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云思
主页网络文摘小说
文章内容页

错位交锋

  • 作者: 打烊
  • 来源: 归一文学
  • 发表于2023-05-30
  • 热度39999
  •   为宣传即将到来的五四青年节,安徽省安庆市某高校举办了相关读书活动。

      教室里,“呜呜呜。……乔年好可怜啊……才27岁啊!”一个小女孩一边捧着读物,一边默默哭泣,青涩稚嫩的脸庞上充满着对于生命流逝的惋惜。一旁小男孩不理解道:“不就是一本书嘛,有什么好哭的?”“你懂什么,你知道他的成就吗,你知道他的贡献吗,你知道他多伟大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怎么说!”“嘁,也就是我没在那个时候,不然,我肯定比他还厉害,不就是起义,反抗吗,要是我,我肯定也做得到。”男孩被说得有些气急败坏,转身跑回自己的位置上把头扭过去,班里面都知道男孩跟个小霸王一样天天爱耍无赖,女孩也不搭理他,接着入迷地捧着书看。

      中午午休,所有同学都趴在座位上安静的午休,无人发现,那本被女孩放在桌肚里的读物发出一道若隐若现的白光……

      “延年啊,你要好好读书啊,国家未来还要靠你们啊……”

      “嗯,孩儿定会发奋读书,振兴中华!”

      “这是哪啊,什么声音?谁在说话啊?”男孩睁眼一看,却发现周遭根本不是他之前趴着的教室,眼前的建筑男孩全然没有见过,听到说话声男孩下意识跟了过去,发现一名孩童端坐在书桌前捧着书倾听父亲的教诲,“你们知道这是在哪吗?我要回去,怎么才能回去啊。”男孩看到人急忙跑到面前急于求解,可是,那二人却似没听到般毫无反应,“喂,我跟你们说话呢,理理我啊。”男孩看二人不理睬自己便伸出手在他们面前晃悠,却依然没有得到回应,男孩伸手一穿,竟径直穿过那人的身体,“不是吧,我这是穿越了?”男孩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难以接受一觉醒来来到一个全然不熟悉的时代,而且还没有人能为他解惑。

      过了许久,男孩似乎慢慢消化了这个事实,准备出去晃晃却发现,他无法踏出这个宅院。宅院门口似乎有一道屏障阻隔了他继续前进,找寻无果,男孩只能又晃回来了,他看着,面前的父子两,父亲国字脸,不苟言笑的样子很是严肃,一旁小孩长着一张纯真可爱的脸庞却偏生要故作父亲般严肃,让人忍俊不禁想掐一掐他的可爱小脸。

      就这样,男孩逐渐习惯在宅院中晃悠的日子,数年光阴转瞬即逝,男孩看着小孩如他所承诺的那样日复一日的勤学苦读,原本纯真可爱的脸蛋逐渐褪去,少年人的青涩挺拔逐渐浮现,虽是少年,但从其眉目中也可窥探出一二分温润君子的样子。

      彼时,看似风平浪静的大上海,蕴藏着山雨欲来的压迫感。

      分离来的格外的快,北洋军阀的迫害很快让少年没有了求学之所,只能被迫转去乡下避难,两年后兄弟二人一同起身前往父亲所在的上海求学,两年的时间变化的太多,少年的脸庞变得坚毅,眸中的火光也变得更加旺盛,可男孩却是看到过这般成熟稳重的少年私底下晚上起夜看月亮时的忧愁,也忘不了,此时的少年年仅13岁,却要开始准备投身革命事业,哪怕代价是自己的生命。

      又是两年,兄弟二人如愿考上震旦大学,开始新的求学旅程,然,这一天还是来到了,1919年5月4日,《巴黎合约》的签定让这个有着“魔都”之称的上海变得晦暗起来,空气中弥漫着焦灼。

      男孩看着眼前一个又一个与她一般大的学生们高举旗杆,高声呐喊,罢课,停工,一夜之前,这个看似风光无比的上海被扯下华丽的伪装露出内在的腐败不堪。看着北洋军阀不顾人命直接扫射时,男孩才感受到曾经在书上的短短几行字所描述的场景到底有多震撼,看着子弹擦身而过,射入带头的大学生体内而后迸发出的血花,男孩这才意识到那些自己嗤之以鼻以为轻而易举简简单单就能做到的事情到底有多艰难,他们真的是在用命来完成。鲜活的人命就这样没了,游行很快被镇压,幸存的大学生们全部被带走。

      医院,兄弟二人随着父辈们一同看望受伤的战友们,这时,不远处两名同学搀扶着一名白头发的老人过来,走近时才发现,这哪是老人,这是他们的战友郭心刚啊,不过是一夜,头发全然花白,面容几近憔悴,丝毫看不出是那个耿直青春的郭心刚。男孩看着眼前的一幕,才意识到原来书上说的不假,真的有人会忧思过重而导致一夜白发。

      五四之后为探求真理,兄弟二人起身出国求学,此时的父亲脊背好似也有些弯曲,却仍仔细叮嘱,目送他们远行……男孩跟着兄弟二人一路漂泊,辗转多地终于到达,此后四年时间,男孩看着他们为了救国发奋求学,吃苦无数,不断摸索,终于,他们找到合适的方法,1922年,兄弟二人光荣加入共产党,开始新的救国之路。

      后来为宣传马克思主义,兄弟二人毅然回国,开始漫长的救国生涯。男孩看着他们半夜争执,多方征讨,从未发现历史是这般的无情,从前只觉晦涩难懂,现如今看来无人知晓书本上面的几行字是他面前这群人花费十数年的结果,而后世谈论历史不过寥寥几行,便概括了他们伟大平凡的一生。到了现在,男孩早已知晓面前的兄弟二人是何身份,想起此前的大放厥词不禁深感愧疚。

      天有不测风云,这天还是到了,因为叛徒的告密,陈延年被捕,敌人严刑拷打,但他依旧不曾求饶,那些加注在他身上的伤痛仿佛痛觉共享般让男孩切实地感同身受了一把,男孩难以置信,他虽因调皮挨过打,却也从未受过这般酷刑,而陈延年自小便顺遂从未受过皮肉之苦,他又是怎么能忍受得住并且不求饶的……此时,男孩心中的愧疚逐渐变得酸涩,看着面前这个被折磨的面目全非却仍风姿卓绝的青年咬紧牙关,不让自己泄露出一丝一毫对敌方酷刑的恐惧,无人知晓他受过的伤,无人知晓他经历的痛。

      男孩已然泣不成声,然这还不算完,男孩看着那些人见严刑拷打无果后终于准备执行死刑,却是准备乱刀砍死,竟连全尸也没有留下。

      男孩看着兄弟二人不过一年时间全部壮烈牺牲,心里悲愤万分,却也觉得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解脱。男孩感觉自己身上的桎梏没有了,眼前一黑,再次醒来发现兄弟二人的父亲脊背已全然弯曲,此刻他不是那个英勇坚定的革命战士,他只是接连失去了两个儿子的父亲,悔恨,自责,让他颓废起来,他开始怀疑自己做的这一切,开始自我放纵。

      男孩随着时间流转,每次醒来时场景都会发生改变,他看着父亲被处以绞刑,看着革命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却一次又一次的组织发动,看着战场上血染半天,死伤无数,却依然有人坚定不移地前赴后继,奋勇向前。

      眼前传来熟悉的眩晕感,男孩心想这次又是哪里,却不料耳边传来熟悉的叫喊声“醒醒,醒醒,老师来了”,男孩猛的一下睁开眼,发现回到了原来的教室,“难道是做梦?”下午上课铃也已经打响,他看着周遭舒服安宁的环境,想到之前战场上挨饿受冻的战士们,心里一阵难受。“你怎么了,眼睛这么红?”“没事,揉的。”

      从这天起,父母,老师,同学们都发现男孩仿佛换了个人,不再上课捣蛋,反而认真听讲,认真学习。这天放学回家,男孩跟母亲说:“妈,明天我想去陈延年烈士故居看看。”

      男孩来到故居,看着熟悉的摆设,男孩又回想起从前那个在院子和弟弟打闹的那个小孩,恍然之间,他好像又看到了当初陈延年赴刑场时回头那个笑容。查了查陈延年烈士的墓碑在哪儿,而后,男孩想了想去超市买了一盒南乳花生,去花店买了一束向日葵,站在墓碑前,他看着照片意气风发的少年,脑子想的是当初他赴义时说的“让我们的子孙后代享受前人们披荆斩棘的幸福吧!”,男孩朝着墓碑鞠了三下躬,起身时看着墓碑上的青年,他的眼神也变得坚定起来。

      数年过去……“报告教官,边防战士程放向您报道!请指示!”“整理好自己内务,便去跟哨兵换岗吧。”“是!”

      是夜,下起了大雪,程放,也就是当年的男孩,向后方看去,只见万家灯火,阖家欢乐。他仿佛又一次看见了那个让他铭记至今的那个笑容,彼时他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自认为很了不起,大放厥词,而青年却是身姿挺拔,一心救国为民,现如今,他已成长为一个合格的战士,他看着那熟悉的笑容,也报以同样的的微笑,口中呢喃道:“前辈们,这盛世如你们所愿,现在该我们为国效力,不负这个伟大的时代,为后辈们做榜样!”

      本文标题:错位交锋

      本文链接:https://www.99guiyi.com/content/362468.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归一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