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云思
主页文学小说成人文学
文章内容页

草根女神(第三十七回 陈望海接喜三宝殿 罗伯斯含羞九重楼)

  • 作者: 陈承凯
  • 来源: 归一文学
  • 发表于2024-06-08
  • 热度4893
  •   梦春听说来了个外地人要找陈望海,说:“请他进来。”那人走进三宝殿问:“这是陈望海的家吗?”望海听到叫他的名字,忙凑过去说:“是。你是哪位?”那人看了看照片问:“你就是陈望海同学吗?”“是,您找我有何事?”那人又看了看正面坐着的吴娘娘道:“您就是大名鼎鼎、医癌救命的吴娘娘吗?”“老妇正是。”“那么,陈望海是您何人?”“他是老妇的亲外孙。”那人露出笑容说:“哦,我是向你报喜来了。你外孙被蓝海市蓝南区行政执法局录取了。”陈望海感到很惊奇。

      兴德、兴科听到外甥被录取的消息,把棋一拥,也凑过来听究竟。那人从手提包里掏出喜报递给望海,望海接过喜报,上面写道:

      蓝海市蓝南区民政执法局体检通知书

      陈望海同志:

      根据《蓝海市公开招聘人员暂行办法》和《蓝南区事业单位公开招聘人员公告》的规定,经笔试、面试,你已符合规定,望你于2020年12月15日前持本通知书和身份证到蓝海市蓝南区体育馆体检,逾期不到按自动放弃处理。

      蓝海市蓝南区民政执法局

      2020年12月1日

      来客向吴娘娘作揖告辞。

      陈望海及全家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刚才大家还为蓝海的暗箱操作义愤填膺,怎么一眨眼就来了通知书呢?陈望海明明记得人家被录取的人早在八月十二进行了体检。他是在彻底绝望后才回家准备过年的。这次又收到录取通知书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要说是骗局吧,人家又没提钱的事。难道是补录的?一家人不知所以然。兴科说:“体检的时候问问就知道了。”

      这几天,陈望海忙着返蓝体检。一切准备妥当后,又给他那个萝卜五同学打了电话:“老同学,我也收到体检通知书了!可能是补录的,你是不是也收到了?”萝卜五说:“我怎么会有你那命?”望海说:“怎么?你没收到吗?我怎么这么晚还能收到?”萝卜五说:“那是因为你有个好外婆。”“这与我外婆有什么关系?”萝卜五说:“前几天我到执法局问了领导。领导安慰我说:‘明年招人的时候,一定把你弄上。今年是不行了。我局总共才招四个人,别说你这个第五,就是第四也没希望了。’”望海问:“萝卜四为什么没有希望?”萝卜五道:“就是因为你呀。”“因为我?”“就因为你的成绩太高,怕你闹事,仔细查了你的信息,看你是不是有不宜小觑的背景。这一查不要紧,发现你原籍是山北济阴的。领导早就听说山北济阴出了个活神仙,又正巧执法局会计是山北济阴人,领导就去打听会记,会计说:‘这个陈望海不仅是济阴的,还是金山的,这与吴娘娘的地址是一致的。’领导更加担心起来。但是,四个萝卜的通知已经下了,怎么办呢?会计给领导出了个主意:‘你派人亲自到陈望海的家里送通知书,核实清楚。如果他与吴娘娘确有亲属关系,就把通知书送下,回来再做萝卜四的工作;若无亲属关系,就借故原路返回。’”

      望海听到这里,明白了事情的真相。问道:“硬生生地把萝卜四弄下来,他不闹吗?”萝卜五回话说:“听说他爸爸是蓝南区的一个街道主任,没有前三个萝卜的关系硬,也深知敬神的重要。只好自认倒霉。这样我有个做伴的,心里倒平衡些了。”

      望海把实情告诉家人,全家人都有一种不知是好是歹的感觉。尤其是望海,心里更是有些憋屈:自己考那么好的成绩,反而不被录取,最后录取了还是沾的外婆的光。有心不去,以示清高。但又一想,人家通知书上又没带出外婆的意思,你不去体检说明你不明智啊。只好屈尊应检。

      梦春再三问望海:“小海,你估摸着你考的成绩是否达到了录取的标准?如果你觉得不行,咱就不沾这个光。”望海说:“我考得绝对绝对地达到录取线的。只是听了萝卜五的说辞,心里酸酸的。”梦春说:“只要成绩没问题,咱就去。咱于心无愧,不必自寻烦恼。”

      再说那个萝卜四大名叫罗伯斯。这人很世故,极重视名利,还喜欢投机。当他听到自己被淘汰的消息后,如五雷轰顶。自己都体检没事了,只等着上岗了,没想到却被神萝卜给顶了。气得他三天没吃饭。但是到了第四天,他却转忧为喜: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被神萝卜所顶,怎知不是一件幸事?我若与吴娘娘拉上关系,让她受到感动,凭着她的神通广大,给我谋求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不是小意思吗?反正我今年是无望了,到她那里碰碰运气吧。想到这里,他走到街上,蹩进一家酒馆,要了四个小菜、半斤装的一瓶小酒,自斟自饮起来。酒足饭饱后,他编好了一大套连环慌,又到了青年旅行社买了一张去山北的火车票。

      罗伯斯来到饿狼山,见了吴娘娘,双膝跪地道:“敬祝吴娘娘万寿无疆!”吴娘娘道:“跪者何人?因何而来?”罗道:“学生罗伯斯,乃蓝海市蓝南区人。因与陈望海同考该区管理岗相识。又因陈望海仅差一分落选,是我主动将名额相让。特来告知。”吴娘娘道:“你与陈因考相识,并无深交,为何将名额相让?”罗道:“学生相让,损失甚微,这次不行,还有下次。而望海这次不行,下次还不行。故相让。”吴娘娘问:“即便如此,为何不让与他人而独让望海?”罗道:“学生只想攀附吴娘娘,以保万一大患来临尚能苟活,别无他图。”吴娘娘问:“你是怎么知道我与望海的关系?”罗道:“我们公司有一济阴人,他早就知道娘娘与望海的关系。他告诉我:你将名额让与望海,以后还有录取机会;否则你就再无攀附吴娘娘的机会了。”吴娘娘道:“难道这录取名额可以由考生随意赠送吗?”罗伯斯对答如流:“我老爸是街道主任,与区长有交。他早就了解娘娘的善心妙医。他为了我的健康,觉得把我这个名额让给望海、与吴娘娘接上关系比抢着早一年就业更重要。就对区长说:‘我求你做点事,就是把我儿子罗伯斯这个录取名额让与陈望海。’当时区长不解,问其故,我爸就把他的想法告诉了区长。区长密授相关下属解决了此事。”

      吴娘娘说:“这样做岂不给国家造成损失?”罗道:“望海才学高于伯斯,仅差一分实属偶然。将名额相让利国利己,何乐不为。”吴娘娘说:“差一分也是差,咱不能做违反规矩的事。你回去告诉你爸,趁早要回名额,改正错误。罗说:“已经输入电脑无法更改了,请您老不要难为我了。”

      吴娘娘想:这事他的确做不了,再难为他已经毫无意义。便说:“你暂且回去吧。”罗叩首谢恩回蓝不提。

      吴娘娘告诉望海:“这个名额咱不能占。差一分也是差,违反原则的事不能做。”望海见外婆阻止体检,心里十分着急,道:“难道那萝卜四的话你也相信?”外婆道:“萝卜四所言并无破绽。他老爸有关系,这点事他是能做到的。再说,你并不敢肯定不差那一分。在原则问题上,我宁肯相信差而不相信不差。”全家谁也不敢和吴娘娘顶嘴,望海应检的事就这样搁浅了。

      蓝南方面见望海迟迟不来报到,来电催促。望海实情相告。蓝南领导得知吴娘娘如此品格,深受感动,派人急速将成绩单和考卷拿来指与吴娘娘看,结果望海比萝卜四高出二十五分。吴娘娘问:“是不是望海没考那么好,有人硬给他多加了分儿?”

      这时,来的人都对吴娘娘不理解了:别人都是盼着自己的孩子被录取,一旦落第还要求查卷子,看看是不是少加了分。怎么这个吴娘娘就相反,唯恐多给她外孙加了分。若不是领导再三嘱咐一定要把望海带回来,早顺坡下驴回蓝了,把这个名额送给谁不是个大人情?但他们不敢,只好指着试卷向吴娘娘解释说:“老太太,你把每道题得的分加起来,看看是不是等于总分?”吴娘娘将各题得分加在一起,果真等于总分。来人又说:“你再看看他的分是不是比罗伯斯高二十五分?”吴娘娘对比了一下,果真高二十五分。来人又说:“你再看看整个试卷是不是没有改动的痕迹?”吴娘娘看了看,卷面果真挺干净,没有改动的痕迹。但是她还是不放心,说:“是不是每个小题判得都正确?”来人笑着说:“老太太,你怎么那么和你外孙过不去?你看看标准答案就知道了。”来人掏出标准答案递给吴娘娘。吴娘娘仔细地对照了一遍果真没毛病。她又把试卷拿给望海看:“小海,你看看这上面的笔迹是你写的吗?”望海一看就说:“没错,这就是我的答卷。”吴娘娘这才放了心。蓝南来者遂带陈望海一同回蓝体检。

      萝卜四小心眼暴露后,在当地成了笑谈。他老爸训斥道:“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不先和我商量?你知道这事有多严重吗?恐怕以后再也没人敢录取你了。对神撒过谎、动过心机的人谁敢靠近?现在官场上人人如履薄冰,宁肯得罪十个民,不能得罪一位官;宁肯得罪十位官,不能得罪一尊神。吴娘娘虽说只是半个神,但只要是神就比人大。难道你没听说吗?山北的姚开元因对她动心机而铛锒入狱。我受不到你的牵连就得谢天谢地了。你这坑爹的孽障!”萝卜四捶胸顿足懊恼不已。

      那萝卜五却在背地里说风凉话:“这个罗伯斯也不事先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样,就凭他那模样也敢给吴娘娘耍心眼儿,真不知自己能吃几碗干饭。”萝卜三也说:“就凭罗伯斯那老鸹嘴,也想到磨眼里抢粮食吃,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这些话传到罗伯斯耳朵里,使他羞愧难当,深感自己前途无望,再加上自己弄巧成拙已成众笑之柄,又羞、又恼、又尴尬,心理脆弱至极。他沿着楼梯一阶一阶、有气无力地向上爬,到了顶层九楼上,一头栽下来,在场的妇女尖叫一声都跑到远处去了。男人们有的打“110”,有的打“120”。

      “110”来了,拍照测量完后,将尸体运到殡仪馆。父母均哭得死去活来。罗主任从儿子的口袋里发现了遗书:

      我是被不正常的招工制度害死的。假如凭真本事,纵然我考不上,也可以找一份适合我的工作,照常心情舒畅。

      萝卜四跳楼自杀的消息很快传到饿狼山。梦春心情沉重地说:“早知道这是个是非名额,说什么也不占。一个这么好的小伙子就这样消失了,不知他父母急成啥样了。”兴科说:“妈,你遇事总爱自责,当初你不是没阻拦,你用尽各种方法阻拦都没拦住,是人家蓝南来人几乎强行把小海带走的,这能怨咱吗?”吴娘娘说:“只凭我一己之力,怎么能拦下?”兴德说:“妈,你已经拦得很到位了,别人再怎么拦也拦不到你那程度啊。连人家的标准答案、小题得分、卷面笔迹全审查了,别人还能怎么拦?”

      娜娜对淑君说:“你听咱婆婆说的这是啥话,要是全家都拦,不成了一窝神经病了吗?”淑君笑得憋不住,就扭过头去了。兴科看到她妯娌俩嘁嚓,知道是说的妈。就问:“妈,你那天怎么审查得那么仔细,人家蓝南来的人都笑你了。”吴娘娘说:“你们都不知道。那天罗伯斯对我说,是他老爸托的区长,区长又密授相关部下,进行了必要的操作才把小海弄上的。我不知道他爸实施了哪些操作,不查仔细了怎么知道真假?万一他说的属实,知道的是罗家动的手脚,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利用特殊身份为外孙谋求不正当利益呢,岂不陷我老年名节不保?”

      建功说:“都别说了。这是个社会问题。社会就和我那辆汽车一样,一个零件出了问题,它会影响着其他地方出问题,若不及时维修,说不定会出什么大祸。”兴德说:“蓝海这些当官的为什么不修理呢?”兴科说:“现在大部分官员并不考虑整个社会是否和谐,他考虑的仅仅是他那个小圈子的和谐。他让下属官员任人唯亲,下属官员就都拥护他,于是他就觉得和谐了。至于整个社会是否和谐,那是总书记考虑的事。我对这些官员是服了,个个都是私心加懒政。”

      正当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壮师傅来电,说外面又来一夫人,有事要见吴娘娘。不知来者是谁,且看下回分解。

      本文标题:草根女神(第三十七回 陈望海接喜三宝殿 罗伯斯含羞九重楼)

      本文链接:https://www.99guiyi.com/content/1368958.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归一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