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云思
主页文化娱乐原创剧本
文章内容页

都是奖金惹的祸

  • 作者: 艺海(剧本创作)
  • 来源: 归一文学
  • 发表于2023-11-09
  • 热度6497
  • ■ 张敦云

      时 间

      当代。

      地 点

      南方某乡村。

      人 物

      李青云——白泥湖养蟹场场长,32岁。

      莫素梅——白泥湖养蟹场销售科长。30岁。

      莫 爹——原白泥湖养鱼场场长(退休),60岁,素梅之父。

      桂 妈——青云之母,丧偶,后与莫爹结婚,58岁。

      王村长——白泥湖村村长,52岁。

      莫银宝——莫爹之子,36岁。

      满 姑——银宝之妻,34岁。

      四叔、学春、德贵、三保伢仔、记者等。

    第一场

    【莫爹的家。

      【莫爹、桂妈高兴地上。

      莫 爹(唱)身逢盛世多雨露,

      桂 妈(唱)梅蕊又开缘枝头。

      莫 爹(唱)老有所乐去唱戏,

      桂 妈(唱)二人花鼓夺头筹。

      莫 爹桂婆婆,昨天王村长讲,让我们这些退休的老人成立一个业余艺术团。

      桂 妈好哩!坐在家里实在是闷。我们表演一个“刘海砍樵”唦。

      莫 爹不晓得我还演得好啵?

      桂 妈练一遍?

      莫 爹来一个!

      【莫爹和桂妈开始表演花鼓戏《刘海砍樵》的片段。

      莫 爹(唱)走咯嗬,

      桂 妈(唱)行咯嗬。

      莫 爹(唱)桂妈呃,

      桂 妈(唱)呃。

      莫 爹(唱)你是我的妻呀啰嗬,

      桂 妈(唱)刘海哥哎,

      莫 爹(唱)你是我的夫啰嗬。

      银 宝(突上)停……停……停。

      莫 爹老子正唱得高兴……

      银 宝爷老子呃,几十岁了,还唱这个夫呀妻呀……

      桂 妈村委会要我们到敬老院去慰问演出呀,

      银 宝我的娘呃,你们几十岁了,还唱年轻人唱的,我听得头皮发麻,脚杆酸哦。

      银 宝呸,狐狸精,你们不晓得丑买好多钱一斤,你们唱,我走!(欲走)到了爷屋里来了,不顺手牵羊搞点……

      (走到内屋翻箱倒柜)

      (唱)银宝我今年三十八,

      不愿断奶只呷爷。

      柜子翻出瓶装酒,

      枕头旁边再把票子拿。

      (从枕边翻出一沓票子数着)5000元哪!爷呃,你老说我冇孝心,今天我只拿你2000元,这回就不打借条哒,我还是凭良心的好崽。

      青 云爸,妈!

      银 宝(吓了一跳,连忙把钱放在酒盒子里面)那个?

      青 云(背着米,提着油上)哦,银宝哥呀。

      银 宝(在额头上擦了一下汗)你开会回来了。

      青 云回来了。(把米、油、酒放在桌上,自己倒一杯茶喝)爸妈咧?

      银 宝发羊痫疯去了。

      青 云病了?(手中杯子掉在地上)

      银 宝唱戏跳舞咧。

      青 云哎哟,老有所乐那就好!

      莫 爹(从左边急上)人老了,记性不好了,大伙湊的5000元的服装费冇拿。(看见银宝)银宝,你还冇走?

      银 宝到了爷娘的屋里,舍不得走。

      莫 爹你是舍不得我们……

      青 云爸,银宝哥陪我说话。

      莫 爹呀仔呃,开这么久的会,我和你妈都想你。

      银 宝你看啰,这世人说,人只逢有的,狗只咬丑的。

      青 云你这冇大冇小。

      莫 爹(对银宝)你滚!

      银 宝我多时就想走。(欲走)

      莫 爹站住!

      银 宝又是何解?

      莫 爹我看我的钱,(到枕边翻出钱)还在这里。

      银 宝我走了。

      莫 爹莫忙,我数数,差2000,这……

      银 宝我是冇拿的。

      莫 爹不是你,还有别人?

      银 宝凭天地良心,我只拿酒(把酒放在桌上)你搜。

      莫 爹这钱不是我的,你拿出来!

      银 宝拿了是你的崽!

      莫 爹你就莫讲是我的崽,你这个崽要是到商店里能兑换……

      银 宝还换?

      莫 爹我早到商店换掉了。

      银 宝换也是你的崽,不换也还是你的崽,不搜我就走了

      莫 爹搜!(从上翻到下)

      银 宝这只荷包还冇搜。

      莫 爹把鞋脱下来

      银 宝(把鞋脱下来)

      莫 爹冇得

      银 宝我走了!(急忙抱酒)

      青 云(旁唱)银宝抱酒手发抖,

      钱藏酒盒耍滑头。

      莫 爹这钱未必长了脚呀?

      青 云(试探)哥,你拿的这个酒不好呷,我这次带回了二瓶好酒,跟你换。

      银 宝不换,不换,这酒我吃惯了,顺口。

      青 云换嘛,就算我孝顺哥的。

      银 宝不换就不换。(把酒抱在胸前)

      莫 爹真气死人!

      青 云(唱)眼看父亲近六旬,

      河风吹老打鱼人。

      辛辛苦苦育儿女,

      风霜雨露皱纹深,

      银宝不懂老人心,

      只呷爹娘冇感情。

      今天若把事揭穿,

      伤口添盐凉父心,

      我只好拿出2000元。

      填补窟窿尽孝心。

      (有了,从身上拿出2000元,转到小屋床前故意翻了几下)哦,钱在这里。

      银 宝那里?(下意识抱紧酒瓶)

      莫 爹那里冇得钱?

      青 云在那枕头左边角,不多不少,2000元。

      莫 爹我错怪这只崽了。

      银 宝嘿……嘿……

      青 云哥,这酒今晚慢点品呀!

      银 宝(头上出汗,说话结结巴巴)好……好……

      青 云爸,家里没钱了?

      莫 爹有,有。(自知失言,连忙用手捂嘴巴)。

      青 云(拿出5000元)爸,这5000元,你下个月生活费。

      莫 爹怎么又要你出钱,你……

      青 云不差钱,我真的有钱。

      银 宝他有钱,你放肆用!

      莫 爹那里是有钱啰——

      青 云这次开会,我得了表扬,又得了奖金。

      莫 爹奖金?

      青 云这次奖了30万元(拿出一张卡)

      银 宝(旁唱)去年算账吃了亏,

      这回奖金要平分。

      莫 爹这么多?

      银 宝真有那么多?

      青 云你看咯,三十万在卡上

      银 宝(一把夺过来)这回我就管好三十万(下)

      莫 爹银宝,你……你……

      【切光。

    第二场

    【莫爹门前广场。

      青 云(唱)白泥湖的水喝也甜,

      白泥湖的姑娘个个贤。

      当得艄公划得船,

      开得小车城头里转。

      改革的春风吹得她,

      娇皮嫩肉面若桃花赛天仙。

      想起我屋里的那个她,

      昨晚就失眠。

      短别如新婚。

      到了家门不见她,

      牵肠挂肚添愁云。

      哎呀呀素梅呀……

      素 梅(上)哎!

      素 梅(接唱)法国香水送眼前,

      【素梅撒娇地拥抱青云。

      青 云冇瘦肉啵。

      素 梅要看,要多看。

      青 云看到了什么?

      素 梅光彩照人。

      青 云到屋里去唦!

      素 梅我碰到爸了。

      青 云那你晓得……

      素 梅晓得哦。

      青 云哥真是见钱眼开,我那钱是跟爸妈解决后顾之忧的。

      素 梅只怪我爸在他少年时把他当成掌上明珠唦。

      青 云掌上明珠呀?

      素 梅这个哥呀。

      (唱)说他是鸡他上不得坡,

      说他是鸭他又下不得河。

      掌上明珠只啃老,

      把父母当个棕树剥。

      青 云这个……

      素 梅我把那银行卡夺回来。

      青 云莫咯,我想办法,莫搞得爸妈下不了台。

      素 梅你有办法?

      青 云有,到家里去。

      素 梅哦,爸,妈!

      (从里面走出桂妈、莫爹、银宝、满姑。)

      桂 妈我的崽呀,这次风光了呀!

      银 宝我在电视上看见得了奖,我和你嫂子一夜都冇睡着。

      莫 爹这是在全国三湖会上,我们得到了么子大奖啰?

      青 云(唱)商场如战场,

      评比会上好紧张。

      蟹蟹争先好激烈,

      真刀实枪争蟹王。

      搭帮白泥湖水质好,

      更是科学养殖强。

      评比会上爆冷门——

      莫 爹白泥湖螃蟹?

      青 云(唱)白泥湖螃蟹,评上农博会的蟹王,

      优质就有优价,

      是金子就闪光。

      蟹王证书喜得我吃了蜜糖。

      区里又开劳模会,

      青云戴花坐台上。

      发给奖金三十万,

      让乡亲们知道养蟹比养鱼强。

      素 梅(唱)晨风习习传暖意,

      青云事业有成好欢喜。

      难得他扎根家乡有志向,

      学以致用开辟新天地。

      难得他胸有国家志向远,

      养殖创新树新例。

      难得我父慧眼识新人,

      让贤青云创业有基地。

      得了奖金我分配,

      买辆新车逛城里。

      莫 爹(唱)青云得了大红包,

      心情激荡起波涛。

      着意培育常青树,

      如今挂果成了桃。

      我俩白头已近老,

      银宝娇儿又不孝。

      夕阳西下光已弱,

      未来生活谁照料。

      奖金又被银宝抢,

      是酸是甜难分味道。

      这奖金……

      银 宝(举卡)钱在这里——

      素 梅(夺卡一看)这个只是屋里那个冒得钱的卡呀!

      青 云啊,那是我刚才拿错了,银宝哥也抢快了。

      银 宝我又空喜了一场。(把卡丢在地上)

      青 云(从地上捡起卡来)是卡还可以用唦。

      银 宝那奖金又捐出去了呀!

      青 云我打算把这钱用在家里最需要的人,最需要的事上。

      满 姑妹夫说得好,我那伢仔今年读高中升大学最需要钱。

      银 宝青云说得好呀!

      (唱)遇到干柴是好火,

      郎舅连襟就是亲。

      一家人不分钱和米,

      长子就是管钱人。

      素 梅你管,你去年分红的那十几万咧?

      满 姑用……用……

      银 宝早就用完了。

      莫 爹你是财神菩萨的崽哟,用钱那么快。

      满 姑只怪我打点牌,他又喜欢呷点酒,伢仔上学要用好多钱哦……钱不经用咧。

      素 梅我是青云的堂客,这钱交给我管,合情合理。

      满 姑你管,这点钱晓得买得几回化妆品?

      青 云那这钱究竟谁管咧?

      【素梅、银宝、满姑相互争执,各说:“我管!我管!”

      青 云爷老子,您老一言九鼎,说谁管最好。

      莫 爹莫吵,莫吵,我说呀青云说谁管就谁管。

      青 云那我就讲哒,这钱我早已考虑好了!

      银 宝给谁呀?

      青 云交给爸!

      莫 爹交给我?

      青 云(唱)喝水不忘挖井人,

      奖金交给岳父有大用。

      银 宝(唱)这个妹夫蛮懂味,

      钱入金库合我心。

      满 姑(唱)爷的牯牛儿有份,

      零敲细拨慢慢分。

      素 梅(唱)青云敬父我欣喜,

      选对男人心似蜜。

      青 云爷,这是三十万元的卡,密码是你的(耳语)

      莫 爹伢崽啊,奖金是你得的,全都给我啊?

      银 宝讲什么客气,接着唦。

      桂 妈你就莫辜负青云的一片心,接唦。

      满 姑你不接我就接着哒。

      素 梅还是爸自己接着吧。

      莫 爹我接!

      (唱)人逢喜事精神爽,

      更喜遇到孝心郎。

      高兴接过三十万,

      贴心贴肺暖胸膛。

      【切光。

    第三场

    【莫爹的家。

      莫 爹(唱)人逢喜事精神爽,

      桂 妈(唱)长江后浪推前浪。

      莫 爹(唱)奖金全部都给我,

      桂 妈(唱)孝心儿女暖胸堂。

      莫 爹搭帮 桂妈养了好崽,

      桂 妈也是你招了一个好郎。

      合哈哈哈……

      银 宝(上)爷呃,您坐好咧(拉爷坐在高椅上,跪)恭喜爷呃,贺喜爷!

      莫 爹你跪什么?

      银 宝双喜临门啊!

      莫 爹那双喜?

      银 宝(起来)青云得奖是喜事,你孙伢仔这次考第一名,不是双喜?

      莫 爹我那孙伢他乖。

      银 宝人无远虑,怕有近忧哟。

      莫 爹莫说些不吉利的话,孙伢仔成绩好就是乖。

      银 宝你媳妇高瞻远瞩,考虑到你孙儿一个大问题。

      莫 爹什么问题?

      银 宝还不是你的关系。

      莫 爹我上次都给了2000元孙儿上学。

      银 宝他和我一样,读高中只有1米6多一点。

      莫 爹个子不高,只要聪明,有什么问题?

      银 宝大问题?

      莫 爹嗐说!

      银 宝(唱)只怪我娘太传统,

      冇谋一个高子种。

      害得我和你一样矮,

      孙儿又是个地瓜种。

      从小学到高中,

      一直坐在前排冒松动。

      莫 爹哈兴仔,这就是正宗产品,好哦!

      银 宝如今正宗产品何解搞得优质产品羸哟。

      莫 爹胡说!

      银 宝爷老子,你晓得啵,如今妹子找对象冇得一米八不谈咧。

      莫 爹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还怕打单身?你娘死后,桂妈还不是要了我。

      银 宝你死缠烂打搞了好多年,唱刘海砍樵才搞到手,我还不晓得。

      莫 爹你这个哈兴仔,那是长期追唦。

      银 宝如今男女比例又失调,男的多,女的少,这次品打单身可能性大。

      莫 爹这……

      满 姑孙儿子打单身,莫家冒传人,你做一世人不是白做了。

      莫 爹唉,那有什么办法?

      银 宝你媳妇想了一个好办法。

      莫 爹什么?

      满 姑输了起步点,抢占最高点!

      莫 爹最高点?

      银 宝根据现在妹子谈爱结婚要求,冇得房,冇得车不谈。

      莫 爹不谈?

      银 宝所以现在必须跟你孙伢仔在城里买一个房,他大学毕业买一张车,到那时你孙伢只怕还有人接手咧。

      莫 爹打锣听音哪,崽和媳妇在打奖金的主意呀。

      银 宝如今责任制是终身责任制咧,你又不学习,赶不上形势咧。

      莫 爹爷是爷一代,崽是崽一代,莫操这号空心。

      银 宝爷老子,你就莫推这号责任。

      莫 爹我有什么责任?

      银 宝你刚才讲孙伢仔是正宗产品,这百年老店,你不是店长?

      莫 爹我一点钱,平常都让你们要去了哒。

      银 宝抓住机遇就有钱。

      莫 爹机遇?

      银 宝爷呃,刚才青云把了三十万的奖金给你。

      莫 爹这奖金是作大用的。

      素 梅(上)爸爸,哥哥嫂子在这里啊。

      莫 爹伢崽,吃饭么?

      素 梅饭不想呷。

      莫 爹何解不想吃饭?

      素 梅(唱)有了难题找娘家,

      排忧解难把钱借。

      银 宝你什么?

      素 梅借钱。

      莫 爹你也借钱?

      素 梅我不借钱,这钱只怕是会靠不住咧。

      (唱)素梅有心来娘家,

      手心手背好说话。

      青云如今名声大,

      坐的还是那辆旧的桑搭娜。

      看中新车蛮豪华,

      只差5万就能开回家。

      想来想去冇办法,

      只好来求我的亲爸爸。

      莫 爹这钱青云讲了,不能动!

      素 梅打上借条盖上印,到时决不误我亲爹。

      银 宝我也打上借条好啵,爷呃。

      素 梅爸呃,听我说!

      银 宝爷呃,听我说!

      莫 爹莫吵唦,一个个说。

      素 梅买一张车,我接伢仔读书,要是您二老有个三病两痛,我接送方便些唦。

      莫 爹那倒是。

      满 姑那倒是,莫家接班人的事是大事!

      莫 爹那也是!

      银 宝这个是那个是,你借我十万咯。

      素 梅我打了借条。

      银 宝打借条我也会咧。

      莫 爹借条?

      银 宝是呀。

      莫 爹老虎借猪,还有回来的?

      银 宝爷呃,你就是不相信我,当年要是你把承包权给我,我去年分红不就多十几万,现在找你借十万都不行?

      莫 爹(装睡)……

      银 宝爷呃……

      (唱)你莫装睡莫糊涂,

      钱给孙儿是正途。

      责任永远在路上,

      要做革命的老黄牛。

      若是执迷不给钱,

      枯骨也得榨出油!

      满 姑爸会想得清楚的。

      银 宝那是要想清楚啊!(气下)

      莫 爹你们这是什么话哦!

      【切光。

    第四场

    【村老年俱乐部。

      四 叔(念)青云懂感恩,

      学 爹(念)请来一帮人。

      汉 爹(念)吹拉弹又唱,

      贵 爹(念)拍个纪录片。

      众(念)和爹还冒来。

      和 爹(吹唢呐上) (念)缺我就不行!

      四 叔今天是青云跟他岳父岳母拍纪录片。

      和 爹我晓得是作生日礼物,

      春 爹这只点子想得好。

      汉 爹礼物送得重!

      贵 爹还有三十万的奖金也全给了莫老倌。

      众好崽!好女婿!

      四 叔那我们要给莫爹、桂妈捧好场。

      和 爹吹好唢呐(吹一篇)

      众莫爹、桂妈——

      汉 爹装烟唦!

      莫 爹早就准备好了。(装烟)

      四 叔那我们就唱起来——

      众(唱)老伙计越唱越年轻,

      眉舒眼笑少皱纹。

      口唱花鼓振精神,

      人生又逢第二春。

      四 叔进场——

      【众落座,各位演练花鼓《刘海砍樵》的调子。

      青 云(上)好!这样热闹。

      【记者上,拿着摄像机连忙拍摄。

      青 云爸妈,准备好么?

      【银宝、满姑着戏装突上。

      银 宝早准备好咧。

      记 者(对青云)爸妈这年青?

      青 云这是哥嫂哟。

      记 者我今天准备的是拍你父母唱的刘海砍樵。

      银 宝父母唱的是老版,我俩唱的是创新版。

      青 云哥,又莫逗霸啰。

      银 宝你晓得拿钱开洋荤,那奖金一搞这个二搞那个,那还剩得我好多?

      青 云父母精神愉快就值!

      银 宝那今天要拍,就先拍我们。

      满 姑我们也要精神愉快。

      青 云你们会唱?

      银 宝时髦新版。

      青 云那就先试拍看看,(对莫爹)爸爸,你说咧?

      莫 爹让他唱,让他唱,唉,我的爷吔。

      银 宝起音乐——

      (唱)白泥湖中现祥云,

      满 姑(唱)我家养蟹得奖金。

      银 宝(唱)爷的牯牛儿有份,

      满 姑(唱)奖金来了要平分。

      银 宝(唱)满姑呃——

      满 姑(唱)哎——

      银 宝(唱)你是我的贤内助呀,

      满 姑(唱)银宝呃——

      银 宝(唱)呃——

      满 姑(唱)你是我的好夫君呀

      莫学那荷叶遇雨难留住,

      要学那一心向钱往前冲。

      青 云(气极)停,停!

      记 者(白)这是什么戏?

      银 宝刘海要钱!

      青 云(气)演得好呀!

      银 宝还蛮接地气。

      青 云(咬牙说)真是个典型啦

      银 宝当了典型就有钱。

      满 姑只要一点出场费。

      青 云还要出场费呀。

      满 姑那明星几十万,我这只渔姑只要5万,

      银 宝6万就差不多。

      青 云(生气)

      (唱)你的人性抛了荒,

      贪婪心理无爹娘。

      父母育儿多辛苦,

      两鬓斑白近夕阳。

      不思报恩只啃老,

      见钱眼开好荒唐。

      倘若倒地匆忙去,

      想尽孝人在何方?

      父母爱唱花鼓戏,

      精神愉快是食粮。

      只为了结父母愿,

      拍个片段作念想。

      奖金养老是保障,

      邪念横生闹戏堂。

      一场好戏被你搅,

      真是二粒老鼠屎搅坏一锅汤。

      记 者这何解办咧?

      青 云刚才他们唱的录好么?

      记 者录是录好了。

      青 云到电视台放,这是一个家风建设反面典型!

      银 宝坏典型啊,那就莫放。

      四 叔(冲上)要放!老鼠上街人人喊打!

      众是呀!

      满 姑那放不得。

      青 云记者同志,我的要求坚决放!

      【莫爹、桂妈上前。

      莫 爹(丧气地)我刚才从后面看见了,听见了,青云呐,屋里的事,只求个平安,莫放吧。

      青 云不放,你那就拍不成了。

      莫 爹这个也不能放,我的也不拍。

      众有了这个崽,这个忙我们不帮了(下)

      桂 妈莫爹,我们走(气下)

      青 云我坚决要拍成!(和记者一起下)

      银 宝还要拍呀!(把茶杯一摔在地下)

      【服务员上,打扫卫生。

      服务员(旁白)这场好戏让他们搅黄了。银宝同志!

      银 宝(抽烟不作声)

      满 姑服务员叫你咧!

      银 宝我懒得理他!

      服务员你不理我,冇关系,这茶杯摔破了得赔。

      银 宝赔,赔,好多钱?

      服务员10元。

      银 宝10元呀?(气得把烟蒂一丢)

      服务员还要加乱丢烟蒂罚款5元。

      满 姑这也罚款?

      服务员现在乡村都搞文明建设,都不文明,那还成什么样子?

      银 宝这农村里吃根把烟也罚款?

      服务员如今农村抽烟也得看地方咧。

      银 宝这地方?

      服务员这地方是老年活动场所,是公共场所,禁止抽烟,你冇长眼睛?

      满 姑头一回,就算了。

      服务员这乱丢烟蒂,不罚款,就写上一张检讨。

      银 宝我只有银行卡30万元,冒得零钱。

      服务员那三十万元只怕是青云的奖金

      银 宝你这只妹子话怎这么多?我冇带钱。

      服务员冇带钱,就写一张检讨,我今晚到广播里播。

      满 姑莫播,出钱唦。

      银 宝我出钱,你找我的爷要!

      服务员我就不像你一样,拿爷的钱脸不红。

      银 宝我的活爷呃,我出,我出!(拿出15元交给服务员)

      满 姑你真出了?

      银 宝打在水上,落在泥上,不找爷报销,找你要?

      服务员这又是一个好新闻,罚款找爷报销,今晚就在广播里播!

      【切光。

    第五场

    【莫爹家。

      莫 爹(唱)青云待我好细心,

      二老演戏拍电影。

      银宝为钱出了“彩”,

      好戏一场冇搞成。

      丢了脸面暗思忖,

      就是不该接奖金。

      崽和媳妇搞个责任制,

      老黄牛加鞭逼得紧。

      女儿买车借条盖手印,

      夹心饼干里外难做人。

      这个奖金是个烫山芋,

      放在我这里难安宁。

      崽和媳妇盯着这三十万块钱咧。

      桂 妈这何解处理好咧?

      莫 爹我想——(望外面,这时满姑下楼正好听见)

      桂 妈你想?

      莫 爹把这三十万退给青云!

      桂 妈退给青云?

      莫 爹莫大声啰,他们听见又见了鬼。

      桂 妈我随你。

      【满姑急切上楼把消息告诉银宝,背着包拉着银宝上。

      满 姑(唱)这个屋里容不得人,

      百年老店却不护亲生。

      银伢仔就是外来的崽,

      我要和你去离婚。

      走,离婚去!

      银 宝满姑,消消气咯。

      素 梅(上)嫂子,你到娜里去?

      银 宝嫂子要和我去离婚。

      素 梅好好的离什么婚,像吃白开水一样莫伤感情。

      满 姑这屋里那有什么情,婚坚决离!

      莫 爹我对你们还要何解好?

      满 姑好过了头咧,银伢仔,这回不离婚我是你的崽!

      银 宝离唦!反正冇得好日子过。

      素 梅慢,等青云来,说清楚。

      桂 妈青云快来唦。

      素 梅我打了电话就来。

      青 云(上)嫂子要到那里去旅游?

      银 宝这回搞真的要离婚哟。

      青 云冒得理由唦,爷娘对你们这好?

      满 姑爷对你好。

      青 云我晓得原因了,你们都盯着那奖金30万,这30万我是养老作大用的。

      满 姑你跟爷说,都是作大用,作大用,放在他身上有屁用。

      青 云既然这样,我也不难为爷哒,爷呃,我现在决定把这三十万收回!

      莫 爹收回好,收回好,我给你!

      银 宝你给了又收回,算什么男子汉。

      青 云收回三十万,省得好多矛盾,莫搞得哥嫂要离婚,我担当不起。

      满 姑真收回?

      青 云(把存折放在荷包里)收回了,素梅我们走,你们也不要再离婚,也让二老在家省点心。

      银 宝你说这青云,真的收回去。

      满 姑好,收,收回就……

      银 宝好让二老省点心,你们不关心两个老伴,我就拆散这个老伴!你青云不低头,我是你的……

      满 姑今天硬要大闹天宫!搞得个天翻地覆!

      桂 妈伢仔,莫说我这个做娘的说你不是。

      银 宝莫忙咧,娘,娘你是我的亲家娘咧。

      莫 爹亲家娘也是娘。

      桂 妈你这个崽,莫生分咧。

      银 宝你养的那个崽还生分些,有了钱六亲不认。

      桂 妈我的崽那点不好?那点对不住你爷?又那点对不住你咧?

      满 姑今天硬要分清楚阵线!

      银 宝站队定位!

      满 姑你要说你崽好啊……

      银 宝请你退出革命队伍!

      桂 妈你说这话还是容不得我咯?

      银 宝容得。只要你崽把那30万元平分,我就叫亲娘!

      桂 妈那我何解做得他的主咧。

      银 宝出身不好,道路由人选择。

      桂 妈那我走!

      银 宝革命不是请客呷饭,要走也不留!

      桂 妈好,我走!(下)

      莫 爹我也走!

      银 宝爷呃,你就走不得!

      莫 爹老子早就看不惯你这个哈兴崽,我跟女婿过。

      银 宝爷,我就不放你走哒,这玩猴把戏,把这只猴走了,冒得戏看了哟。

      满 姑爷啊,我俩从今以后,把您当活祖宗敬,再说你有崽,到女婿那去过,外面的说得不好听!媳妇就不担这个名声。(把莫爹拉住)

      莫 爹唉!

      满 姑桂妈走了。

      银 宝走了好,我去搞只隔离墙,老死不相往来!

      满 姑我去煮饭给爷呷,墙搞扎实点。

      银 宝老鼠都钻不过去!

      【莫爹气极,去内屋。

      素 梅(上)这是干什么?

      银 宝这就是和你家的三八线。

      素 梅什么三八线,我送鸡给爷吃。

      银 宝站住!

      素 梅我是爷的女,这鸡给爷呷,何解是站住?

      银 宝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爷的事,不要你操心。

      素 梅就是你不操心,我才不放心,开门咧。

      银 宝再前进一步,我就开枪!

      素 梅你有枪?

      银 宝冇得枪,有石头!

      素 梅你搞真的呀?

      银 宝蒸的煮的,两家再不相往来!

      素 梅那好,你把鸡端过去给爷呷。

      银 宝这糖衣炮弹冇得用。

      素 梅何解是这号哥哥哟!(哭下)

      银 宝我还把那边加强点。(从右下)

      【满姑从屋内出来接电话。

      满 姑么事么事,打麻将呀,今天不得空,第一次搞饭给爷呷,(扩大电话声音:你听麻将响声,三缺一,快点唦,广东新打法)

      满 姑(唱) 听了麻将声,

      好似牵走我的魂。

      昨天刚学会,

      广东的打法叫抽筋。

      手摸四个就有奖,

      三个一碰就有票子进。

      【这时话筒又传来:快点唦,你不来,我叫别人哒……

      满 姑(果断地)来,就来!(关手机)银宝……

      银 宝(上)饭煮好了?

      满 姑刚淘米。

      银 宝去煮饭唦。

      满 姑老公啊。

      银 宝啊?

      满 姑你这次吃了亏(吻银宝一下)

      银 宝蛮温馨啊。

      满 姑我身上见红了,要去买纸。

      银 宝屋里冇纸?

      满 姑你亲家娘五十多岁,还有这个。

      银 宝那你快去!

      满 姑拜拜!(欲下又上吻银宝一下)

      银 宝这我今天又得了大奖。

      满 姑老公啊!

      (唱)三八线上你要关紧,

      就是特朗普来了莫开门!

      银 宝我晓得!

      【满姑急下。

      莫 爹(从内屋上)饭煮了半天,冇得饭香,老子饿了!

      银 宝饭呷不成了。

      莫 爹想饿死我老子!

      银 宝说哪里话,我昨天就为您准备了一箱方便面。

      莫 爹方便面?

      银 宝牛肉的,(拿出两盒)就麻烦你郎家烧一点开水,你一盒我一盒。

      莫 爹你们说把我当活祖宗,还要我服侍你,前世作了恶哟!(下)

      银 宝前世积了德,才有我这个孝心崽。

      【银宝手机响起来,传来声音:老板三缺一。

      银 宝不行,有特殊任务!

      【电话声:特殊任务?

      银 宝守住三八线。

      莫 爹泡好了。

      银 宝泡好了?

      莫 爹还要老子服侍你。

      银 宝革命队伍,互相关心咯。

      莫 爹好好一个家,被你搞得这样子。

      银 宝我晓得你见了我就烦我,我出去……

      莫 爹是看到你就心凉。

      银 宝莫跟桂妈约会呀!

      莫 爹老子想约,桂妈都不会来。

      银 宝(唱)我的爷呃,你为了我忍一忍,

      钱到手随你和桂妈怎样亲。

      莫 爹老子被你们气得上气不接下气,还亲你娘。

      银 宝娘你亲不到了,是亲家娘。

      莫 爹滚!

      银 宝(接电话)啊……(下)

      莫 爹(唱)木匠带枷是自造,

      娇生惯养半成品。

      只怪他娘去得早,

      用尽爱心护温神。

      娇儿不孝尽添乱,

      瓜儿有籽难断情。

      人到老年才知晓,

      宠儿养老无孝心。

      赶走桂妈伤天理,

      拉起隔墙断亲情。

      近在咫尺难相伴,

      粒粒老莲苦在心。

      老泪流得枕巾湿,

      半夜醒来冰冷身。

      三十万奖金是个祸,

      闹得家里难安宁。

      唉!(下)

      【切光。

    第六场

    【晚上。青云家。

      桂 妈(唱)冷风吹,夜沉沉,

      传来阵阵莫爹咳嗽声。

      扯动荷叶伤及藕,

      他有病怎不伤我的心。

      担心他又犯高血压,

      又怕他受寒挨冻犯胃病。

      担心他茶饭不及时,

      又怕他晚上睡觉冻着身。

      猫儿狗儿都是老年伴,

      就怕他寂寞难熬五更深。

      只叹是养了这个犟头崽,

      树起隔墙不让进。

      只望是相濡以沫度余生,

      又谁知心心相印难相近。

      残荷经久无常绿,

      一对苦命天涯人。

      素 梅(上)妈妈,爸爸生病了,我们去看爸爸。

      桂 妈不得进唦。

      青 云有办法。

      素 梅他做了准备。

      【青云打扮成一名医师,穿着白衣,戴个口罩,肩背药箱。

      青 云(唱)哥哥嫂嫂蛮绝情,

      关着父亲生了病。

      素 梅(唱)乔装打扮装医生,

      心情焦急去探亲。

      素 梅哥,银宝,开开门!青云不拿钱来不开门!

      素 梅我接医师来了咧。

      银 宝医师?(透过门缝看,素梅故意遮掩,只露出药箱)医师那就进来吧。青云医生打扮,戴口罩进房,素梅欲进,被银宝拦住。

      素 梅我何解不能进?

      银 宝你晓得你屋里青云是如何对我的啵?

      【房内。

      青 云(拿听诊器,跟莫爹量血压)那高血压的药要坚持呷。

      莫 爹吃打咧。

      银 宝(唱)躲在墙角偷着听,

      不是医师就撵人。

      素 梅(唱)要把银宝引出来,

      父子接头好谈心。

      哥,你出来拿钱啰——。

      银 宝钱啊,来打,来打!(到门前)

      素 梅(故意数钱)1、2、3、4……

      银 宝只这多啊!

      素 梅哦,这里还有咧。

      【银 宝素梅在门旁数钱……

      青 云呷饭么?

      莫 爹三天都冒呷饭,天天吃方便面要作呕。

      青 云看看舌头,你的病哪!

      (唱)舌头苔厚湿气重,

      脉象悬浮旺火冲。

      【银宝偷看。

      银 宝是只医师(又跑到门前数钱)

      青 云除了感冒,你还有心病。

      莫 爹伢崽,怪不得上了大学学医,说得蛮准。

      青 云一是气崽,二是担心女婿不好做人。

      莫 爹崽就莫讲了,女婿还好,只是也有点担心。

      青 云担心女婿?

      莫 爹崽都靠不住,女婿只是半个崽。

      青 云女婿平时对你?

      莫 爹那冇得话讲,好得很!

      青 云那就好,吃药。(从药箱拿出几个菜和饭)这是酸菜煮鱼,这是辣椒炒肉,这是清炖鸡。

      莫 爹闻了就香(一尝)这是我桂妈做的,好呷,好呷!

      青 云你何解晓得?

      莫 爹这桂妈做的菜,我闻就闻得出来。

      青 云这老人哪,我体会到了。

      莫 爹你体会?

      青 云一是要有生活着落,二是精神要有个伴。

      莫 爹你这个医生,何解这样懂老人的心?

      青 云不懂老年人的心,又何解尽孝咧?

      莫 爹伢崽,帮个忙好啵?

      青 云跟您帮忙是我的义务哒。

      莫 爹帮我把桂妈接过来。

      青 云行!

      莫 爹你做得到?

      青 云只要你把身份证户口本给我。

      莫 爹要身份证?

      青 云办大事就要身份证和户口本。

      莫 爹户口本和身份证都在这里,给你?

      青 云给我。

      莫 爹要跟青云讲咯。

      青 云(拉开口罩)我就是青云咧。

      莫 爹(惊)青云?

      青 云是我!

      莫 爹你来了,这一天的云都散了。

      青 云爷,等我的好信!

      莫 爹张医师,好走呀!

      【青云出门,抬手示意……

      【切光。

    第七场

    【莫爹的家、隔离墙。

      莫 爹(唱)隔离墙冷了我的心,

      人老寂寞精神贫。

      想起桂妈心中疼,

      牵肠挂肚老伴情。

      桂妈呢?

      桂 妈莫老倌呃。

      莫 爹你听到了。

      桂 妈何解只是听到了哟。

      莫 爹过得来啵?

      桂 妈门上一把锁。

      莫 爹我想看一下你。

      桂 妈看不到。

      莫 爹(搬把凳子)我看见了你哟。

      桂 妈(也搬把凳子)莫老倌!

      莫 爹玉婆婆呃——

      (唱)听不到唠叨心里烦,

      闻不到菜香好难吞。

      只望那红烧鱼肉享陈爱,

      酸辣相偕甘自来。

      合 唱盼只盼雷电交加无暴雨,

      阴沉片刻又天晴。

      青 云(上)娘站稳点。

      莫 爹伢仔你何解才来哟!

      桂 妈哪个崽还管我们哒。

      青 云我管,我一定管!

      桂 妈把那奖金给他算了唦。

      青 云(唱)我知道娘煮鸡为何人,

      我也知道娘对我也有埋怨心。

      分点那奖金又何妨,

      兄弟不和娘扎心,

      奖金要做养老用,

      离了目标偏了心,

      我也不是高大上,

      只为做事先做人。

      桂 妈那你这样丢着不管——

      青 云娘我管,你下来,我上去。(骑在隔离墙上)

      (唱)要想二老长相伴,

      女婿做个牵线人,

      撤掉隔墙去阻碍,

      相濡以沫度黄昏。

      青 云爷呃,那你郎家以后要对娘多关心。

      莫 爹向党保证,我是吃了称坨铁了心!

      青 云那我就放心了唦。

      莫 爹伢仔,这墙不推倒,还不是望了咸鱼吃淡饭。

      青 云(拿着食盒翻墙下)这隔离墙我要银宝自己折!

      莫 爹他会拆?

      青 云莫慌。(从食盒拿出食品)

      (唱)先呷一碗莲子羹,

      清除心火平静心。

      莫 爹桂妈煮的好吃!

      青 云(唱)这碗黄芪炖鸡还蛮热,

      补补身体又提精气神。

      莫 爹你两娘崽想得真周到。

      青 云好呷么?

      莫 爹呷是好呷,只是——

      青 云只是?

      莫 爹(唱)心中伤痕难抚平,

      物丰难慰寂寞心。

      (一起身,摔倒在地)

      青 云摔倒了?

      莫 爹哎哟,老了,摔了哦。

      青 云摔得重啵?

      莫 爹冇事,冇事。

      青 云有事!

      莫 爹说冇事,就冇事咧。

      青 云摔得好!

      莫 爹何解?

      青 云您坐那小凳子上去咯。

      【莫爹顺从,坐在小凳子上;青云拿起大凳子摔地上。

      莫 爹伢仔,莫发脾气咧。

      青 云鸡汤呷完了么?

      莫 爹呷完了!

      【青云拿碗一摔。

      莫 爹伢仔,莫不是你这是送终的最后一次饭?

      青 云要想拆掉这面墙,就得牺牲这些东西。

      莫 爹拆墙?

      青 云这凳子不烂,你郎家如何摔倒咧?

      莫 爹我摔倒?

      青 云你要配合我呀。

      莫 爹如何配合?

      青 云(唱)我要王主任来调解,

      银宝嫂子会折腾。

      你要见机行事倒在地,

      惊天动地喊不停。

      脚骨摔断走不得路,

      肋骨也说断了好几根。

      再把这口红抹面上,

      满脸鲜血要逼真。

      下剂猛药银宝去妄火,

      扶正祛邪归人性。

      莫 爹装病?好咧!

      青 云根据情况发展,到奈何桥边上走一回唦!

      莫 爹这只办法好!

      青 云(唱)这个办法好是好,

      要是泄密办不成。

      莫 爹还是告诉素梅吧。

      青 云不能告诉

      莫 爹为什么?她……

      青 云(唱)女儿哭父真性情,

      惊天动地哀恸声。

      眼泪鼻涕连一起,

      旁人看到才动情。

      莫 爹然后咧——

      青 云(唱)气沉丹田微呼吸,

      紧闭双眼静养神。

      关键时候我出手,

      二个红本扭乾坤。

      莫 爹这墙一下拆得掉啵?

      青 云怎么折不掉?

      莫 爹哪里有这么多人拆。

      青 云(唱)墨西哥那边藏精兵,

      只等银宝去求情。

      众人推得隔墙倒,

      再无阻碍心连心。

      莫 爹伢崽,你这就是再生孔明啊。

      青 云等下我出去,王主任就会到。

      莫 爹门锁了。

      青 云钥匙挂在墙上面咧。(开门出去)

      莫 爹爷崽同心,演场好戏!

      【切光。

    第八场

    【莫爹的家。

      莫 爹(唱)紧闭铁门闲坐定,

      专等主任喊开门。

      王主任(上唱)成全桂妈和莫爹,

      现场调解显神通。

      莫爹哎——

      莫 爹(马上倒地下)哎哟!哎哟!

      王主任莫爹,你何解哦?

      莫 爹摔倒了。

      王主任蛮厉害?

      莫 爹骨头摔断了好几根。

      王主任开门唦。

      莫 爹我那崽把我锁在屋里。

      王主任这还得了,这是典型的虐待老人,我打电话……

      【银宝、满姑急上。

      银 宝王主任,爷咧?

      王主任你爷摔死了,你把爷锁在屋里,你这是什么崽,什么媳妇,什么家风,我要在……

      银 宝(开门)爷,何解咯?

      莫 爹摔得要死。

      王主任快把你爷扶到床上!

      【三人抱着莫爹上床。

      莫 爹哎哟,动不得,疼哟,哎哟!

      王主任还是送医院,这么严重,多带点钱。

      银 宝钱?满姑还不去拿钱。

      满 姑我冇得钱。

      银 宝跟伢仔买屋的五万咧。

      王主任这老人骨折,五万还不行,还要请两个人照护,(旁白)这青云说冇得我来解不了这个陀,那晓得……

      银 宝青云要你来的?

      王主任现在不讲那些,我打120,要急救车!

      银 宝对,急救车!

      莫 爹我动不得。

      银 宝这为何摔这么重!(一看)这碗还是那桂妈送的……

      满 姑是的,这里还有鸡汤。

      银 宝桂妈呃,

      (唱)白发斑斑为何出红杏?

      惹得我爷爬墙摔出了病。

      隔墙难隔狐狸精,

      一只老猫叫什么春。

      满 姑不是桂妈藕断丝连送什么鸡汤,我爷也不会摔倒。

      银 宝是的,这医疗费、护理费要桂妈出!

      满 姑要桂妈出!

      银 宝冒得30万我不放他的手!

      莫 爹你这个畜生(高血压犯了,吐血倒在床上,满脸鲜血)

      王主任哎哟,不得了,你把爷气得高血压犯了,这是脑溢血!

      银 宝爷,爷一身的血哟。

      满 姑我的爷呃。(哭)

      王主任还有一口气,我打了120,哎哟,这墙堵在这里,急救车不得进来啊。

      银 宝我的爷,那晓得出这大的事。

      王主任这时才晓得!嚎死呀,快点把隔离墙拆掉!

      银 宝拆,拆(站在外面)这袖子里面那有人哟,急死人

      【四叔、学春、德贵、带着锤子,身着工作服上。

      银 宝我的爷哟,帮个忙。

      学 春我们在墨西哥那里旅游才回来,要休息!

      银 宝(跪)乡亲们,帮我这个忙,我爷得了急病。

      德 贵你爷得急病?你怎不早说,帮什么忙?

      银 宝拆,拆了这堵墙。

      四 叔拆墙?好,大家帮忙!

      【众人动手把墙拆掉了。

      银 宝谢谢乡亲们,要多少钱?

      四 叔你怎么只讲钱,你爷病了,快送医院!

      银 宝这车怎么还不来哟!

      王主任还有一件事,桂妈和你爷是合法夫妻,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桂妈是要见一面的唦,只怕也有起死回生的希望。

      银 宝这,这,只怕她不肯来。

      王主任要是桂妈不来,你们责任就大了。

      银 宝责任?

      王主任法律责任!

      银 宝莫吓人唦!

      王主任你搞这个隔离墙,实际上是讹奖金,拆散两人的伴,刚才又气死你爸,不判刑也得坐牢!

      满 姑我去哟——

      王主任你一个人去不行。

      银 宝怕她不来?

      王主任三跪九叩都要请来!

      银 宝事到如今,冇得后悔药吃,我俩去。

      王主任快点唦!

      【银宝满姑下。

      王主任这青云、救护车还不来,我这快要退线的村长,搞这只祸事得身上——

      【莫爹突然坐起来,王主任吓一跳。

      莫 爹老王啊,我是不得已吓吓他们的哟。

      王主任你冇事?

      莫 爹冇得大事

      王主任这血?

      莫 爹口红哒!

      王主任你这个老鬼,吓得我得了心脏病,我不管了!

      莫 爹你走不得,青云说,这个戏冇得你唱不完。

      王主任哎哟,我要呷酒压一压惊。

      莫 爹那上面有一瓶好酒,你拿去呷!

      【传来银宝满姑求桂妈的声音:妈妈,我们下跪请您。

      莫 爹(看见王主任只顾呷酒,用脚敲床)哭唦!

      王主任(有所悟)哦,哭,我的好兄弟啊,你走得这样快——

      【银宝、满姑、桂妈急上。

      银 宝何解喽?

      王主任冇得气了!

      桂 妈莫老倌!(扑在莫爹身上)

      满 姑(大哭)我的亲爷呃——

      银 宝要烧断气纸。

      满 姑冇得断气纸。

      银 宝你上次买的纸咧?

      满 姑(哭着说)那是妇女用的卫生纸。

      银 宝拿来!

      满 姑(哭着说)这个纸做落气纸,只怕要不得。

      银 宝烧!

      (唱)悔呀,悔哟,悔!

      不该和父打背躬。

      恨呀,恨哟,恨咯!

      恨我平常冇良心。

      我的爷吔,

      生前冇听你的话,

      这回烧点卫生纸来送终。

      烧点那卫生纸吔尽孝心。(重复)

      王主任卫生纸作断气纸烧,乱弹琴,逼死父亲,在我村还是头一回,只怕是要坐牢。

      银 宝(吓得跪在地上)我的爷呃,你们结伴我同意,尽是媳妇出了馊主意。

      满 姑(从地上一跃而起)不是你硬要平分那三十万奖金,我也……

      银 宝不是你硬要那奖金,哪有今天爷断气,我的爷呃,我心痛哟。

      满 姑要坐牢,两个人一起去,一个男人把责任推给我?

      青 云(上)爸爸!

      素 梅(上,大哭着扑在莫爹身上)

      (唱)两鬓斑白岁月染,

      泪湿皱纹伤痕深。

      满面鲜血人憔悴,

      肝胆欲裂女儿心。

      只说是父亲健康日月长,

      又谁知突然倒地去匆忙。

      只怪我只玩手机少探望,

      到此时生死离别心才慌。

      心慌未报父亲恩,

      心慌人生韶光短。

      梦醒尽孝人已亡,

      心慌我也育了儿。

      育儿艰辛无法量,

      节衣缩食为儿女。

      饭香含情甘味长,

      育儿才知父话多,

      爱儿唠叨为那桩?

      到如今才知尽孝不能等,

      悔得我天旋地转空悲伤。

      我的父呀……

      【莫爹欲起,被王主任按住。青云急上。

      青 云(唱)我父子深情厚意,

      不张扬是我脾气。

      心想二位老人已白眉。

      奖金安排在心里,

      每人都去买保险。

      尽孝不能厚此薄彼。

      身逢盛世政策好,

      老有所养尽孝义。

      养老金每月打进卡,

      却怎知爸爸躺在这里。

      岳父啊,我的老父亲,你二老的养老证都在这里。

      银 宝我的爷,我错了!

      满 姑我……

      素 梅(唱)

      爸待你如蚕到死丝方尽,

      你怎忍心抽刀砍筋又剥皮。

      爸待儿含辛茹苦育桃李,

      又谁知苦果又涩又晦气。

      爸爸是瓜儿有籽心有儿,

      你却是树个隔墙绝情义。

      人生是星移北斗轮轮转,

      只怕是儿子媳妇再对你。

      满 姑(唱)就是世上冒得后悔药,

      事到如今才知错。

      王主任莫爹,差不多了。

      (用毛巾把莫爹脸上的口红擦干,附在莫爹耳边)莫老倌你蛮鬼!(用力给他按了几下)莫爹,有气了,起来吧!

      莫 爹唉,好多了。

      王主任这是青云给你俩买的养老保险证!每月都有工资了哟。

      莫 爹(唱)奈何桥上转回程,

      好戏唱得假似真。

      人生就是一场梦,

      且喜儿女情返真。

      青云儿心洁亮,有谋略,育苗先育根,

      儿媳悬崖边上归人性。

      女儿呀,爸的小棉袄,

      滴滴泪,声声情,惊天动地暖我心。

      真要走,

      舍不得我的儿女情。

      真要走,

      舍不得我的桂妈相濡以沫情。

      真要走,

      舍不得白泥湖水乡波涛声。

      舍不得青山绿水众乡情,

      是我有福遇上了好光阴。

      农村老人进社保,

      老有所养新农村。

      心只想往北京拜一拜,

      好政策要坚定。

      生养死葬老年乐,

      幸福生活万年青。

      王主任那还有一件事,这银宝起隔离墙,我们村里要追究。

      银 宝王主任,我错了。

      (唱)我是隔着门缝看错了人,

      麻雀怎知大雁的心。

      心有私心就有祸,

      冒得孝心不是人。

      从今后我要学青云,

      尽忠尽孝待双亲。

      这坐牢我怕!

      满 姑我也怕。银宝,我们一定把爷娘当作活祖宗。

      青 云那好,我们再请电视台拍个全家福。

      王主任对啊!习主席说家风就是国风!

      青 云(唱)世上不是钱最亲,

      人间有情才是真。

      春润大地谢党恩,

      家和月圆百事兴。

      众 人(合唱) 家和月圆百事兴。

      (剧终)

      本文标题:都是奖金惹的祸

      本文链接:https://www.99guiyi.com/content/1255289.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归一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