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赞/阅
  • 日期
  • 5/856
    2024-04-15
  • 林淑桂回到家,见张斌坐在沙发上,问:“张斌,有事吗?”张斌说:“大娘,我从单位上听说俺大爷告郝瑟的事,不放心,来问问你那房子要得怎么样了。”林淑桂说:“都是你大爷出面要的,到现在一点进展也没有,白惹了肚子气生。”张斌说:“大娘,你要想要房子就走潜规则的路,…[浏览全文][赞一下]

  • 5/2663
    2024-04-10
  • 自从单校长被调入教师进修学校养老等退,暂时就没他的戏了。不如回头再表一表饿狼山上的故事。话说兴德正在配制长生草养生茶,忽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忙招呼兴科道:“你过来看看,大厅里那个向神告状的像谁?”兴科过来一看,说:“这不是咱村若汉嫂子吗?”兴德说:“我看…[浏览全文][赞一下]

  • 3/4820
    2024-04-06
  • 时轻言在回去的路上紧紧的握住花解语的手,花解语沉默的任由他握着,初春的夜晚还有丝丝凉意,正好可以取暖。时轻言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把玩着自己手的花解语,淡淡的笑容噙着温柔,路过的风吹起花解语的长发,有一种好得不真实的感觉。人生是一个没有剧本的默剧,无常伴随着各种…[浏览全文][赞一下]

  • 7/4801
    2024-04-06
  • 单校长不但在工资分配上推出令人瞠目的方案,他在教师的办公方式上也有奇葩的举措。趁着学校放假的时机,他找来干活的把原来老师用的大办公室用隔板界成六个小办公室。每个老师占用一个独立的小办公室,隔板有两米高。老师进了自己的小办公室,关好门就不可能看到外面的情况,…[浏览全文][赞一下]

  • 5/5647
    2024-04-02
  • 王爱琴被双开了,饿狼山镇中心小学这一摊子由谁来掌管呢?教育局纪学园局长权衡再三也拿不定主意。王爱琴跌跤以后,全县就有五六个小学中层暗暗向他表达进中心校当校长的意愿,有的还以县委某某领导的名义说事。拿来的贿赂款他一分不敢收,因为他知道王爱琴是怎么落马的,又知…[浏览全文][赞一下]

  • 1/7502
    2024-03-30
  • 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去适应环境,接受时间,践行功夫,因为我们是洪流中的一瞬,需要斗转才能星移。也因为我们是人汇聚成了我们所以需要一步一步的落下脚印,记载鸿蒙的时始。陆川对时轻言的主观臆断是出自对花解语袒护,朋友之间的感观。别人的镜子,用来照自己的脸,是一面哈…[浏览全文][赞一下]

  • 4/7791
    2024-03-29
  • 下面回头说说饿狼山上的故事。一天,兴科接到壮师傅打来电话,说门口来了个中年妇女,不为看病,说找伯母有事。”兴科告诉母亲,梦春说:“叫她进来吧。”那妇人进了三宝殿,见了梦春扑腾一声就跪下了,兴华把她扶起来问:“你有什么事啊?”妇人说:“吴娘娘,我是秋葚,是致…[浏览全文][赞一下]

  • 4/7763
    2024-03-25
  • 在高律师的帮助下,刘醉诚又一次提起了上诉,上诉状主要内容如下:该裁定适用法律错误。该裁定适用的是1996年最高人民法院对地方法院的一个批复。2015年法律将拆迁安置纠纷纳入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的受案范围。上诉人认为,当过去的批复与新颁法律对同类问题有不同规定…[浏览全文][赞一下]

  • 0/7923
    2024-03-23
  • 感情像一片大海,有的感情是一滴水是凝练,有的感情是阳光下的一片远洋是绿率。风起云涌的潮流下,跌荡才是感情应有的样子。唱它,用它,断它,以为它已经面目全非,却反应过来它本无形。时轻言不是放弃一切而是用奠定的基础去巩固未知的前路,以前他毫无把握,现在可以姑且一…[浏览全文][赞一下]

  • 3/7843
    2024-03-21
  • 说着道着就到了二〇一五年。兴科跑到刘醉诚家里说:“大爷,告诉你个好消息,你这房子有希望了,国家新修改的行政诉讼法,把拆迁补偿协议案纳入行政诉讼的范围了。”刘醉诚问:“行政诉讼是什么?”兴科说:“行政诉讼就是民告官啊。以后你就不用上访了,直接到法院告就行了。…[浏览全文][赞一下]

  • 6/9117
    2024-03-17
  • 癌友之家又开业的消息不胫而走,给那些从山北肿瘤医院退床的病人带来了希望。最近几天,前来瞧病的不断增加。各地的新病人也来排队,这让县里的领导着实有点尴尬。有一天,赵士飞来到店里,寒暄之后就问:“伯母,你这房子每年须交多少租金?”“四万。”士飞说:“好贵啊。今…[浏览全文][赞一下]

  • 3/8269
    2024-03-16
  • 路川接口道,是啊,年少时虽然身处很低的点,但以为自己是天也可以随意捅破天。虽然什么身无长物,但以为自己可以做英雄的气概。虽然没什么智慧,但心气很大。花解语接着感慨,岁月抵不过一个,后来。后来经历过了就知道了自己也了解了世界,明白人啊,走不出自己的圈,只要身…[浏览全文][赞一下]

  • 5/8742
    2024-03-13
  • 下午三时许,金山县卫生局向癌友之家送达了取缔决定书,接着把门封了。梦春回到村里,把兴科、兴德、兴华叫到一起,说:“癌友之家被取缔了,门也封了,但是医癌事业不能停,为民治病的信心不能减。我把你们叫来就是商量一下,下一步怎么才能继续为民治病。”兴德说:“打,咱…[浏览全文][赞一下]

  • 5/9084
    2024-03-09
  • 话说耿家见了这十万元钱一个多月了,梦春也不提分钱的事,姊妹仨早就等不及了。兴德说:“俺姊妹仨辛苦了这么长时间了,也该分点钱了。”梦春说:“可以。每人先分一万吧。”“就分这么点啊?”“多少是多?咱是给天打工,就必须服从天的安排。天不让咱奢侈,咱就不能奢侈。即…[浏览全文][赞一下]

  • 2/9377
    2024-03-08
  • 大家汇聚在酒吧,只是过了一个年,有的人只是平白渡过了几天时间,而有的人已经换了个人一样焕然一新。路川再见到花解语的时候,有些吃惊,他明显感觉得到她的变化。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光彩。刚开始上班,从放松到高强度的紧绷,花解语还没有缓过劲来。但热恋是天然的化妆品。当…[浏览全文][赞一下]

  • 6/10523
    2024-03-05
  • 赵士飞回到家对老爷子说:“人家都没收钱。为这事我又去了趟饿狼村,那个单老师也说没收他钱,并且姓耿的始终也没给咱要钱。”老爷子说:“他们不收钱喝西北风吗?”赵士飞说:“我看这样吧,咱暂时先不管他收不收钱,先保住命要紧。只要保住命,咱才能有时间考虑其他的。”“…[浏览全文][赞一下]

  • 4/11452
    2024-03-01
  • 自从梦春治好了傻四儿的病,东北关也像北甸子一样炸了锅。前来找梦春看病的也逐渐多起来。由于大家对这件事疯传,把个梦春传得神乎其神。这天兴华和她的微友聊天时,一个叫春华的说:“听说你那地方出了个女神仙,是吗?”兴华说:“没有啊,哪里来的神仙?”对方说:“哦,没…[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1265
    2024-02-29
  • 过完年,时轻言带着花解语见余见,岳始季,严离他们。余见第一次见花解语表现得十分平淡,虽然她早已料到这结局,但真正摆在面前的时候才开始释然。说到底余见还是更爱护自己,留有余地,她不想做那种为了感情歇斯底里的女人。另一半如果不能带来一些正面的能量,死命的纠缠窒…[浏览全文][赞一下]

  • 2/11950
    2024-02-26
  • 耿家三七的那天,闺女、女婿、儿子、媳妇都来给父亲上坟。上完了坟,梦春把他们都叫到里屋里,神秘兮兮地说:“妮儿,你爹出殡的那天,我说做了个梦,你知道是个什么梦吗?”“妈,是个什么梦呢?”“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可是我还是要告诉你,因为不告诉你们我自己做不了。”…[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1992
    2024-02-24
  • 时光把车倒进小院,院子口昏黄的灯火洒下一片微黄的光圈,时家父母和花家父母站在光晕里看起来很单薄,他们备好了酒菜等着他们回来。花解语的眼眶在谁也没看见的地方微红,时妈妈和花妈妈心照不宣的对花解语的迟归什么也没问。时轻言看着两位妈妈站立在门口,心里也微微有一些…[浏览全文][赞一下]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归一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