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云思
主页网络文摘人生
文章内容页

椿院百文 十篇(其十八)

  • 作者: 李椿
  • 来源: 归一文学
  • 发表于2024-05-13
  • 热度10430
  •   1、异常

      初春,晚,电梯里,上上下下,余一孩子与搬运工,孩子七八岁,胖胖的,斜抱校服,倚边而站,略有心事,电梯门关闭后,孩子认真问:“叔叔,你一个月能挣多少钱?”

      搬运工半思回:“七八千吧……”

      补:孩子有心做搬运呼?——愿无心之问。

      2、身体

      肚里食肉少,何来过剩症

      清贫本无罪,罪在酒肉过

      3、清明

      铜门锈锁久不开,庭院荒径鲜青苔。

      嫩草丛生遮不住,嗔言欢语扑面来。

      3、不懈

      难得浮生半日闲,静观渠水度华年。

      波波不解周身乱,恭身暗行在天边。

      4、四维

      ——关注、关联、感应

      引子:

      我可以不是我

      这里没有钱的概念,唯意识高低,高,绝对主宰

      时间不是唯一,空间不是唯一

      无阶级之分,角色而已

      没有机构

      经验、习惯、知识、智慧、记忆、神经可转换

      生命:形态不限于碳基生命

      工作:是完成一个意识

      沟通:看见即可

      街上骑车,欲过一桥,见三人在前,背影熟悉,想:不会是邻家哥嫂吧?!近几年,因地头矛盾,少有来往,亦不愿多见。眼见为是,低头顾左急去。

      回至一处,简陋如棚,棚内破拉车儿、旧麦秸杆儿、破桌、破窗、破棍、土壁,皆灰尘扑扑,无床、无下脚处,不知已居此许久。思忖时,见窗外农人吵闹,渐有打杀之气,恐视听,离去。步行于街,渐觉这是三姑家村。迎面见三姑父,骑三轮车来,旁跟一少年,相互打招呼,三两句,走开。不觉中,我已是那少年,迎面见刚才自己,路边趴一破窗正看里面,身高175,穿黑皮衣,牛仔裤,骑行鞋。

      回村,因本家祖宗原居北街,后辈多村南建房,北街旧址还在。现旧址处已有两间门面房,中间墙有隔窗,东间是杂货铺,主卖生活工具,一龙钟老人看店,见我回西间,搁窗跟我说:我快出来了,这一屋的意识,快积够了。恍惚间,我觉曾在彼屋呆了一世,看我这屋,一床、一桌、一笔、一纸、一八卦图,觉已居此许久,想:我在这干什么?

      老人说:算命啊!

      我跑出去,抬头看招牌,上写“算命”两字。

      老人说:你子承父业,做起来了。

      我暗想:这境界变化,算命倒还有点用。

      老人说:什么用,意识而已。

      又想:子承父业?父亲是农民啊!

      老人说:那是上世的意识。

      忽,李二来寻,言:去玩?李二与我同宗,家道破贫,儿时常一起逃学、摸瓜,现已变了精气神。

      跟此出,上一敞篷车,车行如过山,行至高处,见刚所居越来越小,不断变化。眼见春花美景,一闪而过,飞天横行,新奇刺激。许久,车停,看四周,竟还在原地。李二言:刚走的是时间,现还在咱们村。

      大主宰:河边

      村子四方规划,错落有秩,有胡同从西南至东北。先前,曾是小河,渐埋,儿时见溪水片片,现已无迹。行河边,思极河,欲思愈烈,忽而河现。旁有人言:大主宰!不解,瞬见古房、三所楼立,有一祠堂破败,旁有水坑,盯视水,感有物,直觉有东西求于己,极思,手机屏幕亮,如来电,屏现一小熊玩具,方觉儿时玩伴。念起,有破纸水中出,纸中小熊出,手掌大,已破布灰尘,渐活,绒毛皮感,颇熟悉。小熊苦闷解脱状,跳与掌,上于肩,互感欣慰。

      祠堂前侧,有停车场半篮球场大,车停近半,不觉停车场有何变化,看时,汽车已侧立,两车摞于边,意围栏。路边有树,树下有花,花树动如语言。

      村西有侧路,荒草阻径,只通一人行,现已柏油宽阔如街,街上行人拥挤。忽有杂耍车至,车上十几女孩,十二三岁,着红衣,皆浓妆艳抹,叠成罗汉,手脚相接,又散开混坐,吵闹向南移去。观此许久,不觉世俗恩怨已烟消云散。

      补:当你关注某件事的时候,某件事其实也在关注着你。

      5、当今四大敌

      毒视频,麻木酒,不解欲,下坡虚

      补:哀莫大于轻敌

      6、Ai一面

      ai已经很牛了,那么牛!知人欲,不解人之苦,而堪“资本”极限压榨“剩余价值”,亦或,“欲成”后,来个垄断,收割瓮中鳖。

      7、宇宙

      或谜底就在谜面上,亦如最美的艺术要作用于起点的“念”上,物理,何以面对从“无”到有?

      8、属于你的,才是最好的

      四月末,雨后一天,晴日分明,下午,高楼看春日,楼下青绿漫延;余冻寒凉,似在这天被全部忘记。

      5点,短街上,某面馆内,一长板桌,大气精巧,散灯照下,颇有惬意,有布条轻垂,上写烩面20元一碗,火烧12元一个。

      店内已上客2、3桌。有一男孩,6、7岁,肥胳膊肥腿,圆头胖肚,长桌边走来走去。父亲呵斥说:“过来吃饭!”孩子乖乖回去坐下,拿筷子拉碗吃。

      店外烧烤架,羊肉串已摆好,桌子十几张,客坐五六,各类菜品已上桌:小黄瓜、小番茄、各种串儿等。

      东旁有拉面馆,门面一间,门口只摆一张桌,配四个圆凳,一母亲带两个孩子坐,皆穿着简单朴素,一儿一女,均6、7岁,点了一碗面,两个羊肉串。男孩低头吃面。女孩跳起吃串儿,眼看西旁客,眼神稍一游离,又欢快吃串儿。

      补:生怕她再多看一眼、多游离一秒——你不必高看西旁;你这边,美的无与伦比、亘古悠远、无法衡量。

      9、“死”

      犯困至极,不觉中,见手机里还有三个订单,是往家乡去的,但甚觉路远,难之又难,竟没想过为何会出现此等距离的单子,但责任与使命让自己根本无法拒绝,甚至怀疑。疑惧与犯难中,平台调单了,或不知如何拒绝了,见手机里订单清空,心甚觉慰。

      转眼归乡,有神秘机构判定我今晚9点死亡,同者有明星王诗诗,7点死。

      我心死慌。同乡者见我,俱无言、无视、无任何怀疑,让自己无法相信,但每一秒铁的事实证明,这是真的。

      随父母家族人等回家。至家百米,族人指路边一空地,言:埋这里吧。

      看时,这路边还往东稍靠一点,祖坟也不考虑了。

      近7点,去见王诗诗,随众人东去。

      途中,见面南有一烧饼铺,铺内有一老婆子,60岁左右,她刚被判8点死去,门头招牌写“8点死判”,其亦慌恐,正忙把饼施舍于路人。一来二去,门头上字竟渐渐变化,渐渐消失。我便知,这次没有她了。招牌恢复原样,老婆子舒气,长叹自若。

      至村东,有柏油路,路边有河沟,内无水。见王诗诗一身红衣躺沟底,已死去,五六人在沟处正埋。王已归于寂静。

      我转回家,见天愈黑,恐挨9点,只想:“”这么正常,怎么会?”憾极而醒。

      补:知足,知止,止欲,乐观亦或补救。

      10、止念

      邪念一出百恶生,一恶即成百乱行。

      本文标题:椿院百文 十篇(其十八)

      本文链接:https://www.99guiyi.com/content/1368690.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归一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