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云思
主页文化娱乐原创剧本
文章内容页

半条被子

  • 作者: 艺海(剧本创作)
  • 来源: 归一文学
  • 发表于2023-11-09
  • 热度6725
  • ■ 志在飞

      远处浓烟滚滚,枪炮声隆隆。一架国军侦察机低空掠过。

      三个女红军在战地医疗工棚。这里正举行着入党宣誓活动。王木兰面向党旗宣誓:严守秘密,服从纪律,牺牲个人,阶级斗争,努力革命,永不叛党……

      王木兰背着伤员前进,两个女红军抬着担架上的红军伤员……国军从四面八方围剿上来。

      陈青松给伤员包扎伤口,一滴滴汗水顺着额头流着……

      一颗炮弹呼啸而来,一名战士把张小妹扑在身下,炮弹把小战士炸得全身是血,小战士看着站起来的张小妹,嘴角露出笑容。

      刘百灵用自己的身体扑向伤员……

      被炮弹声震得失去知觉的王木兰摇摇晃晃站起来,眼前看到的是一副硝烟滚滚的惨烈画面,耳朵里嗡嗡作响……好久,才听到王木兰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吼声“啊”,划破天际,在空中久久的回荡——

      字幕:1934年11月7日,中央红军突破第二道封锁线,来到湘赣边界的湖南汝城县沙洲瑶族村进行休整,发生了三个女红军和半条被子的故事……

      音乐响起,推出片名:半条被子

    1、沙洲村口 晨雾 外

    淡淡的薄雾中,徐解秀头上裹着一条瑶族头巾在风中轻飘。她裹一双小脚,穿瑶族服装,拄着一条竹杖,站在村口的高坡上,用混浊的眼睛,眺望着远方……

      远处,一身红军打扮的罗记者,胡子拉碴,拄着一条长长的木棍,拖着疲惫的身体,从薄雾中慢慢地走到村口。

      徐解秀嘴里叨唠着:是红军回来了,……红军回来了。(声音回荡)

      罗记者:大娘,你老人家好!

      徐解秀向前迈着小碎步走过来,仔细打量他头上戴的六角红军帽,看着他帽子上的红色五角星。

      她突然笑了,抓住罗记者的手问:你们回来了?

      罗记者疑惑地望着徐解秀。

      徐解秀:那三个女红军,什么时候能到沙洲村来看看?她们说,要送我一条新被子呢。

      罗记者问:大娘,三个女红军是谁呢?为什么要送你一条新被子?

    2、长沙南站 日 外

    女记者舒琳,拉着行李箱踏上开往北京的高铁。

    3、出租车上 日 内

    舒琳坐的出租车,跑在北京繁华的街道上。

      出租车司机:你看起来像个记者。

      舒琳:对呀,我是个新闻记者,从湖南来的。您知道“半条被子”的故事吗?

      出租车司机:“半条被子”,呵,是红军长征的故事吧,我还真知道!

      舒琳:你怎么知道的?

      出租车司机:那天,有两个干部模样的人坐上我的车,要收听习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画外音。习近平总书记讲话原声:什么是共产党,就是自己只有一条被子,也要剪下半条给老百姓的人。)

    4、酒店前台 日 内

    舒琳拉着行李箱走进酒店,来到前台办理入住手续。

    5、罗记者家 日 内

    罗记者倒茶,说:小舒啊,我希望更多的媒体来宣传《半条被子》的故事,宣传伟大的长征精神!

      舒琳:是呀,罗老师。当年您重走红军长征路是怎么采访徐解秀老人的,您能给我讲讲吗?

      罗记者:1984年,我作为《经济日报》的一名记者,按照红军长征路线图,徒步重走红军长征路,实地感受红军长征的艰难历程。11月7日,我来到湖南省汝城县沙洲瑶族村……

    6、徐解秀家 日 内

    罗记者采访徐解秀,进入回忆……

    7、沙洲瑶族村 日 内

    罗开富画外音:徐解秀说,那年,一群国军进村了……

      黄队长拿着一个铁喇叭,站在村口高坡上叫喊:各家各户注意,共军马上进村了,大家赶快进大山躲起来。

      郭副队长敲着铜锣,大声叫喊:共军要进村,老的要杀,小的要熬油,年轻的要抓走。

      黄队长又大声喊道:共军青面獠牙,杀人放火。

      郭副队长一边敲着铜锣,一边叫喊:大家将值钱的都带上,别留给共军。

      身着瑶族服装的瑶民们,听他们一叫,一个个跑出家门来看,鸡鸣犬吠,小孩子哭,整个村子乱成一锅粥。

      瑶民们:当兵的要来了,赶紧跑。

      瑶民们:共军要抢我们的粮食,抢我们的夫娘。

      郭副队长:你看,他们像老鼠见了猫,撒腿就跑!

      黄队长:哈哈哈哈……

      郭副队长掏出一支烟递给黄队长,然后掏出火柴点燃。

      黄队长猛吸一口,吐出来,说:林副,哪里搞到这么好的烟?

      郭副队长:队长,我这是孝敬您的。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呈送给黄队长。

    8、徐解秀家 日 内

    徐解秀看到房东两家早已落锁,说道:兰芳,你快带着铁蛋上山吧,我跑不动,不走了。你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朱兰芳:小武这么小,又在生病,你们不走,我也不走。

    9、朱忠福家 日 内

    朱忠福和妻子阿青急着收拾、逃命。

      朱忠福:快,你快点,别磨蹭了。

      阿青背着一包衣服从里屋走出来,说:来了来了。

      朱忠福:共军要来,要是把你抢走了,我还要那些东西干什么。

      阿青娇嗔地说:抢走了,你再娶一个。

      朱忠福:我可只有你这一个夫娘。

      妹妹阿丽从屋里走出来说:嫂子,我来扶你。

      朱忠福看见妻子挺着大肚子,说:哎呀,要特别小心呀。

      阿青挺着个大肚子慢慢走出来。

      阿丽:嫂子,你慢点,我扶着你。

    10、逃往大山的路上 日 外

    瑶民们逃往大山上,路上大队人群奔跑着。村民们背着被子,挑着粮食,(提着鸡崽子)

    11、徐解秀家门口 日 外

    黄队长带着清乡队员走过来,看到徐解秀家关着门。队员们拍打着木门,叫道:开门,开门!

      郭副队长推开门,大声说:你们怎么搞的?不进山,想找死呀!

      徐解秀:我孩子病了……

      黄队长:共军要来了,上峰有命令,一律进山。

      朱兰芳:长官,我夫娘走路不方便,我孩子病了……

      黄队长看了两眼,说:违抗上峰命令,想找死呀!

      朱兰芳:长官……

      黄队长看了很不高兴,大声说:不上山是吧,那也不能把东西给共军留下,将他们家值钱的东西统统没收,全部带走……

      朱兰芳挡住不让。

      郭副队长:走开!

      几个清乡队员冲进徐解秀家,将她家的被子、衣服、大米全部抢走。队员们背着粮食,抱着被子和衣服走了。

      黄队长看了朱兰芳一眼,对清乡队说:带走。

      清乡队员抓住朱兰芳,走了。

      徐解秀:你们这些强盗、土匪。

      朱兰芳一步三回头……

      徐解秀:兰芳……

      孩子哭声……

    12、沙洲村口 日 外

    瑶民们背着被子,挑着粮食,赶着牛,小狗在前面跑……阿丽扶着嫂子阿青的手,慢慢地走在后面。郭副队长带人追上去,看到年轻漂亮的阿丽快步走过来。

      郭副队长:站住!

      阿青、阿丽站住不敢动。朱忠福放下担子。

      郭副队长想捞一把便宜,走到阿丽身边,围着她走了一圈,眼睛直盯着阿丽高高的胸脯。

      朱忠福:你……

      郭副队长:我怀疑你们……

      朱忠福:你想干什么?

      朱忠福拿着一根扁担保护着他阿妹。

      郭副队长:我怀疑,你们是共党!

      阿丽:放屁!

      郭副队长:哼哼,小阿妹,长得这么漂亮,还骂人。

      朱忠福:滚!

      郭副队长:没有嫁人吧?我就喜欢这样的阿妹。嫁给我吧!

      朱忠福:你滚开……

      阿丽:再乱来,我叫人了。

      这时,逃难的群众个个愤怒地看着郭副队长。

      郭副队长一见,灰溜溜地离开……

    13、战场上简易的医疗工棚 日 内

    工棚墙上,挂着一面鲜红的党旗。陈青松领誓,王木兰和另外几个红军宣誓加入中国共产党。誓言:严守秘密,服从纪律,牺牲个人,阶级斗争,努力革命,永不叛党……

      屋外,一场激烈的战斗打响了,红军战士冲锋。

      室内,一批批受伤的战士由担架抬进来。一个红军战士咬着牙,用手压着腹部,鲜血一滴滴掉在地上。

      王木兰:快……放这里。

      伤员发出“哎哟哎哟”的喊叫声。刘百灵和张小妹提着药包跑过去,王木兰用剪刀剪开伤员的衣服。屋外,炮火声,硝烟弥漫……

      陈青松急忙跑进来,大声说:同志们,上级命令我们赶紧撤退!

      战士们一听,赶紧行动起来,准备撤退。

    14、汝城县的山路上 日 外

    天边乌云,起风了。

      红军战士向沙洲村方向转移……

      三个女红军,护送着伤员。

      突然下起倾盆大雨。黑暗中,红军点起的火把发出亮光。红军战士背着行李和枪炮,抬着辎重,淋着雨,走进沙洲村。

    15、徐解秀家门口 夜 外 雨

    朱兰芳从山上逃回来,他轻轻地敲门。

      徐解秀警惕地问:谁?

      朱兰芳:夫娘,是我!

      徐解秀悄悄地打开门。朱兰芳闪身进屋。

      徐解秀:你怎么回来了?

      朱兰芳:我逃回来的!

      这时,有枪炮声传来。

      徐解秀:快,我们赶紧躲到阁楼上去。

      他们赶紧闩好门。朱兰芳从屋后,搬来一架楼梯,往阁楼墙上放。朱兰芳将阁楼的木板盖顶开。

      徐解秀将孩子交给朱兰芳,说:你抱着孩子先上去。朱兰芳接过孩子,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只手抓住楼梯,一步一步爬上去。徐解秀抱着孩子向阁楼里面走,里面黑压压的。

      朱兰芳躬下身子,将楼梯拉到楼上,然后用木板盖将进口封起来,吹灭灯……

    16、大山上 夜 内

    清乡队员围坐在一个山洞里喝酒。一个清乡队员跑过来,喘着气说:队长,小脚女人的老公逃走了。

      黄队长:逃走了?这个王八蛋!竟敢逃跑!

      郭副队长 :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

      黄队长:你给我看好了,谁逃跑,抓回来枪毙。

      郭副队长 :是!队长!

      黄队长悄悄对郭副队长说:你带几个兄弟进村,将他给我抓回来。红军快来了,小心点。郭副队长手一挥,带着几个清乡队员走出山洞……

    17、徐解秀家阁楼上 夜 内

    徐解秀抱着小武,小心地从窗户缝往外看。

      一队官兵(红军战士)正抬着木箱子,背着枪,扶着伤员走过。

    18、沙洲村 夜 外 雨

    陈青松走过来,王木兰紧跟在后面。

      陈青松大声说:同志们,不准损坏老百姓的东西。

      战士们:是,连长!

      陈青松:周小年!

      周小年:到!

      陈青松:你带几个战士进村里看看,有没有躲雨的地方?

      周小年:是,连长!

      周小年举着一个火把,和几个战士走开了。

      陈青松:同志们,今天晚上,我们在这里歇息。

      战士们:是!

      同志们都放下枪,一个个走到屋檐下、柴堆边去躲雨。远处零星的枪炮声,在天空中发出回响。又走来几个红军战士。

      陈青松:小心点,别踩坏了东西。

      战士们:连长,你快到这边来躲雨。

      陈青松:别管我。保护好伤员,保护好医疗器械!各小组清点下人数。

      王木兰:张小妹呢?张小妹在哪?

      刘百灵大声叫:小妹,小妹。

      张小妹:大姐二姐,我在这里呢。

      王木兰:你站在树下干什么?快过来,到屋檐下来躲雨。

      张小妹:这边有个伤员要照顾,你们别管我。

      张小妹用自己的衣服,遮掩着那个受伤的小红军战士。雨水顺着她的头发丝一滴滴往下流。

    19、徐解秀家门前 夜 雨 外

    王木兰:这么大的雨,战士们都淋湿了。

      陈青松关切地问:木兰,你全身淋湿了,别感冒。

      王木兰亲切而坚定地说:我能行。

      刘百灵:木兰姐,连长可不能病,你得照顾好。

      战士们:是呀,木兰姐,你要好好照顾连长。

      陈青松见大家这么说,赶紧说:同志们,大家要照顾好自己,别着凉。

    20、沙洲村 夜 外 雨

    周小年举着火把,高兴地跑回来:连长,那边有个祠堂可以躲雨。

      陈青松:同志们,快进祠堂躲躲雨。

    21、徐解秀家阁楼上 夜 内

    徐解秀:听,这些官兵,要进祠堂。

      朱兰芳:是呀,他们没有挨家挨户来踢门。

      徐解秀:这次来的官兵,不一样。

      朱兰芳:可黄队长说,他们杀人放火。

      徐解秀小声地说:我们别招惹他们。这么大的雨,天气这么冷,唉!

      徐解秀:兰芳,你仔细听听,还有女的。

      朱兰芳:是呀,还有女兵。

      徐解秀侧耳听:他们在说什么?

      朱兰芳:他们说,别踩坏老百姓的东西。

      徐解秀:他们会不会踢门进屋来?

      朱兰芳:小声点。

    22、朱氏宗祠门口 夜 雨

    战士们安放好伤员,给伤员疗伤……有个战士进来报告:村子里有小孩的哭声。

      陈青松:走,我们去看看。

      三个女红军走出,一小队红军跟着。

    23、徐解秀家阁楼上 夜 内

    徐解秀的儿子小武,从梦中惊醒,受到惊吓,大哭。

      朱兰芳:小武醒了。快,别让他哭出声来。

      徐解秀悄声:啊,又发高烧了……

      朱兰芳:怎么办呢?一下子发冷,一下子发热。

      徐解秀:会不会是打摆子?村里几个孩子得了这种病,都死了。

      朱兰芳:哎呀,你别乱说,不是吃药了吗?

      徐解秀:吃药不管用……

      朱兰芳:嘘,有人来了。

      徐解秀赶紧用手捂住小武的嘴。

    24、徐解秀家门前 夜 外 雨

    三个女红军和陈青松又走到徐解秀家门口。

      王木兰:听,有小孩在哭,一定有老乡在家。

      刘百灵:是呀,我也听到小孩在哭。

      战士们听到孩子的哭声,向徐解秀阁楼看了一眼……

    25、徐解秀家阁楼 夜 内

    徐解秀将窗户打开一条缝隙,向下看。红军战士都蹲在她家的屋檐下。

      徐解秀嘀咕着对朱兰芳说:我带小武下楼喝点水,你在楼上别吭声。

      朱兰芳小声说:这……你小心点。

      徐解秀划火柴点灯,放在楼梯边,一步一步下楼梯,最后两级,脚一滑,人下来了。

    26、徐解秀家 夜 内

    徐解秀给孩子喝了水,小心地走到门边,听了听,见没有动静,放下油灯。她打开木门闩,“吱呀”一声,门打开了。三个女红军背靠着大门休息,一下子跌进徐解秀的家……

      徐解秀:你们……

      三个女红军从地上爬起来。王木兰笑着说:大嫂,你别怕,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

      徐解秀:工农红军?

      王木兰:是呀,我们也是穷苦人出身,你别害怕。

      徐解秀看到了女战士身上背着药箱。

      陈青松正在巡逻,走过来站在一边,微笑着说:大嫂,没有打扰到您吧?

      徐解秀:哎呀,又是吹风,又是下雨,你们快进屋呀。

      站在门口的陈青松,赶紧说:大嫂,这……

      徐解秀:没关系,没关系,都进来吧。

      王木兰:大嫂,你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家吗?

      徐解秀:是呀!

      陈青松:那好吧,让三个女战士进屋吧。

      徐解秀:你们都进来吧。

      陈青松:大嫂,她们三个进去可以了。我们马上要去巡逻。

      王木兰:连长,那我们进屋了。

    27、徐解秀家 夜 内

    徐解秀:你们坐,我去生火。

      三个女红军将身上的行李取下来,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王木兰:大嫂,你抱着孩子不方便,我们来烧火。她划燃洋火,点燃引火茅草,顿时一团火光照亮房间。

      在火光里,徐解秀看见女红军的手臂上,都系着一条红十字架的白布,惊讶地问:你们是……

      王木兰:我们是红军卫生员,专门负责救治伤员。

      她逗着小孩:哎,小家伙,叫什么名字?

      徐解秀:他叫小武。小武突然大声哭起来。徐解秀哄小孩,说:呵呵,不哭,不哭。

      王木兰:孩子是不是生病了?

      徐解秀:我的孩子……一会发烧,一会儿发冷。

      刘百灵:发烧?是不是受了风寒?

      徐解秀:吃了药不管用,我的孩子,只怕命不长……说着说着,便伤心地哭起来。

      朱兰芳听到哭声,着急地从楼上下来。

      徐解秀:他是孩子的父亲。

      朱兰芳:……我们村几个孩子得了这种病,都死了。

      刘百灵:大嫂,你别哭,我们大姐是最好的医生。

      徐解秀:你们是医生,求求你们,发发慈悲,救救我孩子。

      王木兰:大嫂,你别哭。我先给小武看看。她用手试试小武的额头,查看病情,将张小妹和刘百灵叫到一边,悄悄地说话。

      徐解秀看到三个女红军在悄悄说话,哭:……我的孩子呀,你命苦呀。

      王木兰:大嫂,你别哭……看向刘百灵:快去拿药呀。

      刘百灵悄悄说:大姐,我不敢……这药,药箱里只有几粒了。

      张小妹:使用这种药,必须连长同意。不然,要受到严重处分!

      徐解秀和朱兰芳一见这种情况,两夫妻双双一跪。

      三个女红军一见,赶紧去拉他们起来。

      徐解秀:求求你们,救救我孩子!

      王木兰将刘百灵和张小妹叫到一边,三个人商量着。王木兰:救人要紧。我们来做个表决,同意用药的举手。王木兰第一个举起手。刘百灵也举起手,张小妹最后举起手。王木兰:好了,表决结束,我们都同意用药,快去拿。明天我去连长那里作检讨,要处分就处分我!

      张小妹和刘百灵,将药箱拿过来……朱兰芳拿来水,三个女红军喂孩子吃了药。

    28、沙洲村 夜 外 雨

    陈青松带一堆人巡逻。几个村民趁着清乡队员打盹,逃了出来……

      郭副队长、孙伏德和清乡队员们绕开红军队伍潜入村子。

    29、徐解秀家厢房 夜 内

    张小妹和刘百灵累了,连连打着呵欠想睡觉了。徐解秀将大家带进房子里。房间里只有一张小床,上面铺着蓑衣和稻草,还有一些破棉絮。

      徐解秀:黄队长这个王八蛋,将我们家的被子都抢走了。

      张小妹:这张小床,五个人怎么睡呢?

      徐解秀:可不能让你们睡地上呀。

      王木兰:没关系,我们打地铺睡。你和孩子睡床上。

      徐解秀:哪有让客人睡地铺,主人睡床上的,不行,不行。

      刘百灵:大嫂,没关系的,我们行军打仗,经常睡地铺。

      徐解秀:那可不行,你们睡床上。

      咚咚,朱兰芳敲门。

      朱兰芳:是不是一张床睡不下?

      徐解秀:是呀,哪有让客人睡地上的?

      王木兰:大哥,你别管我们。

      朱兰芳:快开门,我有办法。

      刘百灵打开门,看见朱兰芳搬来两张条凳。

      王木兰:大哥,你这是干什么?

      朱兰芳:我将条凳平放在床边,垫上稻草,铺上席子,你们横着睡,就可以睡下了。

      大家动手,将两张条凳平放在床沿边,一会儿便铺好了床。

      徐解秀:只有这条破棉絮和蓑衣。我们将就着盖吧。

      王木兰:等等,大嫂,我们还有一床行军被。

      三个红军姑娘,赶忙打开行军被。行军被薄薄的,王木兰和刘百灵四面展开。

      朱兰芳:你们好好睡吧,我给你们站岗。

      王木兰:谢谢大哥。

      大家并排睡下来……

      音乐响起。主题曲:[半条被子好温暖]:

      凄风苦雨哟,透骨寒。

      生起炭火哟,暖心坎。

      红军姐妹送火种,

      红星闪闪驱黑暗……

    30、徐解秀家门口 祠堂外景 夜 外 雨

    郭副队长发现徐解秀家里住着三个女红军……

      他们发现祠堂里也有很多红军。

    31、徐解秀家

    徐解秀抱着孩子睡不着,便坐起来,腾出地方让三个女红军睡。将那条行军被子盖在她们身上。三个女战士睡得特别沉。徐解秀看到她们熟睡的样子,笑了。

      晨,徐解秀睁开眼,发现三个女红军不见了,那条行军被子盖在她和小武身上。她用手摸摸小武的额头,发现孩子不烧了。自言自语地说:我的孩子,你命大,三个女红军救了你!她抱着孩子,走出房间。

      战士们一个个迎上来,叫:大嫂,大嫂!

      红军战士们在挑水、扫地、劈柴……王木兰背着药箱从祠堂回来。

      王木兰询问道:大嫂,小武好些了吗?

      徐解秀高兴地说:好些,好些了。谢谢你们了!

      王木兰用手一摸小武的额头,说:果真不发烧了。大嫂,孩子要喝开水,不要喝凉水,晚上睡觉,不要让孩子再着凉了。

      几人一边说着一边做饭。

      徐解秀问:妹子,听你口音,是……

      王木兰:大嫂,我是长沙人。

      徐解秀:长沙人?长沙,那是个大地方。我孩子的爷爷坐船去过。听说,长沙有一条美丽的河,还有一个结满橘子的什么洲。

      王木兰:哈哈哈,那河叫湘江,那洲叫橘子洲。

      徐解秀:还有长到天上的楼。

      王木兰:大嫂,你真会说话,那是天心阁。

      刘百灵:哈哈哈,长到天上的楼?

      张小妹走过来,说:美丽的湘江河,结满橘子的洲,长到天上的楼。长沙有那么美呀!

      王木兰:是呀,我的家乡长沙,就有这么美!有一座岳麓山,山下有个千年学府岳麓书院……

      刘百灵:我好想去看看....

      王木兰:我……现在,是回不去了。

      徐解秀:怎么回不去?

      刘百灵:木兰姐是从家乡逃出来的。

      徐解秀:逃出来的?

      王木兰十分悲伤,陷入回忆中……

    32、三十年代的长沙 日 内

    古朴的街道,一家挂着“济世堂”的诊所。父亲正在里间给病人把脉。一个穿着褴褛的穷人走过来,对王木兰说:我父亲病了两个月,家里没钱抓药,你行行好……

      王木兰一看,赶紧将早已抓好的药递给穷人。

      穷人拿着药,深深一鞠躬,离开了。

      王木兰的父亲在里间问:又不给钱?

      一个阿姨说:你闺女人长得漂亮,心地又善良。

      另一个阿姨说:是呀,明天要出嫁了,今天还在做善事,这姑娘真好!

      王木兰的父亲:我这个闺女,就是心好。

      王木兰听大家夸她,脸一红,走到里屋去了。

      阿姨:听说,你女婿也是个读书人?

      王木兰的父亲:是的,是我闺女学医班的同学。

    33、王木兰家门前 日 外

    敲锣打鼓,喜气洋洋。八人大轿抬着,陈青松骑着马来迎亲。王木兰的父亲手捧着一条崭新的红花被子,送给王木兰做嫁妆,高兴得泪流满面。

      阿姨:一条蚕丝被,多好的嫁妆。

      整条街热热闹闹,大家都来道喜。陈青松骑马走在前面,领着迎亲的队伍。走到一条偏僻的街上,一群国军官兵过来,迎亲的队伍让出一条路。

      何长官:站住!迎亲的队伍停下来。

      国军官兵不分青红皂白,开始抢迎亲的嫁妆和礼品。

      陈青松一见,赶紧下马。这时,双方殴打起来。国军官兵向迎亲队伍开枪。陈青松赶紧推开官兵,去保护王木兰。王木兰连忙从花轿出来,想逃跑,被官兵抓住。陈青松打倒两个官兵,去救王木兰。长官掏出枪举着,向陈青松开枪。

      王木兰:青松,你快跑!陈青松向长官冲过去,将长官推倒,逃脱。

      何长官:给老子抬回家,做三姨太太。

    34、何长官家 夜 内

    何长官家召开剿共庆功会。

      何长官:哈哈哈,我先喝为敬兄弟们,来,一起干杯。一仰脖子喝下酒。紧接着说道:有我何某在,就一定取得剿共胜利。

      众笑。

      一长官借着酒气问:听说,您新娶了个姨太太,还是个读书人,真是好福气。

      何长官:哈哈哈……

    35、何长官家卧室 夜 内

    王木兰被绑在椅子上,口里塞了一块布。

      何长官喝醉了酒,打着趔趄走进来,走到王木兰身边,带着酒气说:哈哈哈,我的小美人。王木兰故意想说话,嘴里发出“嗯嗯”的声音。

      何长官:小美人,你有什么话要说?他将王木兰嘴里的布拿掉。

      王木兰:我要喝水。

      何长官:要喝水?好,小美人要喝水。他倒了水送过来。道:小美人,你跟了我,包你一生荣华富贵。并给王木兰喂水,王木兰身子一扭,水全部倒在身上。何长官赶紧用手去摸。

      王木兰侧过身,说:赶紧给我松绑,我要换衣服。何长官:好,好,新娘子要换新衣服。将王木兰身上的绳子解开。王木兰动动麻木的手。何长官:小美人,你的手疼吗?让夫君看看。王木兰:不是要洞房吗?我们来玩一个游戏。你抓到我,我们就洞房。何长官:好,好呀,小时候,我最喜欢玩游戏。王木兰:那我们来玩捉猫猫游戏。王木兰用一块布,将何长官的眼睛蒙起来,道: 来呀,来呀!何长官像个小孩一样,满屋子找王木兰。

      王木兰:这里,这里……故意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站岗的士兵一听,对视一笑都放松了警惕。

      何长官:小美人,你在哪?王木兰:我在这……哈哈哈。何长官:我来了,哈哈哈。窗户外面站岗的士兵一听,都笑起来。何长官:谁在笑,快滚!站岗的士兵一听,赶紧连滚带爬离开了。

      这时,王木兰走到窗户边,轻轻将窗户打开,说:来呀,这里。等到何长官走过去时,王木兰用一根木棒将何长官打晕,然后从窗户逃走,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36、徐解秀家 日 内

    王木兰:呀,光顾着说话,饭开锅了。张小妹赶紧掀开锅盖,一股热气冲上来,她用筷子在米饭上插了插。

      徐解秀:我家坛子里有酸豆角、酸辣椒、大蒜。

      王木兰:大嫂,你太客气了!

      徐解秀:进了瑶家门,就是瑶家客。

      张小妹:饭熟了。

      王木兰:开饭吧!百灵,将那个大碗递过来。

      刘百灵:要大碗干什么?

      王木兰:我舀一碗大的给大嫂!她掀开锅,舀中间的饭:大嫂,这碗饭给你!

      徐解秀:你们吃,你们吃。

      刘百灵:大嫂,你把我们当亲人,你就别推让了!

      王木兰给朱兰芳一碗饭,他只顾吃饭,没吭声。

      徐解秀:今年大旱,收成不好。我家收了点粮食,都被黄队长他们抢光了。

      刘百灵:是呀,刚才我看到大嫂的米桶里,一粒米也没有。

      王木兰:这个可恨的黄队长,专门干坏事,我们绝对不会放过他。

      这时,周小年跑过来,大声叫:小妹,小妹。

      周小年:小妹,你照顾了七天的那个小红军伤员,要见你。

      张小妹:大嫂,大姐,我去一下。

      王木兰:你去吧,我马上过来。

      刘百灵:那我一起去……

    37、朱家宗祠 夜 内

    张小妹走到那个全身是伤的小红军伤员身边。他的脸上也缚上了绷带,闭着眼睛,躺在床上。

      张小妹用一块湿毛巾为他擦洗。这时,伤员用微弱的声音说:水,水……张小妹赶紧端来水,用调羹喂他水喝,水从小红军脸上流下来。张小妹摇着小红军战士的身体大声叫道:同志,你醒醒,你醒醒。小红军睁开眼,看着张小妹,说:你像我姐。

      张小妹一怔:弟弟,你就叫我姐姐,你要坚持!

      小红军战士:我……我好冷,你能抱抱我吗?

      张小妹饱含泪水,抱着小红军战士,用自己的脸贴着小战士的额头。

      小红军:姐姐,我有一个秘密。

      张小妹:你能告诉我吗?

      小红军战士:我想加入中国共产党……

      张小妹:好,姐做你的入党介绍人。

      小红军战士微笑着,头一偏,牺牲了。

      张小妹紧紧抱着他,悲伤地大声抽泣……

      陈青松和战友们都擦掉眼泪,摘下军帽向这位小战士致敬!

    38、山洞里 日 外

    郭副队长回到洞里悄悄地告诉黄队长:小脚女人的老公果然回家了。

      黄队长:这个王八蛋,你怎么不将他给我抓回来?

      郭副队长:满村都是红军啊!

      黄队长:他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我总要找他算账。

      郭副队长:他一下山,现在山上的村民都想着下山。

      黄队长:明天山上开个大会,村民凡是逃跑的,统统枪毙!

    39、山上 日 外

    朱兰芳避开黄队长,偷偷上山……

      大山上的一块平地上,村民们集中在一起。

      黄队长给村民们训话:这两天,我发现有人偷偷地下山了。黄某我警告大家,你们谁也不准下山!谁再听他们胡言乱语,硬要逃跑,就地枪毙!

      村民们:啊,枪毙,那可不能走了。

      村民们悄悄议论:三哥第一个下山,又上山叫人回家。

      村民:听说,共军对老百姓好。女红军给三哥的孩子看好了病。

      村民:小声说话。

      郭副队长:你们在说什么?……

    40、朱氏宗祠 日 内

    王木兰陪着徐解秀,一起走进朱氏宗祠。

      战士们:大嫂。

      陈青松见徐解秀走过来,说:大嫂,我们女战士昨晚挤着你了吗!

      王木兰提着一壶开水走过去。

      徐解秀:没事!没事!……哎呀,这么多受伤的兄弟。她走到一个伤员面前,用放了盐的水给伤口消毒。拿出打伤药往上面撒……

      陈青松一看,大声说:嫂子,这是?!

      徐解秀:这是打伤药,用盐水消了毒,再撒上药,再重的伤也能治好。

      陈青松:原来,嫂子还是一个民间医生。

      一个伤员的腿受了伤感染了,大声叫喊。王木兰将伤员的腿裤子拉上来,露出一道长长的伤口。伤员:哎哟,好痛。王木兰用药棉为伤员清洗伤口,然后将打伤药撒在上面。陈青松去帮助另一个伤员翻下身子。很多战士伤风感冒了,打喷嚏。

      徐解秀:哎呀,百病从寒起。一定是淋雨受了湿寒,快烧点百草汤喝。

      王木兰问:大嫂,什么是百草汤?

      徐解秀:百草汤是瑶家的草药,受寒着凉,煮点汤喝下去,出一身汗就好了。

      陈青松走过来说:那赶紧煮汤!大嫂,这百草汤在哪?

      徐解秀:我家里有,我回去煮。

      王木兰:我们一起去。

      村民都抱着一捆捆稻草,向朱氏宗祠走去,为红军开地铺,让伤员躺在稻草上。

    41、徐解秀家 日 内

    张小妹抱着一捆柴走进来,烧火……

      徐解秀:大妹子,你们三人怎么走到了一起?

      张小妹:我家在江西,是一座茅草屋……

    42、江西于都县大坪村 日 外

    天旱无雨,颗粒无收。农民们四处逃荒。财主带着一班人,到张小妹家里催交租子。

      张小妹的父亲:今年大旱,粮食欠收,你行行好……

      财主:欠钱还债,天经地义。

      张小妹的父亲:行行好,再宽限几天。

      财主:哼,你个穷鬼,再宽限一年,你也交不起租子。来,将他家的锅碗瓢盆全部拿走……

      张小妹的父亲一急,倒在地上,活活气死了。张小妹背着一捆柴回家,看见父亲躺在地上去世了,将背上的柴一扔,抱着父亲悲伤地哭泣。

      她用一块单布,一针一针缝了一个被套,然后抱来稻草,用稻草塞进去,制作成一床稻草被子,将父亲裹起来掩埋……

      张小妹哭泣着说:爹,女儿给您老人家买不起棺材,你老人家原谅吧,女儿要走了……张小妹向父亲的坟三鞠躬,离开家乡……

    43、于都铁山垅钨矿(盘古山钨矿)红军临时救护所 日 外

    张小妹站在“红军临时救护所”牌前,犹豫地望着刘百灵,问道:你们这里要人吗?

      刘百灵赶紧说:要人,要人。

      张小妹将身上的背包一扔,拿起扫把开始扫地。

      刘百灵:哎,你叫什么名字?是本地人吗?

      张小妹:我叫张小妹!是于都本地人。

      刘百灵:呵,我叫刘百灵,福建人。

      张小妹:这里吃饭,要钱吗?

      刘百灵望着张小妹,摇摇头说:不要钱。

      张小妹:只要有口饭吃,不饿死就好。

      刘百灵笑笑说:你就留下吧!我们做个伴。

      张小妹问刘百灵:百灵姐,你怎么来这里的呢?

      刘百灵:我跟哥哥来当红军。

      张小妹:你哥哥呢?

      刘百灵:去前线了……

    44、于都“红军临时救护所”里 日 内

    刘百灵和张小妹正在为伤员洗衣服,洗好后晒在一根竹杆上。

      此时,王木兰走过来。问:这是红军临时救护所?

      刘百灵:是呀,你?

      王木兰:我是来找人的。

      张小妹:你找谁?

      王木兰看了她们一眼,说:找我同学。

      刘百灵:你同学?叫什么名字?

      王木兰:姓陈,叫陈青松。

      刘百灵:啊,陈青松?他可是我们连长。

      王木兰:你们连长?

      张小妹:是呀,是我们连长。

      王木兰一听,高兴地说:他去哪了?

      刘百灵:上前线了。

      王木兰:前线?

      张小妹:是呀,上前线救治伤员去了!

      王木兰:什么时候走的?

      刘百灵:走两天了。

      王木兰:那我能留下吗?我是学医的,能救治伤员。

      正在这时,救护所里走来一个红军战士,叫道:你们三个姑娘,给你们一床被子。红军要转移了,赶快跟上大部队。

      刘百灵看着一床打了补丁的被子,说:我们三个,才一床破被子?

      救护所另一个战士:两个伤员一条被子,被子分光了,我们俩的这一条,让给你们三人。

      张小妹:让给我们,那你们怎么办?

      救护所另一个战士:我们男人,好办。

      张小妹一听,赶紧将被子扎实,背在背上,说:我来背。

      王木兰:怎么走?

      红军战士:跟着我们走,去找大部队!

      三个姑娘扶着伤员,追随大部队。

    45、广东仁化县城口 日 外

    陈青松为伤员动手术。王木兰走进一块白布围成的手术室,为陈青松提供手术刀,帮助消毒。他们两人配合默契,可是,谁也没有看对方一眼。手术结束,俩人相见。

      王木兰:青松!

      陈青松:木兰!

      一对夫妻终于见面了,他们紧紧拥抱着,王木兰流下幸福的泪水……

    46、广东仁化县城口,白天,内

    三个姑娘在临时卫生所。陈青松走进来,高兴地大声说:经师首长批准,你们三人正式加入工农红军!

      刘百灵一听高兴地跳起来,大声说:啊,我们是红军了,我们是红军了!

      一个战士领来三套军装,发给她们。三个姑娘穿上军装,她们高兴地跳着、笑着。

      陈青松:木兰,按红军的纪律,你必须剪掉长头发。

      王木兰用手摸着那头长长的乌黑的头发,点点头。

      黄昏。

      王木兰:我逃出来,躲在乡下亲戚家。听说,你当了红军,我一路找来……

      陈青松:木兰,自逃走后,我每天都在想你……他们说着便拥抱在一起……

    47、徐解秀家 日 内

    徐解秀:呵,原来你们也刚认识不久。

      王木兰:虽然我们认识不久,但红军就是个温暖的大家庭。

      刘百灵:我们在大部队里,像亲姐妹。

      王木兰:在大部队里,我找到我的“同学”,就是陈连长。

      锅里冒着热气。徐解秀:百草汤可以喝了。

      张小妹:好难闻的草药味道。

      徐解秀:这是我们瑶家百草药。

      王木兰:认识的是药,不认识的是草。

      刘百灵将药倒在一个木桶里,说:走,我们给大家送去。

    48、朱家宗祠 日 内

    大家喝着百草汤。刘百灵给战士分药。有战士提出让刘百灵唱支歌。

      战士:百灵,给我们来一个!

      战士们鼓掌:来一个,来一个。

      刘百灵望了一眼陈连长。

      陈青松大声说:百灵,来一个……大家要不要?战士们齐声:要!

      刘百灵清清喉咙,唱《桂花开在妹心上》

    49、山洞 日 外

    郭副队长又起色心调戏村民。黄队长一声枪响,村民四散逃开。

    50、徐解秀家门前 日 外

    王木兰和徐解秀两个人坐在前坪。徐解秀背着小武纳鞋底,俩人边纳鞋底边聊天。

      徐解秀:我六岁时到朱家当童养媳。朱家的世祖父是个秀才,当时是个有钱人家。但公公抽鸦片,将家产都变卖了。我十六岁圆房,接连生了两个孩子,都没了……

      王木兰:大嫂,女人都这么命苦。两个女人伤心地流下眼泪。

      王木兰:我进了部队,红军对我特别好。

      徐解秀:相亲相爱,清水也甜。我看得出来,陈连长对你特别好。

      王木兰:是呀,我和他是同学。他人好……

      徐解秀:世道不好,男人们打仗我能理解,女人不就是嫁夫生子吗?你们这样累死累活图个啥?

      王木兰:大嫂,我们当红军,是让更多的人有饭吃,有房子住,不受财主欺负,让穷人的孩子也能背着书包上学堂……

      徐解秀:啊?让更多的人有饭吃,有房子住,不受欺负?

      王木兰:更多的人包括我们自己。

      徐解秀:我们自己……

      王木兰:大嫂,……朱大哥,他对你好吗?

      徐解秀:对我好,对我好。她说着,高兴地附耳过去,悄悄地对王木兰说:樟树皮虽粗,却是好木头。

      两个人笑起来。

      徐解秀:我也要参军,我要跟你们走!

      王木兰:你也要参军?

      徐解秀:是呀,我要跟你们走,做一个不受欺负的女人,想笑就笑!我喜欢你们的笑容……

      王木兰:哈哈哈,欢迎欢迎……可是,你能干什么呢?

      徐解秀:我……帮红军做饭,洗衣,缝扣子,帮伤员擦洗身子。我什么都能干。

      王木兰:没错,这些你都能干。可是……

      徐解秀一听,急了,便问道:怎么了,不接受我?

      王木兰:大嫂,小武还小,还在生病呢,你走了怎么办?我答应你,会回来看你们。

      徐解秀:那好,你可说话要算数呵!

      王木兰:大嫂,今后我们就是亲姐妹。

      徐解秀:我们是亲姐妹?大妹子,我一个山里女人,大字不识一个,哪里能跟你攀上姐妹?

      王木兰:我们都是穷苦人,今天,我认你当我的姐……

      徐解秀:大妹子,你……你不嫌弃我,我们就做姐妹。你今后就是我的亲妹妹……

      王木兰:好呀,我们现在就是亲姐妹了,等到革命胜利了,我一定会回来看你。接你和小武到部队去看看。

      徐解秀:太好了,……革命什么时候胜利?

      王木兰:等将反动派全部消灭,红旗插遍全国,我们穷人都有饭吃、有衣穿,不受剥削和压迫……

      徐解秀:多么好的日子,我做梦都没想到。

      王木兰:大嫂,这美好的日子总有一天会到来!

    51、大山高处 日 外

    黄队长带着清乡队员,站在高处观察着红军的活动……

    52、徐解秀家门前 日 外

    朱兰芳挑着水从村那边走过来。

      王木兰:大嫂,你教我做布鞋,我教你识字,好吗?

      徐解秀一听,感到特别好奇,高兴地望着王木兰。王木兰从地上捡起一个小石子在墙上写着 “徐” 字。徐解秀认真地看着。

      王木兰解释说:这个“徐”是你的姓。“解秀”是你名。

      徐解秀:我懂了,先有姓,再有名。

    53、大山上 日 外

    朱忠福的夫娘阿青,挺着大肚子感觉难受:忠福,我不舒服了。

      朱忠福:是不是病了?

      阿青:我想回家,这山上的湿气太重,我受不住。

      阿丽:嫂子,我陪着你。

      朱忠福:阿丽,我们陪嫂子回家吧。

      阿丽四周看了看,说:黄队长他们在山洞里喝酒打牌,我们快走!

      朱忠福、阿青和阿丽躲过清乡队的巡逻,从小路逃下山。

    54、徐解秀家 傍晚 外

    朱忠福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三嫂子,三嫂子,不好了,我家夫娘她……

      徐解秀:怎么了,忠福?

      朱忠福:我家夫娘她难产。

      徐解秀:啊,怎么这样呢?

      朱忠福:昨晚就不舒服,刘阿婆在我家接生,不让我说。

      徐解秀:刘阿婆什么时候来的?

      朱忠福:一大早来了,一直在烧香,祈祷菩萨保佑。

      徐解秀:啊,这可不行,我们赶紧去看看。

      这时,三个女红军从朱氏宗祠回来。

      徐解秀:大妹子,你们回来得正好,有急事……

      朱忠福:三嫂子,你别说……

      王木兰:哎呀,有什么不好说的呀,我们又不是外人。

      徐解秀:她们是我的亲姐妹,不用怕。

      朱忠福:这……

      徐解秀:忠福的夫娘阿青,难产了……

      张小妹:啊?难产了,那赶紧去看看!

      朱忠福:不行,不行,刘阿婆不让说,也不让去。

      徐解秀:你是个木头脑袋,她们是自己人,是医生……

      张小妹:是呀,赶紧带我们去。

      刘百灵:再不去,你媳妇和孩子两条人命就……

      王木兰:百灵,你别吓着他。

      刘百灵:人命关天,还不快点?

      徐解秀:快呀,都为你好。

      朱忠福:……走,我带你们去。

      三个女红军背着药箱,赶紧走出家。

    55、朱忠福家 夜 内

    朱忠福将三个女红军和徐解秀领进家。屋内传来阿青一阵阵痛苦的喊叫声。

      朱忠福:妈……

      徐解秀:大娘,我帮你请来红军医生,她们会看病,会接生。

      朱大娘看三个女红军要进房,赶紧站起来,双手一伸:不行不行,你们别坏了我家的事。

      徐解秀:大娘,人家好心好意来帮你们,你在说些什么?

      朱大娘:你们出去!你们一来,会连累我家遭殃!

      徐解秀:大娘,你不能怪她们呀。

      阿丽:妈,你不能怪她们!那是黄队长胡说八道。

      王木兰:大娘,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不会欺负老百姓。

      刘百灵:你儿媳妇和孙子性命关天,再不进去,后悔都来不及了!

      朱大娘:你,你,扫把星……

      产房又传来一声声凄厉的喊声:哎哟哎哟……

      朱忠福:妈,你让她们进去吧,救人要紧……

      朱大娘:你懂个屁,观音菩萨会保佑你夫娘和儿子平安。

      王木兰:大娘,我是医生,让我进去吧。

      张小妹:是呀,我们大姐是最好的医生,她一定能行!

      阿丽说:妈,快让她们进去吧!

      朱忠福:妈,让她们进去吧,真的来不及了!说着蹲在地上哭起来了。

      朱大娘一见,也哭起来。

      徐解秀见状一把将朱大娘拉开,去推门,可是产房的门闩得紧紧的,怎么都打不开,徐解秀用手拍打着门,大声喊道:开门,开门。小武的命都是红军救的。

      朱忠福站起来,后退了几步,用身子向房间的门使劲撞去,只听哐的一声,门被撞开。

    56、朱忠福家 夜 内

    昏暗的油灯下,刘阿婆正在求佛。见门被撞开,张牙舞爪地大声吼道:你们出去,你们出去!

      徐解秀:刘阿婆,你别在这里装神弄鬼。她向冲过来的刘阿婆一推,严厉地说:滚出去!

      刘阿婆:你这是对菩萨不敬,是会降大祸的!

      这时,朱忠福的夫娘阿青又大声哭叫起来。王木兰走向前一看,大声说:快,赶紧助产。大家围拢过去。

    57、朱忠福家的屋后 夜 外

    黄队长和几个清乡队员,跟踪朱忠福和阿青回到村里,见三个女红军在里面接生,他们躲在黑暗的地方,乱开了三枪……听到枪声,陈青松带着红军战士赶紧追剿。黄队长他们吓得朝天乱开了几枪,逃跑了……

    58、朱忠福家 夜 内

    刘百灵将朱忠福推到门外,将大门一关。

      朱大娘:刘阿婆干不了的事,女红军能行吗?

      泼辣婆:是呀,这些黄毛丫头,自己都没有结过婚,能接生吗?

      阿丽白了她们一眼,大声说:女红军一定能行!

      泼辣婆小孩:能行,红军一定能行。

      泼辣婆:你这个小孩,你知道什么?

      徐解秀从产房跑出来,阿丽帮着打了一盆热水,让徐解秀拿进去。

      朱大娘摇着头。阿丽:妈,怎么样了?朱大娘:一看就知道,不行!朱忠福一听,蹲在地上,抱着头又哭泣起来。产房里传来婴儿哭声。大家齐声喊道:生了!刘百灵打开门,大声说:恭喜,是个儿子!

      阿丽:妈,嫂子生了。

      徐解秀和张小妹簇拥着王木兰,抱着一个小婴儿走出来。大娘一见,破涕为笑,赶紧往地上一跪,对着三个女红军磕头说:你们真是我家的救命恩人啊!

      刘百灵说:大娘,你快起来,别这样!

      这时,朱大娘大声叫道:我的孙呀!抱起小婴儿,紧紧地贴在怀里。

      朱忠福也转悲为喜,大声叫道:我有儿子了!我有儿子了!

      阿丽:红军果真厉害,是我们家的恩人……

      泼辣婆:看不出来,还真行!

      泼辣婆小孩:妈,你现在相信了吧!

      泼辣婆:信了信了!走,我们回家!

      三个女红军要离开朱忠福家。大娘抱着一只老母鸡走出来,要送给三个女红军:这只老母鸡送给你们,你们是我家的救命恩人。

      王木兰说:大娘,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就是为老百姓做事不求回报,我们不能收您的东西。

      徐解秀拍着朱大娘的肩膀,笑着说:我们记着红军的恩情。

      朱大娘拿着鸡站在那里,望着王木兰。

    59、徐解秀家 日 内

    鞭炮声里,朱大娘和朱忠福提着一壶甜酒冲蛋,走到徐解秀家里。徐解秀:哎哟,朱大娘来感谢接生婆了!三个女红军走出来。朱大娘倒了三碗甜酒冲蛋,说:我来感谢我们家的恩人!三个女红军笑着,将碗接到手上。

      朱大娘:这是我们瑶家的习俗,洗三朝,要吃甜酒冲蛋。

      刘百灵:洗三朝?

      徐解秀:是呀,孩子生下来第三天,要来感谢接生婆。

      王木兰:哈哈哈,好,好,我们喝。三个女红军高兴喝着甜酒冲蛋。刘百灵喝了一口,说:好甜。

      朱大娘:你们给我的孙子取个名吧。

      王木兰:取名?

      张小妹:大姐,那你就给取一个名吧。

      王木兰思考着说:那好吧,就叫他朱红。

      朱忠福:朱红,这名字太好了。是红军阿姨接生,往后日子红红火火。

      徐解秀:红军给我们瑶家带来了好日子。

    60、徐解秀家门前 日 外

    红军操练,写标语,开会……在村里贴出的一张张标语前围着许多村民,有识字的村民在读。众村民议论。

      一村民:没收土豪家里谷米油盐给贫苦工农!

      某村民:这是红军写的标语,红军是好人,为我们穷人撑腰。

      乡亲们:有红军在,我们不用给财主交租了……

    61、朱家宗祠 日 内

    军号声……

      陈青松:同志们,刚接到命令,马上出发。

      战士们:是,连长!

      战士们忙碌起来。陈青松跑到外面张望着,看看三个女战士来了没有……一个瑶民跑来大声叫喊:不好了!清乡队在抢村民的东西!

      陈青松一听,赶紧叫道:周小年,走,跟我去看看。

      周小年:是,连长!

      陈青松带着一支队伍,跟着报信的瑶民跑步向前。

    62、后山上 日 外

    黄队长和清乡队员正在沙洲村附近的后山上观察。

      郭副队长:队长,红军要撤退了,你听。

      黄队长:哈哈哈,他们一走,就是我们的天下了。

      郭副队长: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黄队长睁着眼睛看着他:你怎么说话的?

      郭副队长用手抓着头说:不是不是,他们一走,你黄队长就是老大了。

      几个清乡队员一听,都笑起来。这时,有几个村民背着东西经过,清乡队员一见,开始哄抢……

    63、朱家宗祠前坪 日 外

    红军大部队要离开,村民们纷纷送别。

      徐解秀走过来,在队伍里寻找三个女红军。

    64、后山上 日 外

    黄队长和清乡队员见陈青松带着红军追来了,赶紧逃跑。

      陈青松:快,保护好村民!

      黄队长见陈青松和几个红军追来,对红军开枪,一个红军战士负伤。陈青松对准清乡队开枪,两个敌人被击中。这时,黄队长瞄准陈青松放了一枪,陈青松胸部中弹,他用手捂住胸口,大声说:小心!周小年赶紧朝黄队长开枪,“呯呯”几枪,清乡队逃跑了。

      陈青松倒在血泊中……

    65、朱家宗祠前坪 日 外

    从后山上飞奔来一个红军战士,他喘着粗气对王木兰说:你们赶紧去后山,陈连长受伤了……

      王木兰一听,赶紧叫道:百灵、小妹,快!

    66、后山上 日 外

    王木兰拨开人群,见陈青松躺在血泊中……一征,她悲伤地扑在陈青松身上,大哭起来。

      红军战士个个都流下眼泪。

      周小年:木兰姐,对不起,我们没保护好连长……

    67、埋葬陈青松后山上 日 外

    王木兰流着泪,用毛巾将陈青松的脸洗干净。

      周小年:木兰姐,我将被子解开,给陈连长。

      王木兰哭着说:不行,现在部队最缺的就是被子。

      王木兰从身上取下那双新布鞋,为陈青松穿上。她很快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刘百灵和张小妹看到王木兰脱衣服,也将衣服脱下来。许多战士都脱衣服。王木兰将三件衣服当成被子,然后将陈青松裹起来。

      张小妹搀扶着王木兰,战士们将陈连长放进刚挖好的洞穴里。

      王木兰悲伤地哭着说:青松,今天安葬你,没有棺材,没有被子,对不起你了!……青松,你介绍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我也会像你一样,为了革命的胜利,甘愿流尽自己最后一滴血!

      王木兰伤心流泪悲哭。

      战士们哭泣着:连长,连长……

      王木兰流着泪水,手捧着泥土,一捧捧地撒在陈青松的身上。战士们流着泪,摘下军帽向陈连长敬礼……

    68、徐解秀家 日 内

    三个女红军和徐解秀难舍难分。

      王木兰:大嫂,大部队都离开了,我们也要走。这几天我们给你添了许多麻烦!

      徐解秀哭着说:你们千万别这样说。你们给我孩子治好了病。你们走,我真舍不得……

      王木兰抱小武。张小妹:大嫂,你好好带着小武。

      徐解秀哭着说:你们这一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面?

      王木兰:等革命胜利了,我们回来看你。

      徐解秀:这几个红薯,你们带上。

      刘百灵:大嫂,你们家没有粮食,你们自己留着自己吃。

      徐解秀:这是我们一片心意,你们带到路上吃……

      三个女红军从厢房走出来。徐解秀帮助她们收拾,将洗好的衣服用一块蓝花点的布包起来。

      徐解秀:红薯放在袋子里,记得吃,别饿着。

      王木兰:大嫂,你太好了!

      刘百灵和张小妹在一边流眼泪。

      王木兰:大嫂,你们家连一条盖的被子也没有……我们将这条被子留给你!

      徐解秀:这……你们三人只有这一条被子,你们留着吧!

      王木兰:大嫂,这是我们一片心意,您留个念想!

      刘百灵:大嫂,你收下吧!

      徐解秀:你们还要走很远的路,风里来,雨里去,路上用得着。送给我,你们就没有被子了。妹子,我为你们担心,不能收。

      三个女红军和徐解秀推来推去……

      张小妹:大嫂不要,怎么办?

      王木兰:小妹,你快放到大嫂床上去。

      张小妹:好的。

      张小妹转过身,赶紧送到厢房去,关上门。

      徐解秀哭着说:再这样,我要生气了。她拉着张小妹的手不让走,又将被子拿回来。

      张小妹:大姐二姐,你们看,大嫂不收,又拿回来了。

      王木兰:百灵,去拿把剪刀来。

      张小妹:拿剪刀干什么?

      刘百灵从药箱里拿出一把剪刀,递给王木兰:大姐,给你。

      王木兰:来,你们俩将被子拉开。

      刘百灵和张小妹将被子四个角拉开。

      徐解秀:大妹子,你这是干什么?

      王木兰一剪刀,剪开被子,一条军用被子,平均剪成两半。王木兰:大嫂,我把被子剪成两半,一半留给你,一半我们带走。这样,你有被子,我们也有被子了。等革命胜利了,我们回来看你,再给你送一条新被子……王木兰说着,将没有补丁的半条被子送给徐解秀。三个女红军抱着徐解秀哭成一团。

      徐解秀拿着半条被子,哭着说: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人……

    69、村口 日 外

    三个女红军走出村口,朱兰芳挑着一担箩筐,跟在三个女红军后面……

    70、徐解秀家 白天 内(回忆)

    徐解秀:我和我老公,将三个女红军送出村口,又把她们一直送到大山那边……

      罗记者:你还记得,她们叫什么名字吗?

      徐解秀:不记得,只记得大妹子剪短头发,是长沙人。……你穿着这身红军装,你是跟她们一起的吗?

      罗记者:大娘,我是北京来的记者,重走红军长征路。

      徐解秀:呵,……你可以帮我找到三个女红军吗?你告诉她们,大嫂非常想念她们!希望她们回来……

    71、罗记者家 日 内

    舒琳:罗老师,您找到三个女红军了吗?

      罗记者:我立即写了篇题为《当年赠被情谊深,如今亲人在何方》的报道文章发在《经济日报》上。全国上上下下都在寻找三个女红军,可惜没有找到。

      舒琳:您几次去沙洲村,见过那半条被子吗?

      罗记者:徐大娘告诉我,红军离开后,国军清乡队很快到了沙洲村,徐大娘作为重点对象被拷打……

    72、朱氏宗祠 日 内

    沙洲村的村民都被赶到朱氏宗祠,人群拥挤。黄队长站在前面的凳子上,几个清乡队员围着他站着:乡亲们,你们以为红军是什么好东西?吃光用光你们家的东西,然后拍拍屁股走了!

      这时,孙伏德走上来,附耳对郭副队长说了什么。郭副队长点点头,大声说:队长,徐解秀家里住过三个女红军,走时还送她家东西了。

      黄队长:呵,还送她家东西?什么东西?

      郭副队长:是半条被子。

      黄队长:半条被子?什么半条被子?

      郭副队长:半条被子,就是三个女红军将被子剪下一半送给了她。

      黄队长:快,将徐解秀抓上来!

      黄队长走到徐解秀的面前,围着她转了一圈,问:你是徐解秀?呵,我认识你,就是那个没进山的小脚女人。徐解秀抬起头,不理他。黄队长一看,大声吼道:你吃豹子胆了,敢收留红军?给我跪下。

      郭副队长:跪下,听到没有?

      徐解秀:我没错!

      郭副队长:你窝藏共军,你还嘴硬!说着,郭副队长又给了徐解秀一耳光。

      徐解秀的嘴角流下鲜血,她用舌头舔舔,然后向郭副队长又吐出一口血水,大声说:红军是好人!

      黄队长一听,气得说不出话来:你……你胡说!红军有哪点好?专门抢有钱人家的粮仓,打家劫舍……

      徐解秀:红军给我家孩子治病,还教我识字。

      黄队长:哈哈哈,教你识字,识什么字?

      有人悄悄说:三个女红军教徐解秀识字,她会写自己的名字了。

      黄队长:能写“徐解秀”三个字的名字?你就以为自己是文化人了?

      徐解秀:我不识字,但我识人。

      黄队长:你……你,你不知死活!

      郭副队长拿来绳子,将徐解秀捆紧,说:老子让你知道,是你识人,还是我识人?他用劲痛打徐解秀。

      黄队长见打得差不多了,走过去,说:红军送给你的半条被子藏在哪里?有个人给黄队长传话。黄队长见徐解秀不交,问:听说朱兰芳给红军带路去了,是不是?

      郭副队长:她丈夫朱兰芳,第一个偷偷下山,现在跟着三个女红军跑了!

      黄队长:也去当红军了?……给我狠狠地打!这个蠢女人!

      郭副队长边打边说:我看你交不交!

      乡亲们:再打下去,非把人打死!

      朱忠福和乡亲们捏着拳头。

      孙伏德:队长,有人看见,她将半条被子藏在自家的阁楼上。

      黄队长:阁楼上?快去搜!

      郭副队长:走,弟兄们,跟我一起去搜!去她们家阁楼搜。

      几个清乡队员走开了。

      黄队长:乡亲们,你们看到了,这就是跟红军往来的下场!谁家接受了红军的东西,自觉交出来,我不追究。如果不交,一旦搜出来,我枪毙他!说着,举起手就天上开了一枪。

      几个清乡队员从远处跑过来,大声叫:队长,队长,找到了!

      郭副队长:队长,这不是红军送的半条被子吗?

      黄队长:快,拿过来!

      黄队长边看边说:果真是半条旧被子!看你还敢抵赖!郭副队长将半条被子掷在徐解秀面前。

      徐解秀:这是我家的被子,不准碰!她将被子抱在自己的怀里。

      黄队长:她妈的,你不知天高地厚!

      徐解秀:这是我姐妹送我的被子,留给我的念想。

      黄队长:你姐妹?哼哼,你跟红军认姐妹了?还留给你念想?

      乡亲们议论:谁对三嫂子好,她对谁好。红军真心待她好。

      黄队长:你这个蠢婆娘,红军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将半条又破又旧的被子看得比命还重?

      乡亲们议论:红军不凶,也不拿老百姓东西。

      郭副队长:队长,怎么办?

      黄队长:快,快给我抢过来!

      郭副队长和两个清乡队员抢。徐解秀躺在地上,死抱着不放手。

      郭副队长:快松开手。……不然我一枪崩了你。

      徐解秀:你们不要脸,抢我家被子。

      郭副队长:队长,这个女人,一定是着魔了。

      黄队长:这个死婆娘,从头到脚都被红军赤化了。

      郭副队长拿起鞭子又打起来:看你放不放!看你放不放!

      黄队长:乡亲们,你们都听到了。这个蠢女人,她说的什么话,现在跟三个女红军连命都不要了……

      鞭打声,一阵又一阵。

      郭副队长边打边说:看你放不放,看你放不放。

      乡亲们欲上前救人,被他们推开了,大声叫道:啊!打死人了!打死人了!徐解秀被一阵阵猛打后,晕死过去了。

      郭副队长:队长,队长,她……晕过去了!

      朱大娘第一个跑向前去扶徐解秀,被郭副队长阻止了。

      黄队长:这么不经打!快,将半条被子抢出来!

      郭副队长将衣服捋起来,大声说:快来,将她的手掰开。人都快死了,还抱着半条破被子不放……

      乡亲们:哎,三嫂子……

      郭副队长:队长,队长,抢出来了。这半条被子咋办?

      黄队长:咋办?一把火烧了!让这个女人死了这条心……

      郭副队长掏出火柴,半条被子点燃了,燃起熊熊烈火……

    73、罗记者家 日 内

    舒琳哭泣着说:徐解秀老人太坚强了,为保护半条被子,宁死不屈!

      罗记者:是啊,徐大娘将半条被子视作自己的生命,可惜,半条被子还是没有保下来。

      舒琳:罗老师,那还有另外半条被子呢?

      罗记者:你是说,三个女红军带走的半条被子吗?

      舒琳:是呀!那可是军民鱼水情的最好见证!

      罗记者沉思着说:红军离开沙洲村后,发生了惨烈的湘江战役,红军损失特别惨重,三个女红军下落不明,也没有人见过她们带走的半条被子。

      舒琳:社会上有许多人给徐解秀老人送去了新被子!

      罗记者:是呀。当时的全国政协主席邓颖超同志看到报道后非常重视,她也想办法在全国寻找三个女红军战士,并委托我代表所有红军战士给徐解秀老人送了一条新被子……可惜,我没有见上徐解秀老人最后一面。

    74、徐解秀家 日 内

    徐解秀孙子:奶奶,奶奶……

      小武(朱中武)哭泣:妈妈我们需要你,你不要离开我们!

      徐解秀声音微弱地说:你……你们……

      小武(朱中武):妈妈,你心里有什么话请说,我们都听着。

      徐解秀:罗记者……找到三个女红军了吗?

      小武(朱中武):妈妈……他正在找……

      徐解秀:共产党自己只有一条被子,也要剪下半条给老百姓,你们要世世代代跟着共产党走。这是我们朱家的家训!你们要牢记!

      徐解秀孙子:奶奶,奶奶……我们记住了!

      小武(朱中武):妈妈……,我们永远记住家训,永远跟党走。

      徐解秀孙子:奶奶……

    75、徐解秀孙子带路去看徐解秀的墓 日 外

    徐解秀的孙子带着罗记者穿过树林,来到一座放满花圈的坟墓。说:这是我奶奶的坟。奶奶,罗记者看你来了。罗记者跪着三鞠躬,哭诉着:徐大娘,您怎么突然走了?我来看您,代表当年所有的红军战士给您带来了新被子。

      村民们拿来稻草,将罗记者送来的新被子点燃。一缕缕青烟,随风而去。

      徐解秀孙子哭泣:奶奶,罗记者给你送新被子来了。你快来拿。

      罗记者:徐大娘,……我来晚了!

    76、罗记者家 日 内

    舒琳:徐解秀老人虽然去世了,但梦想还在,期盼还在。寻找三个女红军是她未了的心愿!

      罗记者:是啊,什么是共产党?就是自己只有一条被子,也要剪下半条给老百姓的人!多么朴实的语言啊!

      舒琳:这是老百姓对中国共产党最朴素最真实的情感。

    77、半条被子广场 日 外

    党员干部主题党日活动。党员干部举起右手重温入党宣誓: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

      背景音乐《入党宣誓》响起。

    78、徐解秀家 日 内

    1996年4月,北京电视台《永恒瞬间》摄制组来沙洲村拍摄“半条被子”的故事时,一条捐赠的被子上签满了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156名学生的名字……

      舒琳:“万里长征,成烈烈千秋伟业;一条棉被,寄殷殷两代深情”。这条被子,你们盖了吗?

      徐解秀曾孙子朱向群:怎么舍得盖呀,我们一直珍藏,永远保存。

      舒琳:徐解秀老人对共产党、对红军充满感情。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让半条被子的故事永远激励我们,进行新的长征。

    79、舒琳办公室 日

    美丽的年轻女同事:半条被子找到了吗?三个女红军找到了吗?

      舒琳:找到了呀!半条被子永远印在我们脑海,三个女红军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80、尾声

    主题曲:[半条被子好温暖]:

      凄风苦雨哟,透骨寒。

      生起炭火哟,暖心坎。

      红军姐妹送火种,

      红星闪闪驱黑暗。

      一条被子哟,剪两半。

      亲人冷暖哟,挂心间。

      军民鱼水情意深,

      铺起地来盖住天。

      半条被子哟,好温暖。

      百姓疾苦哟,常挂牵。

      共产党的大恩情,

      山高水长爱无边。

      (剧终)

      本文标题:半条被子

      本文链接:https://www.99guiyi.com/content/1255290.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归一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