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云思
主页文学小说成人文学
文章内容页

草根女神(第二十一回 纪学园破格提校长 单致孝越规罚主任)

  • 作者: 陈承凯
  • 来源: 归一文学
  • 发表于2024-04-02
  • 热度5676
  •   王爱琴被双开了,饿狼山镇中心小学这一摊子由谁来掌管呢?教育局纪学园局长权衡再三也拿不定主意。王爱琴跌跤以后,全县就有五六个小学中层暗暗向他表达进中心校当校长的意愿,有的还以县委某某领导的名义说事。拿来的贿赂款他一分不敢收,因为他知道王爱琴是怎么落马的,又知道单致孝老婆到吴娘娘那里告状,还知道许多人在上访前先到饿狼山祈求。这三件事搁在一起,使他对吴娘娘的认识含糊不清了:吴娘娘到底是不是神?她在王爱琴案中起没起作用?思来想去,反正这钱是不能收了。既然不敢收钱,就不能以所送金额来决定让谁当这个校长。他想来想去却想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人选——单致孝。

      在局党委工作会议上,纪局长说:“我看中心校的单致孝比较合适。第一,单致孝老师忠诚党的教育事业,从来不搞第二职业;第二,单老师有创新精神,他发明的单氏教学法已在《山北教育》杂志发表;第三,单老师教学成绩显著,他所教的语文在全县同年级中成绩第一,因此在今年教师节表彰大会上获得创新型优秀教师称号;第四,他一直在本校任教,熟悉本校的情况。虽然单老师不是党员,也不是干部,但是,教育是科学,必须由内行人领导才能改变我县的教育面貌。据此,我提出由单致孝老师担任饿狼山镇中心小学校长的建议,望与会各位同志认真讨论。”

      这还用讨论吗?纪局长所说的单老师的那些优点都是人人皆知的事实,谁也不可能找出一个比单老师更优秀的人选来;再说纪局长是金山教育系统的头儿,谁也不敢在理由不足的情况下提出相反意见。所以大家简单讨论了一下就通过了。

      通过是通过了,可是与会人员心里都在嘀咕。

      下班后蔡副局长提着一瓶酒来到伊副局长家里说:“老伊啊,女婿给买了两瓶茅台,一直舍不得喝,一个人喝也没意思,今天咱俩造了这瓶吧。”老伊看到茅台说:“光有好酒没好肴不行啊。”他咋呼老伴周茂翠:“把那个王八杀了吧。”茂翠说:“这是俺的镇宅之宝,俺养了它好多年了。”老伊说:“有我在,何须它镇宅?杀了。”老婆说:“你岂能替代它?我给你杀只鸡不一样下酒吗?”“叫你杀了就杀了,啰嗦什么?”老伴周氏只好将王八杀掉。

      酒过三巡,老蔡说:“老伊啊,你说咱那头中的是哪里的邪?怎么想起让那单呆子当校长来了?”老伊说:“咱之所以认为他中邪,是因为咱不了解内情。纪局长绝不是一时心血来潮,更不是突然党性占了上风。”老蔡说:“据我所知,近来至少有五位中层向他表白了想到中心校当校长的意思,他竟然一个不用,难道这五个送的都不够分量?”老伊说:“若说不够分量吧,那单呆子能给他送什么?论经济收入肯定不及你说的那五个中层吧。”老蔡一拍桌子说:“我想起来了。那单呆子有一项专利,若卖出去就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是一项什么专利?”“就是单氏输入法呀。他刚弄出来的时候叫我看过,我说咱局里弄不了这玩意儿,你到别处问问去吧。后来他找的专利代理公司申请的,居然真成功了。”老伊说:“还有这事?若真有这事,这可是属于计算机软件类,还真不少卖钱呢。听说一项专利能卖几百万呢。这些年,我们国家用的输入法不少都是进口产品,若他这输入法先进,肯定会卖个好价钱,用这钱买个校长不是绰绰有余吗?”老蔡说:“咱头用单呆子,十有八九是这个原因。”

      蔡局走后,老伊着实不安。他小姨子周茂珍就是中心校的教导主任,论管理经验,论政治基础都在单呆子以上。石校长死了后,他曾与纪局长推荐这个人选,纪局长不用,反而用了从乡镇刚提到教研室的王爱琴。一打听,人家王爱琴关系比他硬,于是他对纪局长十分理解。可是这次他就不理解了:你不用周茂珍不要紧,你选一个大家公认的比周茂珍更有背景的去当校长,我老伊没说的,你竟让那个没有背景也没官细胞的单呆子当校长,这不是打我老伊的脸吗?老伊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不久,金山县纪委收到一封匿名检举信,信的内容大体是:金山县教育局局长纪学园,利用职务之便,大搞钱权交易,收受单致孝巨额贿赂一百多万(系卖专利所得款项),为单谋求饿狼山中心小学校长一职云云。

      由于是匿名,有举报不实的可能性,为了不影响被举报人的工作,县纪委先在外围展开调查。首先来到县知识产权局,调查单致孝专利转让的情况。知识产权局的老房说:“他那专利压根儿就没卖出去呀。我们县每年的专利一直较少,我们对咱县的专利统计得如数家珍。他要是卖出去,我们早给他个县级的或推荐市级的科技进步奖了;正因为他没卖出去,我们只鼓励性地给了他一个县级发明奖。你以为这专利那么容易卖吗?在我国专利转化率不超过百分之十,绝大多数专利都锁在抽屉里。”纪委一听是举报不实,失去了继续调查的信心。老房见纪委的人不再问了,便反问道:“你们纪委怎么关心起咱县的专利来了?”纪委的人说:“唉!有人举报单致孝为了当校长向教育局领导行贿,贿赂款系卖专利所得。”

      这事虽然不了了之了,但纪委调查单致孝行贿的消息还是传了出来。纪学园的老伴埋怨道:“那么多人给你说好话,想当这个校长,你都不允许,你反而让那个单呆子当,不要说别人不理解,我也不理解,你到底图个啥?幸亏你没受他贿,否则,现在你早就被提到局子里去了。”纪局长说:“妇人之见。我提单呆子,那是下合人意,上合神意,人神皆悦,阴阳两利。”“什么意思?”纪局长解释道:“据我所知,单呆子是唯一一个被吴娘娘主动救助的人,他的老婆也是我县第一个向神告状的人。至于吴娘娘为什么救他,我们不得而知,反正我提单,神是满意的。另外,我提单,广大普通教师也会对我有一个全新的评价,昨天的济阴晚报上就报道了我不拘一格用人才的事迹。这就是所谓的阴阳两利、天地双收。你懂吗?”

      再说单致孝这里,是蔡副局亲自到中心小学宣读了金山县教育局关于任命单致孝老师担任饿狼山中心小学校长的决定。然后请单校长就职讲话。

      单致孝站起来说:“各位领导、各位教职员工上午好。我单致孝知道,我,并没有当校长的天赋。但是,既然蒙上级领导的厚爱,让我当上了校长,我就一定尽心尽力、尽职尽责地把我校的工作做好,绝不辜负领导对我的信任和大伙对我的期望!(雷鸣般的掌声)我的脾气不好,在今后的工作中,可能对大伙多有得罪,也望大伙多加担待和批评。只要我干一天校长,我就把全部心血都投入到教育事业上。我一定会针对本校的具体情况,采取一切有利于教育的措施,直到不让我干了为止。我的话讲完了。”

      散了会,大家对单校长的讲话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滋味儿。周茂珍说:“走着瞧吧,以后咱学校有好戏看了。”

      “周主任,咱学校能有什么好戏看?”有的问她。

      周茂珍说:“你没听到单校长的就职演说吗,头几句还像人话,往后就越来越不着调了。最后竟说‘直到不让他干了为止’,你既然把全部心血都洒到教育上了,人家谁不让你干?一听就不是当官的料。”

      三天后,即星期一,单校长主持召开了第一个全体教职工大会,在会上,他做了题为“忠诚党的教育事业,做一个合格的人民教师”的工作报告。报告共五部分:一、党培养我们多年,我们应当忠诚党的教育事业;二、党给我们这么高的待遇,我们没有理由不做一个合格的教师;三、要做一个合格的教师就必须摈弃以教谋私;四、做一个合格的教师就必须热爱关心学生;五、做一个合格的教师是每一个教师最明智的选择。通篇没有官话、套话,都是朴实无华的干货,听后令人振奋服气。

      会上还讨论通过了由单校长亲自起草的《教师工作准则》(十条)。这个文件中最使人惊讶的是第三条:教师不得从事第二职业。这一条虽然只有十个字,但字少事大。单校长解释说:“对教师过去从事第二职业的行为既往不咎,对今后从事第二职业的行为严肃处理。希望有第二职业的教师会后立即辞掉。”

      大会第三项内容是在学校最显眼的地方开辟一个“批评校长专栏”。要求教职员工随时对校长工作中的失误进行毫无顾忌的批评,批评不许署名,最好是打印。校长每天下午五点必到专栏前浏览,对教职员工的批评将在每周例会上做出答复。专栏板上有磁性,只要将打印好的意见往板上一放,压上铁条,纸就不掉了,用时极短。

      散会后几天,有第二职业的教师绝大部分都辞掉了,因为单校长不是当官的料,肯定不按常规出牌。所以都乖乖地辞掉了第二职业。唯独周茂珍在外面有一个英语班没有辞掉,因为她姐夫哥是教育局副局长,量单致孝也不会对她怎么样,即使他知道了自己在外面有第二职业,大概率也会装不知道。

      然而,到月头发工资的时候,别人都领到工资了,唯独周茂珍没领到。周问会计,会计说:“周主任,我是按册发钱,为什么没你的,我也说不清,你去问校长吧。”

      周茂珍到了校长办公室。单校长说:“周主任,有事吗?”“我是来问问你,我那工资是怎么回事?”单校长说:“你不是早就领到手了吗?”“我什么时候领的?我刚从会计那里过来,人家都有,就是没我的。”单校长拿出手机,找出一张照片指着说:“你看本月十五日你就领了你在外面所教的英语班的工资三千五百元。你看是你签的名吧?你既然在人家那里领了,咱学校就不给你了,你一个人总不能领双份工资吧。”气得周主任咬着牙说:“你!好!算你狠!我认识你了,单致孝,咱走着瞧!”单校长说:“好,咱就走着瞧。”

      周茂珍实在不想说“我姐夫是局长”这么俗气的话,只能换一种说法:“我不在你这里干了,我到教育局要求重新给我安排工作,领导问的时候,我就说单致孝不给我工资,我怎么干?”

      单校长说:“你坐,坐下,我有话给你说。”周主任以为单校长怕了,便坐下来听听他下面怎么回脖。单校长说:“别咋呼了,我给你出个主意。这个月扣了就是扣了。你回去把英语班辞了,下个月你照常领工资。这件事就你知我知。你千万别咋呼得全学校都知道了。”

      这时的周茂珍进退两难,继续硬下去吧,肯定吓不住他,他连丢官都不怕,还怕什么呢?忽然软下来吧,又实在回不了脖。把脸一捂就哭起来。

      单校长说:“这是干什么?我实话对你说,你就是真想走,我也不会让你走的。因为你的错误是在过去那种不良风气下犯的,社会也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你的情节达不到被辞退的分量。再说全校就你英语功底扎实,我单致孝还得依靠你拿成绩呢,你要是走了,我到哪里去找这么好的英语教师去?去,到那边洗一把脸,高高兴兴地出去,回到你的办公室上班去,就当没这事一样。不就是少领一个月的工资嘛。”

      听他这口气,这哪里是个学校的校长,简直就是个私企老总,如果情节严重,他照常会开除的。周主任觉得自己再说什么都苍白无力,只好借着校长表面放软的语气走出校长办公室。不过她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接骑电动车回家了。单致孝透过窗子看在眼里,但他不打算追究其早退的责任了。

      尽管校长为她保密,但纸里总是包不住火。周主任因有第二职业被扣当月工资的消息很快传遍学校。

      大家私下议论纷纷:

      “单校长动真格的了,连伊局长的小姨妹都敢动,还有不敢动的人吗?”“他不是当官的料,谁都无法估计他下一步出什么牌,以后可得小心点。”“要是个会当官的校长,才不轻易得罪人呢,更不会得罪局长的亲戚。”

      单校长在周一例会上说:“这一学期马上就要结束了,一切规章制度基本照旧。但是,从下一学期开始,教师的工资一律按实际课时数和教学效果发。我先给大家打个招呼,望大家做好准备。”

      伊副局长对纪局长说:“饿狼山镇中心小学的单校长倒是有点开拓精神,可是作为一个校长得懂得起码的政策法规吧。”纪局长问:“他有违反政策的事吗?”“岂止是违反政策,简直就是违法啊。”“说说看。”“他擅自扣发教师的工资,这工资是教师法明文规定的。他一个校长哪里有扣工资的权利。就算教师有错误,校长可以批评教育,但不能扣工资啊,这是侵犯教师的基本权利啊。”“你是怎么知道的?”“中心小学的周茂珍就被他扣了工资了,若真要告到上面去,恐怕咱局里也有责任啊。”纪局长说:“哦,这还了得,回头我问问再说。”

      单校长的手机响了。见是个生号:“喂,哪一位?”电话那头说:“我是教育局的,我姓纪。”“你姓纪?负责哪一块的?”“呆子,教育局有几个姓纪的?”“哦,你是纪局长啊,抱歉。有事吗纪局长?”“单校长,你校周茂珍那个工资为什么扣下?”“因为她在校外有第二职业,挣钱也不少,所以学校就把她的工资扣了。”“哎哟,单校长,她有错误可以批评教育嘛,怎么能扣人家工资呢?”“纪局长,你不要为她说情了,她的工资必须扣,不然就无法打开学校的新局面。”“难道这样你就打开新局面了吗?”“打开没打开新局面,你问问斌斌就知道了,他上三年级了,也会学舌了。”“好了。”纪局长就把电话挂了。

      “斌斌,”纪局长把孙子叫过来“最近这一段,你的学校好吗?”斌斌说:“学校还是那个样子。就是老师比从前好了。”“噢,你说说你的老师怎么比从前好了?”“俺从上一年级到现在,还是头一次看到老师这样认真地教俺的。也不要求加班补课了。学生有不会的题,老师教得非常耐心。那些花大钱到济阴上学的学生,他们的家长听到俺学校变了样,也把孩子叫回来了。济阴的学校只退给他们一点点钱。”“你的老师是谁?”“数学老师是严老师。语文老师是单老师,也是单校长。”“什么?单校长还亲自上课?教你语文?”“是啊,不信你看看他在我的作文本上写的评语。”

      小孙子掏出作文本给爷爷看。纪局长打开作文本读道:

      我家的小猫

      我家的小猫叫苗苗,穿着一身条形花衣裳,走起路来像只小老虎,又威风又可爱,它是我们家的重要成员。

      苗苗最大的缺点就是不让我学习。我每次翻开书本要读的时候,它就悄悄地蹦到桌子上,趴在书本上,不让我读。我赶它走,它就“苗苗”的叫两声……

      文后评语是:文章写得具体生动,塑造了一个可爱、调皮的小花猫形象。进步很大,望继续努力!

      爷爷看到孙子有了进步,非常高兴。

      次日,伊副局长又转着圈子说:“我就担心,如果单校长继续折腾下去,弄得老师们都到县委上访怎么办?”纪局长说:“我听说,饿狼中心校有许多走了的学生现在又回来了,说明他这办法还是有效果的。如果你还担心的话,那么,你帮我物色一个比他更优秀的校长,就是那种既不采取他现在的治校措施,又能比他现在的效果更好的人选。”伊副局长一听这话,再也不在纪局长耳边鼓噪了。

      放假前,单校长主持召开了一个重要会议,堪称中心校的“三中全会”。会上,校长做了动员报告,再次强调了忠诚党的教育事业的主题,试图从思想上解决怠教、歪教的问题。

      然后单校长推出教师工资临时改革方案。即教师的基本工资数额由所教学生的德、智、体三个要素决定。衡量学生德的标准是学生在社会上的突出表现,如学生有见义勇为、助人为乐、拾金不昧等行为的记正分,有违法犯罪行为的记负分。没有突出行为的不记分。衡量智的标准是教师所讲授的课时数与所教学生的平均统考成绩。教师的课时数量以教学大纲的规定为准,自己擅自加班的不算课时数。衡量体的标准是国家对学生身体指标的要求和学生在运动会上获得的成绩。

      财政按照普通的政策把工资拨到学校后,学校再依照上述方案重新分配。并要求老师们在放假前向学校申报自己在下学期欲承担的教学工作。申报班主任的必须承担思品课,学校重新确定班主任补贴。学校尽量满足老师的要求。如果同一门课程被多个老师申报的,学校根据公平、公正、公开、择优的原则决定该门课程的任课教师。

      改革方案公布后,学校立刻沸腾起来。有的老教师找到单校长说:“我这么大年纪了,能和年轻的比吗?几十年来,我骑着自行车风里来,雨里去,牙都掉没了,好不容易熬到现在,才挣这几千块钱,如果按你的方案,我竟不如才上班的老师挣得多,这合理吗?”还有的威胁校长说:“你愿怎么改就怎么改,下一步俺就去上访,县里不行到市里,市里不行到省里,直至北京,俺就问问,国家规定的工资学校有没有权利扣下。”

      就在这同时,学校的“批评校长专栏”里也贴得满满的了。单校长在会上解释道:“一、有人问什么是怠教,什么是歪教。所谓怠教就是懒,不肯下大力气备课、讲课;所谓歪教就是虽然不懒,但通过歪门邪道谋私利,如在课堂上不认真讲,另外在补课的时候讲清楚,以图收取额外的补课费。二、有人批评我是知法犯法。我承认这一点。如果不犯法就不能打开饿狼山教育的新局面。我们都知道,法一旦制定出来就成了固定的东西,而我们教育系统的实际情况确是日新月异地发展着。当旧的法规成了阻碍教育事业发展的桎梏时,就必须冲破这种桎梏,使教育事业向着更新的高度发展。三、有的老教师提出,他们在艰苦岁月已经熬了大半辈子,到头来还不如年轻的挣钱多。这个问题是我没有想到的,幸亏新方案尚未实施,我非常感谢这些老教师的批评。我打算再增加教龄补贴这一块,来弥补老教师的损失。四、有的老师问:这样改革后,教师退休后的退休金是否也会受到影响?我明确告诉大家,我们的改革只适用于退休前,退休后的待遇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大家的职称照常晋,教师的学历证书与个人荣誉证书在晋职称的时候照常起作用。不过,今后发的荣誉证书是以上述改革方案为依据的。如果教师的成绩好,学校可以推荐省、市政府或教育部门颁发荣誉证书。并且将要退休的老师在与其他老师成绩差不多的情况下应该优先晋职称。国家按职称把工资拨到学校后,学校重新分配,职称不起作用,到退休后它才起作用。五、有的老师准备逐级上访。我劝大家不要去上访。首先,我单致孝推行教改除了操心和挨骂,没有得到一毛钱的好处;其次,我推行教改一定会得到全体学生家长的拥护。再次,你风餐露宿、少挣多花、为了自己失去的那点工资去上访而损伤广大学生的长远利益值得吗?你如果真的去上访,我们的教改方案就会萌芽夭折,我饿狼山的教育就仍然是全县倒数,我金山县的教育就仍然是全市倒数,你也将成为金山教育史上不光彩的人。听话,千万不要去上访。等我有幸抓个头彩,一定会把你们少发的工资都补齐。”引出大家的哄堂大笑。

      本文标题:草根女神(第二十一回 纪学园破格提校长 单致孝越规罚主任)

      本文链接:https://www.99guiyi.com/content/1368105.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归一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