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云思
主页海天散文天涯旅人
文章内容页

最美五月天

  • 作者: 落红飘雪
  • 来源: 归一文学
  • 发表于2024-06-08
  • 热度4588
  •   迪庆州,一个边远的云南地州,其州政府位于以前的中旬县的旁边,规模不大。这座城市现在正以城市化现代化建设的目标迈进。自从中甸用香格里拉这个名字扯上缘分之后,的确它的名声比中甸出名。人们一说起西行终点者,自便想起香格里拉,那是通往西方极乐天地的必由之路。

      时常于梦中飞行,一颗心闲游于终点,草原的上空紧走或者慢行,或者是驻车分享。一个一个的小土丘,像片馒头般引人注意,它驻于草皮上,又像穿花衣服小女人的胸脯上的圆奶,点缀的和谐可爱,极其可亲。看起来不忍抚,也怕徜徉着青青的呼吸,美妙无限的无迹之中醉倒。

      有人说八月的香格里拉没有什么玩,好的,紧致还在5月20日左右。这时候满中甸草原,草花遍地,都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花花世界。

      试想一下,走进去睡在花丛中,呼吸着花香,梦看嘎嘎的蓝天,扯玩飘过的朵朵棉花云。唱响在蓝天白云的世外,拍拍照,谈谈情爱,那是多么美妙的意境啊!

      但是,我没有幸运亲眼见到中甸坝子里的草花,反遍地都是那种花香自溢的场景,去的时候也是8月绿草浅浅,裸露了好多石块,花香没有闻到,只闻到远处牛羊留下的粪便的潮湿的腐化的气味。

      这又有什么关系了,因为我本来就不是来看花的。

      8月的香格里拉依然光彩照人。一个草坝一个草坝的连着,为有牛羊马等各色动物风吹草低,满山满野的植被发楞,颤抖着摇摆着,依山而繁茂。树林荫郁,雾水潮湿阴我一阵风湿,虽然就相去甚远,风冷飕飕的,很凉霸!这样的风正如自然的大空调,或者草木人一起冲动,8月有提前入冬的势头。

      山峰高耸,山路崎岖,江水顺路而绕,依山而行。算下来人生也像这样的:你的迁徙总是,从这个坝子穿越到另一个坝子,穿越的过程就是穿越重叠的山峰和沟壑!

      尽管过了长江就已经到了终点的路面,但是沿途的依山傍水,高山陡峭,一不小心掉下去,便是粉身碎骨的结局。摩托车在山缝之间穿行,爬坡再爬坡,下坎在下坎。时而危险,时而宽敞。好多地方都有泥石流发生过的痕迹,几乎路走剑锋,幸好有林海墨色掩护,一路中甸可谓惊而无险。

      还没有进入中甸草原,一路走来只海拔抬升了的过程,真正感受到中甸气魄的是中甸草原那扩大的胸怀。我以山区人长大的眼光为山区的心胸来想象过中甸草原,但终究与现实不尽相像。这可是我平生第1次与草原零距离接触呀,什么是草原?是草铺?草场草坎吗?那应该是有风吹草低现牛羊,有骏马狂奔,还有牧人的摔鞭子高歌!

      没有,一切想象中的都没有。

      有一条新修成的二级公路,从草原那边走过来,这一串先前有些隔离的几大草坪连通一气。远处的山,近处的水,中间是看不太清楚的动物,一摇一晃的,不知是在跑还是在风动。习惯于8月的夏季的凉风,墨黑色的绿衣从山头平平的压过来,好像是飘到了哪里便有下线的一角。我惊慌了手脚,加大了飞奔,但几十分钟进去了,仍在这块地草上招呼,有如孙悟空翻如来之掌心而无奈而不可服气。基于一角的悄然消失,奇怪的那大块的绿草之地为什么会这样?

      我是新客,是外族,沿路有随时招呼客人的藏民,住着装着酥油茶的帐篷,相朝而去。经过的游客要方便,进个方便厕所。还有美丽妖娆的姑娘们,捧着个小巧的盘子,又使你停下来慰问什么?随意交流几句,尝一尝中甸的野刺泡儿,那紧追后的硕大体型加持甜脆音调及姑娘们的热情体味的,不仅仅是传达一种食物所单一的口感。

      姑娘们并不吝啬,告诉行人可以买他们盘中的,也可以到旁边的草地上自己去摘。大咧咧的去搞,有人疑是坑,或者试着摘,不忍拂美丽姑娘的心意,既尝试亲自摘来吃,又到邻边的小美女处买了一两盘。

      风土民情质朴多津,善良的乡让人恋恋不舍,眼迷离风阻之际,动容潸然离去。

      美丽演绎两种美:一是雕琢,另一个是自然,而自然的流露更在这些本地的肤色微黑的脸上、身上显得最美。我想,没有牛羊马,草原上草花终归只是无忧的芳香,但没有人的草原,就会使这孤寂的而原始了。人们在这样的广阔的生机勃勃的大地上长大,兴许又是何该的豁达与朴质,所谓羊毛长在羊身上,只有香格里拉这片朴实的土地,才能养育这样质朴的人!没有羊肥就没有皮厚实!

      我敢说这些藏族姑娘们,是这等黑亮的土地上盛开的化身午夜的花,而这些美丽的草花又是你们的衬托,是你们生命的前驱。五叶的花,8月的草,9月的羊,还有长年累月生活着的人,是你们演绎着香格里拉似的中甸质朴与纯美。

      从丽江到中甸,首先到了小中甸,才真正有些草原的味道。沿途路边招牌的名字,一旦有些古怪难懂,中甸也就在眼前了。中甸是一个小城镇而已,只是草坎宽广了一些,养了牦牛,还有绵羊,藏族也有一些。这里的天色淡了许多,清净了好多,只是下天降的厉害,连山都被压得矮矮的,生不出头来祈福。

      还未到中甸,尽管进入中甸地界。想想郊区安静,视野又开阔,经济又实惠,便提早住下,然后就打听这里打卡点很多。

      其中最有名的是松赞林寺庙。

      这是喇嘛的寺庙,听说好玩且有意义,便欣然前往。花上一块钱坐公交3路便能到达。刚转过山包,映入眼帘的就是我见到“拉萨的布达拉宫了”,其实是像布达拉宫,但规模可能还比较小,起名叫噶丹。松赞林寺。

      松赞林寺于公元1674年五世达赖修建,是云南省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其外观是由土和石头垒起来的。石头上有文字,其内完全是木头支撑,横七竖八的木板、木桩及其雕花门艺,窗、屏风、鼓、壁画皆是古老艺术。由于通风不畅,里面檀香的味道和酥油茶的味道有点臭不可闻,由于身体不好,闻到这些气味容易生病,所以常常面对寺庙我都不进去的。

      松赞林寺楼层4~5层,外观宏伟,气势雄霸。但内设不且复杂,而有些凌乱,到处都安置有铜咕噜转轮。进去大门口,抱一只小绵羊的娃娃说:“只能顺着转,不可能反着转”,却不知什么意思?

      寺庙内住着男喇嘛,红袖红衫,有盘腿打坐的,有调料唏嘘的,有的忙碌,有的穿戴干净,有的肮脏不可。当然也有小喇嘛,小的可爱,干活特别的勤快,穿着喇叭裤顶着个黑光头,既可爱又聪慧,眼睛滴溜溜的,让人特想亲近。

      松赞林寺,又叫归化寺。

      荡荡乎无存,悠悠乎无用。有感于强光刺激下的消怠,灯头上再粘上剪碎条围起来红帖子灯笼,光真的就暗下来了。去红润有生气,平生添了些浪漫的调子。神像下面盘腿而坐的喇嘛,微弱的光下做功课,在不明处分析明亮处,把一切都看透透。坐于暗处,这便于头脑的清醒,便是环境培育,练就一些辨别是非的超能力,继续搞些宏扬佛法的枝头俏来。

      太阳下去了,乍暖先寒,寒气侵蚀着我的空间,漫长的夜晚醉来消磨失眠的无奈。天很低,地很高,空间那么紧迫,蓦然回首,改变自己生存并不难,傲视何意,丢弃这许多的考虑做些力气活而已,能解决生存是第一的要旨。

      站在高处想事,起点必然不低!

      夜晚的河水悄悄的流逝,黎明前那一睡而安稳的时间,黑龙江是如此之美好!那萌动稍微的响声,却开始逐次的多起来,其实天亮上早,但已经有了早起的声音,汇集起来越来越大。

      对面孤灯仍然是明亮闪闪,合着地上的草花混成一片,把整个村子从黑幕中拆开成了几片,之后,又悄然的牵起了他的边缘扩散。

      本文标题:最美五月天

      本文链接:https://www.99guiyi.com/content/1368966.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归一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