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云思
主页网络文摘小说
文章内容页

窗外麻线雨泪

  • 作者: 落红飘雪
  • 来源: 归一文学
  • 发表于2024-06-03
  • 热度7512
  •   相拥相卧了好久。终于忍不住了,内力压不住便要冲出来!凶猛的翻过身,用牙齿轻轻的咬住简?的下巴。她的小嘴轻轻的张开,任由胡华吮吸,在简?的配合下顺势掀起,手不经意摸到软软的乳房。这时呻吟声加长,胡华感觉一股急流飞速而下,从头到脚触电般遍布全身,便要进一步的要求时,

      “不行!”

      生硬的被简?婉言谢绝了。

      胡华叹了叹气,无奈而尴尬的啜泣,羞愧于自我的无能。她却百般的解释。

      于是,胡华翻过身,看着另一个人的脸,再熟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一看时间已经很晚了,早班都已经过了,却不知在急于赶路中误上了绝壁。

      壁高万仗,沟底深不可测!前无去路,后是险径。两手抓住的都是一些松动的泥土,或者要掉下来的草根。脚下的泥土不但松动而且很滑,一失足便可以沿着崖壁,飞速直下,无遮无挡!眼睛里指朝上,看到天在向上冲,胡华却拥着绝壁向下、向深的深渊底部落下……

      吓死了,这个噩梦!

      即便是春梦,也给你来一场惊心动魄的场景来点缀。

      胡华曾经深深的感受到,这种生命接触中向悬崖往下掉的惊悚,因而在无数的梦中,经常的温习这场景。从来也不见掉下去的场景,只是悬在半山腰,尴尬的害怕的趴着,没有救助,没有解决的方法,只有当时绝望的自己和弱小的胡华!

      经常这样子,胡华怀疑自己是否已经患上了一种不是心脏病的心脏病。

      心里面有事,便是人声嘈杂也无人,正所谓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胡华无奈的抱着宝贝儿,在交流会上走来走去,也无风雨也无晴,烦躁与焦虑都被无奈控制着要发而不发,处境达到了极度艰难。自身又离不开,又解不脱,又担心家人啥的啥。对于测与不测不但没有办法,简直是只有懈怠了。如此天下的遗憾,事情来了。

      简?不懂得他的心,又不愿上进,平时他俩继续交流,又无法沟通的地步。胡华常困惑:“这么辛苦又是为了什么呢?”。他也不是个心胸狭窄的人,实在是见着没有出路的生活而油腻。过好这一天的说法不行,还硬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万一有什么变化,则只有抓天这份。没有足够的预案来解决问题,他们的生活便过得很仓促。

      这个冬天阴冷缠绵,这个冬天很伤感,连连是雨又非雨。现实是真的又会真的,有情又恰似无情。悠悠的看着,低飞的黑燕子不断的划伤着阴影布下来得雾,满带浅伤却不曾停止。雾仍然不住的笼罩下来,和着寒气笼罩下来,早在前两日的铺晒,就应该料到阴冷的再次来临。那燥热的时候比较现在的寒冷,两种天气,多种心情!

      又到该调房的时候了,每次挑房,调换住房家具的许多处破损整合起来开裂极大。有的可换,有的勉强用,有的只能在外面贴包装橡胶带了。住房换了,人却没有换。依然是胡华和简?两口子,还是面对的这些老家具,窗口换了,面对的也不再是前面的山行,胡华经常的眼线发生的弯折。方位不同,审美的角度也不同,山陡峭度也不同,丑美也不尽相同。望着感触不一样,无奈已对他的阻挡。云与山不过是山,想出一山,永久别于山,但是山中真正放松与安宁,更是不可能的。本想因山而名,且为曾达到目的,则依山而掩山。知山已度外,惭恨山!

      窗口显得浅薄,没有大路程,虽有眼见清晰的这一段,白让人露细节则粗略不开。有时如今日雾襄起来遮丑,拉拉扭扭的左进右衬和笼沙水月,但愁心久矣,况挽力而为,如何强通。

      胡华的爱在窗外。

      冬雨细润无声,没有听音,因为住四楼之故,看不见近处地皮上的潮湿。不能听到细雨着地的摩擦声,望着半空中,竟全然不知正下着小雨。

      雨是好雨,滋润着枯干的树木和干燥的气息,因为润泽唤起了新生。

      雨是好雨,卸掉了埋在心里面的郁闷而通心声,只说细雨行而浪漫,却不知肯定。

      雨是好雨,也能生精,也能生病。蒿蒿病草怎样经得起暴雨寒气的轮番折损。

      下雨至阴天,不在停留的阶段,是沉闷的另一种天下。只因沉闷,虽然下雨,但变化到另一样的模式,单位形式上开心了一小点点。因为下雨胡华的情绪,低沉的困顿气质。

      简?自顾梳洗,小雨因小而无人理睬。它已经下了好久,人们和平常一样活动谈笑不躲不闪。因其小到只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让人忘记了它的到来。妻子是个小美人,小家碧玉发挥到极致,玉腿酥手,撘溜着黑丝大瀑布。每每她侧依窗前,微风拂发,纤纤酥手,一幅画面融化了胡华的心。

      阴气很浅,润物细无声,其小寒气逐渐杀人。小雨只能在冬季出现,冬季的寒冷也极端的凛冽,带来的形式没有夏日的狂躁。嘤嘤嘤的而来,围着这个世界,然后悄悄的降温。再降温!一次一次的降温,最后人们就认为是冬天了,简怭也熬上了冬天的日子。

      这块土地,胡华没有大力气的嚎叫,没有豪情抒发,只有低沉的哀婉伤情。似乎他的心被雨丝擦伤,他的唇被简?吮吸,也被小雨吮吸过,雨无情的裸露胡华的焦虑。

      这块土地是那么的熟悉,是眼光上的熟悉,现在横七竖八的丑陋擦伤了胡华的内心。土地急着的狭窄,让他局促,山高皇帝远,让他低沉与悲哀……

      贫穷和僻远拖着他的双腿!

      本文标题:窗外麻线雨泪

      本文链接:https://www.99guiyi.com/content/1368902.html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归一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