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云思
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打铁(散文)

  • 作者: 宁星
  • 来源: 归一文学
  • 发表于2024-01-29
  • 热度18950
  •   我现在想,那快要掀翻屋顶的声响就不用说了,光是这飞溅到门外的铁火星,就足够让人健壮起来,豪迈起来,激情澎湃起来!

      ——题记

      说到打铁,我的耳畔立刻响起叮当叮当的悦耳声,仿佛浮现出星火四溅的打铁场面。

      小时候,老家碾米房的一隅有一间打铁铺。我时常在叮当叮当声中,走进打铁铺玩耍,观师傅打铁。一个“仰天”的大泥炉,像半张小床,斜放着,大约半人多高,旁边紧挨着一个大风箱,像一个炮筒,同排位置立着打铁墩:下面是一根粗树桩,上面固定着两个“铁耳朵”的铁墩,正方形的,高约二十公分,总高度为半人多高。旁边蹲着一个储着水的木桶,或在户外挖一口小泥沟,皆为淬火所用。还摆放着其它杂七杂八的工具。

      打铁时,先用蔑笊篱从箩筐里,将一定木炭的量舀到泥炉上,点燃,燃旺时,藏进了需锻打的铁胚。有时,为了耐烧等原因,事先要将木炭放泥水里浸过。

      与此同时,师傅侧身微转动,配合着一送一拉风箱,响着“叭哒,叭哒”风箱声。叼着香烟,一边右手推拉着,时而左手用一根铁棒钩,搅拌或梳理一下炭火,时而用火钳翻一翻铁胚,使其达到全面受热;还一边与村民闲聊,谈笑风声,看上去,此时师傅最从容、淡定、悠闲。风箱的拉动,让风高度集中,呼哒,呼哒,往往泥炉里吹。于是,红中带蓝的火焰,呼呼往上窜,炉火熊熊,燃烧正旺,照亮脸庞。

      冬天,泥炉旁打铁很温暖,再加上挥舞铁锤而身体自然发热,因此天热的时候,师傅们往往要赤膊打铁。

      一般铁烧到七百度以上才开始变红。据现在的打铁师傅说,铁起码要烧到一千度左右,才可以打铁,也就是说,处于固体与液体的临界状态,才最适合锻打。“准备开始,趁热打铁!”师傅喊,并用钳子从熊熊火堆里夹出一块烧得通红的铁胚。坐在长板凳上铲或砺刀具的徒弟,便停下手中的活,站起身来,走到打铁墩前,抡起大铁锤。

      徒弟是个青壮年,臂膀肌肉一股股的,很发达,很健美,如一棵松,站在铁墩前。他总是埋头干活,虚心求教,不闲言碎语,被师傅调教得很好。

      师傅左手握钳子,夹住红通通的铁胚,右手挥舞小铁锤;小铁锤打一下,徒弟的大铁锤便锤一下,叮,当,叮,当,抑扬顿挫,非常有节奏感;有时为了配合节奏,小铁锤也要在铁墩上空打一下,叮叮,因为要把钳子夹住的铁胚翻过来打打,有一个翻的间隙;小铁锤还有一个用途,就是指挥大锤——小铁锤打到那个地方,挥大锤的徒弟就知道打那儿,无须口头交代。叮,当,叮,当……师徒俩身体一躬一直,配合得相当协调,打得一派热火朝天!把铁胚打扁,或打弯,或打直,或打斜……打成想要的形状。

      其实打铁的声音,并不是千遍一律的叮叮当当。若刚从炉内取出时,铁胚还柔软,锤子敲下去的声音往往是“唝,唝”等声音,铁胚温度渐渐降低后,锤打才是叮当叮当声,或用小锤修理锻造用具的一些部位时,也是这种声音。

      打铁的同时,会溅出铁花,绚丽缤纷,煞是好看。小时候,我很想观赏,又唯恐星火灼伤我,便躲避到房柱等后面去,伸出头来看。然师傅们却毫不畏惧,面对星火有时赤膊上阵。在打铁的整个过程中,不论是声音还是画面,最精彩的是,从炉火里刚刚取出烧红的铁胚放在铁墩上锤打的场面。仿佛是一块金砖被锤得金光迸射,也像一盒被敲破的琼浆玉液四处喷溅,又如铺开一张星火飞溅的光网。师徒俩身体一弯一直地锤打着,并发出悦耳的叮当声,仿佛置身于无数条璀璨星火的海洋之中,辛苦而浪漫,勤劳而雄健。这星火啊,可以跟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向空中抛甩铁水时的绚丽夺目相媲美。星火,是与铁匠的力量激情成正比,力量大,星火四射的威力也大。

      我现在想,那快要掀翻屋顶的声响就不用说了,光是这飞溅到门外的铁火星,就足够让人健壮起来,豪迈起来,激情澎湃起来!

      打铁还需自身硬的俗语,生动形象,内涵丰富,外延又广,覆盖方方面面领域。一个病怏怏的、弱不禁风的人能打铁吗?扔下去的铁锤,就会被铁胚弹回去。所以,一个真正的打铁者,是象征着体魄健壮、有力量的!

      记得有一首诗《一个劈木柴过冬的人》开头是这样写的:“一个劈木柴过冬的人/比一阵虚弱的阳光/更能给冬天带来生气……”劈木柴的人同样有这种象征。我有过深切的体会,寒冬里,挥舞斧头劈木柴,不多时口里就会哈出热气,身上也会升腾蓬勃的热量,于是不得不脱掉外套,便呈现一种生命的活力和力量!

      有一句经典的话“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而打铁、劈木柴的形象就象征着“野蛮其体魄”。这句经典话,出自毛泽东一九一七年所发表的文章《体育之研究》。他,年青时就爱好体育,老年时仍畅游长江,一直坚持到七十三岁。

      然而,我读书时代却不是这么想的。

      读初中时,班上一个同学读书很好,每次考试成绩都很优秀,而他却很斯文,不喜欢剧烈的体育项目。不知道他后来是否意识到自己的缺点?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丝毫没有怪他,因为在成长过程中总会有缺点,并不完美。当时他影响了我,无形中模仿了他的斯文,我也不喜欢剧烈的体育项目,甚至认为那些体魄健壮的人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所以,读高中时我对体育课很消极,不是坐在教室里就是躺在寝室床上看书,而同学们喜欢长跑等田径体育项目,常常运动得生龙活虎,热火朝天!

      走上社会后,我才意识到这种思想极其可笑幼稚,也是特错大错!可见青少年有很强的模仿力,也特别具有可塑性。

      二〇二二年九月份,我与单位十几个同事到龙泉凤阳山旅游。其中一个景点是游览龙泉宝剑厂旧址,我们发现一个原始打铁铺。同事们非常好奇,便上前试一下。一位六十来岁的同事,上前迈开大腿,扎下稳健步子,抡起徒弟用的大铁锤,使劲挥舞着,跟握小铁锤的师傅旗鼓相当,你一锤他一锤,叮,当,叮,当……像模像样地锤打起来。于是,一个个手机咔嚓,咔嚓响起来。一位女同事也跃跃欲试,上前去捶打。我心想,别想打啦,能抡起大锤已经不错了。结果,喔呵,竟然能挥舞起来,喔呵,一下,二下,三下……于是,一个个手机又咔嚓,咔嚓响起来。不为别的,就为他们有力量,有“野蛮其体魄”,而点赞!

      本文标题:打铁(散文)

      本文链接:https://www.99guiyi.com/content/1367317.html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归一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