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一专题页思念
有关思念的文章
  •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6548/0
    2024-04-02
  • 忘了何时爱你一颗年轻的心在十字路口等候少女情怀在眼眸流动凝视你应该懂得我的哀伤然而你回给我一个天空般微笑忘了何时吻你相遇和离别是你我共享的秘密因为爱情的下一秒便是思念的泪珠…[阅读全文]

  • 4180/1
    2023-12-04
  • 冷风嗖嗖雪飘花,辽阔天空在长沙。只有茫茫几百里,为何思念不回家。…[阅读全文]

  • 8092/1
    2023-11-27
  • 这是一下心跳的日子你的笑意和呼吸都听的清清楚楚你的窗开着有阳光洒满床楣为何你的气息被窗帘遮住我使劲的嗅着仔细品味那透不出的韵味我听不清你的细语浅浅的笑意溢满眉梢左边看看右边看看那红豆相思漫过风影侵入骨髓轻轻的请停下你的心跳我愿为你定格在时间的隧道中用一世的…[阅读全文]

  • 24659/0
    2023-11-11
  • 与袁治平相识是在《惠州商报》的时候,那时,宣传部副部长饶洪贵接替了退休后的副部长钟锦才的工作。饶部保持了每月召集一次各大报纸的总编辑以喝早茶的形式搞一个见面会的传统。我和袁治平都有参加。那时,袁治平在《惠州工商时报》任总编辑。袁治平脸面宽大,眉浓,嘴大,发…[阅读全文]

  • 24716/0
    2023-11-11
  • 时间就像涂在岁月表层上的一道漆,它遮盖了伤痕,亦覆盖了记忆。一算,柳新先生走了快近十年了,随着时光的流逝,我几乎要把他给忘了。看来,文字倒是一个可以永恒传承的介质,如果没有文字,我们人类恐怕永远无法走出原始与愚昧。我与柳新相识是他从惠州大学图书馆副馆长职上…[阅读全文]

  • 24870/0
    2023-11-11
  • 2018年正月,我们一班人在一朋友家聚会,酒喝得七七八八的时候,我们接到消息,说李靖国教授在年初三走了(后来证实为初四)。电视台的杜小明听到噩耗,突然狂哭起来。有人对杜小明的举止感到诧异,说:你父亲去世你都没有这样哭过吧?也许是因为酒喝得过多,再加上听到这…[阅读全文]

  • 24919/0
    2023-11-11
  • 当我接到黄志忠跳楼身亡的微信后,十分震惊:从本质上来说,他该是一位多么激情而热爱生活的人啊。这样的人,他怎么会去自寻短见呢?瞬间,心里生出感慨: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体制之弊矣!为什么这样说呢?话还得从我认识黄志忠说起。2003年吧,黄志忠在惠州市教育局任副局…[阅读全文]

  • 24921/0
    2023-11-11
  • 前几天。姚中才到惠州来,在家里吃饭,谈起温远辉,他一个壮如牛、满世界跑的小伙子,眼里居然溢出了泪水。他说,唉,他这个官是帮别人当的。每有公差回来,他自己下车走回家,却要嘱咐司机将同行人一一送到家。远辉,就是这样一个细腻的人,就是这样一个温润的人,就是这样一…[阅读全文]

  • 25015/0
    2023-11-11
  • 2016年10月10日晚上九点多钟,我接到钟逸人的侄儿发来的家庭讣告:尊敬的领导和长辈,您好!家父钟逸人因病医治无效,于2016年10月10日上午11时23分在惠州逝世,享年75岁。定于2016年10月12日上午8时30分在惠州市殡仪馆安顺堂举行告别仪式。…[阅读全文]

  • 24953/0
    2023-11-11
  • 我是1994年2月没有经过组织的允许先到了惠州。武生智给我说:三君,你到南方来吧,这里没有什么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很适合你这样的人发展。武生智原来是荆门市作家协会主席,于1992年就到了惠州。我来到惠州,就在惠州市政府经济协作办公室主办、武生智任主编的《大惠…[阅读全文]

  • 25034/0
    2023-11-11
  • 2019年5月,宝林携全家从美国回荆门,我从惠州飞武汉到荆门与他们一聚。在我与宝林从他大弟的住处走到餐馆的时候,经过白庙路。在一个熟悉的路段,我对宝林说,我们进去看看,我想寻问一个人。我记得这个地方过去是荆门市生资公司的住宅区。铁顺民书记以前就住在这里。我…[阅读全文]

  • 25275/0
    2023-11-11
  • 蔡文彬,荆门市工业局引进的人才。他毕业于武汉大学,湖北黄陂蔡甸人,为了解决妻子的商品粮户口,毕业后来到了荆门安家落户。开始做科员,我离开荆门时,他已经被提拔为科长多年。我因有在武大学习的经历,他视我为校友。我常常说,你们是科班出身,纯正的武大生,我只是干部…[阅读全文]

  • 25312/0
    2023-11-11
  • 肖杰玉,荆门县改市第一任副市长,分管文化教育。他是我们家从沙洋农场迁到荆门落户的关键人。我们家正是打开了在荆门落户的结点,我的父母才有了后来较为安顺的生活,以致较为平静地度过了他们的晚年,我的弟弟亦有了发展的空间。他是我人生中所遇到的一位好领导,亦是我们家…[阅读全文]

  • 25469/0
    2023-11-11
  • 刘超,我前妻玉华的父亲,系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检察院老牌检察官。尽管我与他女儿于1995年好说好散分手,但是他依然是在我人生中出现的一位重要人物,这辈子终身难忘。1981年我23岁,是我们家庭的一个重要节点。那年,我把父母亲及弟弟从沙洋劳改农场迁到荆门市…[阅读全文]

  • 25499/0
    2023-11-11
  • 写这组文字,我首先想到的是田哥。他已经走了二十多年了,我时常会记起他来。田哥应该大我十五六岁吧。之所以叫他哥,原因是他的父母与我的父母都在沙洋农场劳改,成为新人后,同在沙农畜牧场繁殖队劳动改造,我父亲和他父亲有段时间都在队里养猪。而我和田哥都属于新生子女。…[阅读全文]

  • 25548/0
    2023-11-11
  • 我写随笔,是一种消遣与乐趣,完全是生活中的一味元素。写了一段时间后,感觉有点累了,也就休键。再是,我以前有一个习惯,一边散步,一边听新闻,还要附加做些动作,以増加运动量。否则,只是散步运动强度就不够。因了写随笔,新闻没有听了,运动量亦没有办法加强。为了生活…[阅读全文]

  • 10287/0
    2023-11-09
  • 王鹏飞活了四十年,从来没有认真的写写母亲从抚养我们姐弟,到抚养我的一双儿女我没听过她说半句怨言在乡下的老屋,我看她把一块块碎布像呵护她的孩子一样小心放进包袱空闲的时候,她用这些碎布为我们做鞋垫现在,她老了,弯腰驼背看不清东西前段时间她总是捶打自己的腰和腿却…[阅读全文]

  • 9338/0
    2023-11-09
  • 俆庶思念时我栽一条小路鼻青着脸,青山有青山的倔强为北风开一扇窗实在有些多余一只为春天补考的麻雀还在抄袭昨年的作业这世界已关闭了声乐花痴不为鼓瑟所动只有流水在耐着性子边走边听流水拉长了念想暮晚我就栽一条小路镜中人从镜中来养一条小溪养一颗太阳养一群蜜蜂养一栋高…[阅读全文]

  • 9242/0
    2023-11-09
  • 窗外是你身后的季节你离开时我的世界空了月亮是我孤独的影子我思念時你的样子瘦了…[阅读全文]

  • 9375/0
    2023-11-09
  • 白恩杰思念思念是手中这杯浓浓的酒泪的晶莹裹着海的咸滴入酒杯荡起思念的涟漪连同今晚的夜一起喝光裹着醉意进入思念的梦甜密,苦涩还有长时间的惆怅……半夜开始燃烧黎明时分,梦醒的时候窗外的秋正走进深深的冬喝酒想起了她?在雨天喝酒看窗外走动的红点眼睛会一直跟着砰然而…[阅读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归一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