今中外的所有女神应该永远保持处女之身,必须严禁性交和“纯洁”禁欲。唯有如此,其神秘性、圣洁化才得以存在,如女娲娘娘抟土造人等。

      2013年元旦上午,我独在鹏飞铝业公司原料厂办公室值班,登陆了QQ,却亲自浏览了代永辉发给我的柳海燕所有“天水艳照门”视频,特别是柳海燕裸露性器官的所有露阴图片。

      最初,我仍固执地不愿意相信“天水艳照门”的女主角是柳海燕本尊,正如2008年香港“艳照门”最初爆发时张柏芝当初对外发表的辩驳和公关声明:是有人移花接木,不是本人。但“艳照门”女主角嘴角的美人痣或称伟人痣醒目显现,我无法不相信“天水艳照门”的女主角就是柳海燕本尊无疑。

      1987年11月22日我和柳海燕在鹤伴山下的皇后村初次见面-2012年12月21日“世界末日”同学聚会,二十多年来,柳海燕在我心目中一直圣洁不可侵犯的初恋女神形象,我自惭形秽,对柳海燕只能卑微地仰视,可望不可即。而今,柳海燕迥然对公众裸露自己的性器官,她立即从初恋女神的的神坛突然跌落、崩塌,我绝望、压抑得喘息不过气来,似乎要缺氧窒息而死。

      在中国古代神话中,天界有条严苛的铁律,那就是:神仙不准结婚生子,斩断七情六欲。很多不遵守法令的神仙,都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比如杨戬的母亲瑶姬,因为下凡生子,被玉帝镇压在桃山之下。三圣母遇到刘彦昌,再次重蹈母亲的覆辙。织女与牛郎,至今都只能每年在七月七那天见一面。就连玉帝的亲属都是这样的下场,其他神仙就更不敢触碰禁忌了。

      希腊神话中,神人同形同性,违背伦理,更多的是宙斯出轨的情节,颠覆三观。除了雅典娜,我并不喜欢外国神话中的大部分女神,如维纳斯。维纳斯因公然拒绝宙斯的求爱,被迫嫁给了瘸腿丑陋的火神铁匠赫淮斯托斯,她不守贞洁,与多位男神私通生子。她是绝美女神,但其行为无异于荡妇。

      混乱的娱乐圈,自古以来为就是婊子们的淫乱圈。对于娱乐圈的艳照门类似事件,我们普通大众早已习以为常,司空见惯,以为是某些女星的淫荡本性使然,她们类似从事色情行业卖身求荣的妓女,和我们普通人毫无关系,遥不可及。

      世界各地的“艳照门”无不验证了金钱、权势对人特别是对美女的侵蚀和降服。这些被称为“女神”的绝色美女,她们一旦在公众面前暴露性器官,就会跌下神坛,不名一文。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心目中圣洁不可侵犯的初恋女神柳海燕有朝一日会会称为“艳照门”中的女主角,并且对公众裸露自己的性器官。

      如今,我看到视频中柳海燕裸露的性器官,只感到丑陋、厌恶,内心深处涌现一种前所未有的空虚和幻灭。柳海燕作为女性最隐秘的性器官彻底裸露,丧失了其作为女神的神秘性和威严性,就已经不配“初恋女神”的崇敬冠名了。她业经替代苍井空之流的“性爱女神”,成为了天水市区域乃至全国各地某些男人私下窥阴、意淫的所谓“性爱女神”,满足男人的性幻想和泄欲。

      古今中外,作为女神无论是传说抑或是现实,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不能对公众裸露性器官。如果女人被冠名为“女神”,首先在于她的外在美貌出类拔萃、风华绝代,其次是她恒久不变的隐秘、高傲、居高临下,从不裸露性器官,带有不食人间烟火的飘逸气质,被世俗大众所顶礼膜拜。女神一旦对公众裸露性器官,那就会没有了神秘性和威严性,只能作为了世俗窥阴的对象,女神也会跌落神坛。正如世界各地发生的“艳照门”事件,如果当代“女神”一旦暴露出性器官,就会立即跌落神坛,变为欲女、妓女、荡妇等,成为凡人中的凡人,万夫所指。我心目中曾经圣洁不可侵犯的初恋女神柳海燕也没有逃过跌落神坛的幻灭命运。

      自从2013年元旦开始,每当夜半时分,柳海燕屡屡化身各种形象侵扰进入我的梦境,甚至不惜自降身份重演某些‘艳照门’类的放荡动作引诱我、蛊惑我,让我神志错乱,不能自己。当我情不自禁脱衣和柳海燕背对媾和时,柳海燕的面孔、娇体却突然转身正面对我,变换为她跳楼自杀后在水泥地面上粉身碎骨、血肉模糊的恐怖模样,我屡屡从噩梦中醒来,恐惧得瑟瑟发抖,冷汗淋漓,骨头似乎嘎吱作响。

      2013年,整整一年,由于柳海燕“天水艳照门”的幻灭打击,我接二连三夜夜失眠,精神萎靡不振,悲观厌世,自暴自弃,患上了重度抑郁症,通宵难眠,生不如死,恨不能立即自杀死亡,得到彻底的精神解脱和自我赎罪。

      时过境迁,2014年伊始,我挺过了严重抑郁症的非人折磨,死而复生,再世为人。为了解脱和赎罪,我决计效仿歌德因夏绿蒂创作《少年维特之烦恼》、但丁因贝特丽丝创作《神曲》、柯景腾因沈佳仪创作《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一样, 把我和柳海燕之间爱恨情仇的初恋故事写出来,公诸于世。不是为了扬名立万,留名后世,仅仅是为了还柳海燕一个清白、贞洁的历史史实,世人不再讨伐她、诋毁她。

      对于2012年之前的所有往事,我选择性遗忘“天水艳照门”事件,并据理力争,为柳海燕洗白、辩护,极力恢复柳海燕在我心目中超凡脱俗、圣洁不可侵犯的初恋女神形象。

      回忆录完成后,我将在柳海燕的墓前焚烧回忆录的纸质版底稿,借以祭奠我和柳海燕曾经的青春岁月、初恋时代。

      九把刀借助于本人自传体小说改编、导演的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打造了一部时光穿越机,在彰化国中原地原景重现了曾经的青春岁月,只为了可以在影像剧中重生现身和沈佳仪相遇,可以光明正大地在雨中大声喊出自己压抑许久的遗憾心声:“沈佳仪,我喜欢你!”

      九把刀的自传体小说、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无异于柯景腾献给高中初恋情人沈佳仪光明正大地的不朽情书。虽然柯景腾和沈佳仪最终因各种变故没有结婚成家在一起,但在现实生活中他们仍是无话不谈的知己好友。对此,我羡慕、嫉妒至极,这比柳海燕在世时和我的相逢陌路、待之如仇人,可谓天壤之别。

      现在,柳海燕和我阴阳相隔,我更加没有希望和她有只言片语的交往了。我尽力搜集相关图文材料,力图佐证我和柳海燕曾在青春时期发生过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故事。但对于本篇故事《初恋只可待追忆》中的某些特别情节,我已经分辨不出是出自我重度抑郁病症期间的个人臆想,还是我把别人的人生经历嫁接到了我自己身上,真假难辨,甚至足以以假乱真。

      有时,我自己都怀疑初恋女神柳海燕纯粹出于我的虚构和幻想,她自始至终未曾纡尊降贵存在于我的前半生中。但是,某些迹象、事例总能指明我和柳海燕曾经共同存在于共同的现实时空中,不容置辩。

      如将来我有机会和能力,我愿意效仿柯景腾,将自己的自传体小说《初恋只可待追忆》亲力亲为改编,担任编剧、导演搬上影视荧幕,原景原地重现我和柳海燕的初恋时光和情节。为此,我购买了《我不可能不会爱你》等原创剧本,重新学习当年报考山艺时的编导知识,期望能胜任编导职责。

      需要特别声明的是,本篇故事《初恋只可待追忆》虽然以第一人称“我”进行自传体陈述, 很多情节取材于我的工作经历,但为了小说的推动发展,绝大多数情节纯属虚构,希望各位读者朋友不要对号入座,先入为主把作者本人和故事主角混为一人。

      本篇故事《初恋只可待追忆》是一个迷茫中年人的人生随笔记录,或称消磨时间的游戏文字,类似《沉思录》、《忏悔录》(单纯字面的意思,不是类似某部文学、哲学名著)任何一位阅读者勿要对号入座,自寻烦恼。

      秦燕

      二O二四年三月

      本文标题:初恋只可待追忆(自序)

      本文链接:https://www.99guiyi.com/content/1367750.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归一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