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赞/阅
  • 日期
  • 0/88
    2024-04-17
  • 小时候,我特别崇拜二哥,觉得他很有本事。他不是村里的大嗓门,也不是田间的快手,但在家族的众多成员中,他始终如一地散发着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无论走到哪里,他都会用他的文化底蕴和人格魅力,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在二哥的学生时代,他的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是老师…[浏览全文][赞一下]

  • 5/2323
    2024-04-11
  • 我的母亲章晓青,她一体多病,八十五岁,右下肢活动受限,长期卧床,身上有褥疮。她体型肥胖,腹部膨隆,呼吸急促,表情痛苦。大年三十那天,母亲病情加重,不得不到医院住院。在病房里,护士和大夫都提醒她少讲话,注意休息。没想到这一次住了两家医院,前后花30天的时间。…[浏览全文][赞一下]

  • 2/9941
    2024-03-06
  • 我的三姐从小就是一个勤快之人,身手敏捷又能吃苦。小小年纪,眼里都是活儿。一天到晚帮着母亲做家务,缝补浆洗、锅瓢碗盆、喂猪喂鸡,屋里屋外都很在行。三姐扎的草把不大不小,烧起来火苗子蹭蹭直往上蹿;扫地绝不留死角,那么大的房子,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三姐跟着母亲学…[浏览全文][赞一下]

  • 6/13672
    2024-01-30
  • 我的大舅舅廖光中,是一个非常老实本分的人。二十来岁的时候,他原本是在乐山沫江煤矿当采煤工人的。五八年过“粮食关”的时候,回家探亲看我小舅舅和小姨他们。到家后实在是不忍心看到两个十几岁的弟弟和妹妹饿得造孽,所以就没有再去当工人而回家干农活了。从此以后,在他后…[浏览全文][赞一下]

  • 17/26538
    2023-12-26
  • 那一年秋天的时候,我懵懵懂懂觉得自己生病了,那时我正在为考大学复读,逐渐就已经跟不上老师上课。繁重的压力让我不敢慢步,怕父母担心又隐瞒了我的身体实况。慢慢的我开始整夜的做噩梦,在一个长长的漆黑的夜里,梦中只有我一个人,要爬很高的楼才能从地下出来见到头顶的太…[浏览全文][赞一下]

  • 2/6470
    2023-12-09
  • 这天午后三点半,我来到了养老院。杨院长正在院子里和他的弟弟说话。他看见了我进来,说道:“你上午不是来了吗?”我走上前说:“给我妈妈买了一颗人参,炖个汤。”杨院长说:“你妈妈才刚又吐了。”我快步来到妈妈的房间。此时,妈妈头枕着软靠垫,眼睛闭得死死的,一动不动…[浏览全文][赞一下]

  • 8/10828
    2023-12-06
  • 在我还是孩童时代,因为父亲腿部残疾,一个本来温馨的家庭成了风雨飘摇的屋檐,家里总是少不了争吵。不是为了钱,就是为了家庭的纷争,两个来自不同家庭的父母,都不肯为对方妥协,父亲成为不了母亲心中的好男人,母亲也尽不了一个女人在家该尽的义务。家中经常是有父亲,就没…[浏览全文][赞一下]

  • 2/2865
    2023-12-05
  • 养老院迎来了一位新的养员。这天,老衣在收拾一间闲置的房间。突然,我看见李院长来到三楼,他好像过来安排什么工作,临走的的时候,他来到我妈的房间。妈妈知道他是养老院的领导,她轻言细语地说:“干部啊,我们屋里经常丢东西。”老李疑惑不解,我上前解释道:“我妈说,小…[浏览全文][赞一下]

  • 4/3698
    2023-12-04
  • 大约在十多年前,我正读高中,那年高考并不理想,我只考上了一所大专,但平时成绩很好的我放不下自尊。外婆劝我放下执念,趁着年轻,学一门技术,但倔强的我终究不肯妥协。看着身边的同学都去了理想的学校,我决定复读一年。家人并不支持我的想法,因为我家里非常贫困,复读一…[浏览全文][赞一下]

  • 11/8055
    2023-11-29
  • 潘霞是姐妹仨个最早叛逆的。我父亲刚刚去世的第二年,她处了男朋友,那时候她只有22岁,过春节就不回家。在她的影响下,潘敏开始和妈妈闹矛盾,娘俩一见面就像见了仇人。这里肯定潘霞起作用了。潘霞是个十分不讲究的人,没有底线,什么钱都敢花。从前她下岗了,妈妈没少接济…[浏览全文][赞一下]

  • 6/10749
    2023-11-24
  • 上午七点半,潘丽打电话:“你走在哪里?我打个救护车先回去啊?”时间还早,潘丽为什么急不可待?我让她等我一起。我来到医院的结算大厅,潘丽在病房里,她又打电话说:“你把救护车的电话号码给我,我和咱妈先走啊?”家里的哥哥姐姐都一样的德行,一点耐心都没有,以自我为…[浏览全文][赞一下]

  • 11/15241
    2023-11-21
  • 妈妈住院的第二天下午,潘霞给我电话:“你想不想找个护工?”我说:“当然想。”电话里我让她帮我找一个。下午的天空,阴森森的,一大片乌云向这边漂移,暴风雪就要来了,北风呼啸,一会功夫,洁白的雪花被吹得漫天飞舞。躺在病床上的妈妈丝毫觉察不到天气的变化。四点钟,潘…[浏览全文][赞一下]

  • 4/20582
    2023-11-17
  • 第二天,我的手机传里得到一个讯息:我的案子在网上已经立案了。我把截图发给潘霞,潘霞说,“你把资料发给我,我给你找个律师。”我把事情给妈妈讲了,妈妈说:“老二想跟你要钱。”这天上午,我顺着养老院二楼走廊往三楼上,老衣在身后喊道:“我给你发的信息,你看到没有?…[浏览全文][赞一下]

  • 3/6188
    2023-11-15
  • 这天傍晚,我不放心我妈,来到养老院。妈妈说:你今晚别走了,在我的屋里放个床。护工老衣看见我,说:“你在这里坐一宿吧。”我来到办公室,院长老杨说:“你妈妈没事的,我看人可准啦,我看哪个人什么时间死,几乎八九不离十。我在养老院干了七年,已经送走了一百三十多人。…[浏览全文][赞一下]

  • 3/19691
    2023-11-13
  • 天亮了,我收拾好了的东西,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家了。手机的微信里只有潘霞发过来的信息,询问妈妈的情况。十点钟,ICU打电话要我给老人送饭,我乘车回到医院的途中,潘文给我打来电话,我如实地告诉了他。潘文是我哥哥,他一向对妈妈住院什么的都是漠不关心。这一次是听说妈…[浏览全文][赞一下]

  • 7/25154
    2023-11-11
  • 有一次,我来到养老院的房间里,妈妈仰面躺着。护工也在跟前,我俩一起给她翻身换尿垫,妈妈说:“叫小衣弄,不用你。”小衣听了,不高兴,“怕你儿子累着,我一个人可搬不动你。”我只好搬弄妈妈的肩膀,小衣抬她的腰,只听小衣喊了一句,“用枕头掖住!”小衣抬她的腿,妈妈…[浏览全文][赞一下]

  • 0/3338
    2023-11-03
  • 见钱眼开的潘霞想没下这笔钱,又想掩饰一下。她对身边的大嫂说:“我给俺妈买抗癌药吃。”我在旁边多了一句嘴:“给她买海参吧”潘霞满口答应。潘霞不忘了笼络护工小邵,她说:“你要是把我妈伺候好了,咱俩就是姐妹。”两个人还互加了微信好友。小邵的年纪快60岁了,198…[浏览全文][赞一下]

  • 4/7339
    2023-11-01
  • 在一家私营养老院,一间7平米大小的房间,一张铁床上躺着一位病重的老人——我的妈妈。窗帘的挂钩只剩下三两个,余下的用布条当做绳子连接着窗帘和挂杆。这样的窗帘很难拉得动,再看看那窗帘是一个绿色的夏凉被替代。窗台一角凌乱地摆放着塑料方盒,里面有几根吸管,窗台的另…[浏览全文][赞一下]

  • 0/32376
    2023-10-06
  • 绝大多数人,都体验过一种毕生难忘的触觉。我是说,青春年少时的某种肌肤触碰。读初二时,夏夜看露天电影,边上是个女同学。黑暗中,她的膝盖碰了我一下,那种柔腻的触感,是世界上最神秘的电击。我试图再碰回去,扑了个空。转头一看,银幕反光之中,是她狡黠的微笑。有个女性…[浏览全文][赞一下]

  • 3/45722
    2023-09-30
  • 回到家了,我把法庭发生的一幕幕讲出来,母亲说:“你在进去之前发现你的姐姐没有到场,就应该转身离开法院。”母亲拨打了潘丽的手机,“你想怎么解决?潘丽蓉满不在乎地说:“有个敬老院,每个月2700块钱,我给你送进去。”潘丽一直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一意孤行,还在逃…[浏览全文][赞一下]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归一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