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云思
主页文学小说成人文学
文章内容页

草根女神(第二十二回 校长为难绕领导 老师气愤打学生)

  • 作者: 陈承凯
  • 来源: 归一文学
  • 发表于2024-04-06
  • 热度13984
  •   单校长不但在工资分配上推出令人瞠目的方案,他在教师的办公方式上也有奇葩的举措。趁着学校放假的时机,他找来干活的把原来老师用的大办公室用隔板界成六个小办公室。每个老师占用一个独立的小办公室,隔板有两米高。老师进了自己的小办公室,关好门就不可能看到外面的情况,外面的人也不可能看到里面的情况。

      开学后,单校长在会上宣布:教师的办公室是教师办公的地方,任何人进去不得说话和制造杂音。如果老师办公累了,可以到图书室看书读报,也可以到活动室打球。教师需要切磋教学问题时,可以到没人的地方进行,不得影响他人办公。

      一天,教育局领导到中心校从事调研活动,看到了这一幕。伊副局长对单校长说:“这样搞倒是肃静了,有利于老师的办公。可是,你怎么知道老师在里面一定是专心致志地备课而不是兴趣盎然地斗地主?”单校长说:“我当然知道啦。因为我相信每个老师的智商。他们都知道多挣钱比斗地主有意义。大部分老师家里都有老婆孩子,全家就指望着他这工作养家糊口,他们哪里有工夫斗地主?如果老师备课累了,继续备课已经没有效率了,斗一会儿地主,放松一下脑筋又有何妨?”伊副局长诘难说:“看来你是允许老师在办公时间斗地主了?”“是的。你只有给老师充分的自由,才有利于他们出成绩;如果你把老师们的手脚都束缚住,他们怎么可能最大限度地创造价值?”

      纪局长拍了一下伊副局长的肩膀说:“咱到校长办公室谈谈吧。”单校长前面去开门,纪局长对伊副局长说:“依着他弄去吧,只要把成绩搞上去,一切都好说。”

      两位局长来到单校长的办公室,单校长给领导冲上茶。领导就开始和单校长谈起了工作。单校长一一回答了领导提出的各种问题。两位领导见单校长拉得头头是道,均能自圆其说。领导们虽有顾虑也不好说什么,最后纪局长说:“老单啊,你搞的这套好不好,我现在不想说什么,只要你把中心校的教育质量搞上去,就是最好的证明。我就赞成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这句话。我现在说也没用,就看你年终结果了。”

      伊局长问:“由于教学效果到年终才能出来,你平时按什么给老师发工资呢?”单校长说:“每个月只发给老师一定数量的生活费,到了年终再根据教学成绩算总账。”“如果个别教师遇到困难怎么办?”“那样的话,可以让有困难的老师打个借条借一部分先花着。”纪局长说:“那些事都好说。今天咱就到这里吧。回去还有事。”单校长把领导送出学校门口。

      这一学年,总账结算完后,有的年轻老师,从前每月只拿三千多元,现在每月拿到五千多,别提有多高兴了。有些老教师虽然不如个别年轻的挣钱多,但加上教龄补贴差距也不很大;况且不久就退休了,退了休就按国家政策领养老金了;再加上自己工作量小,心里也就平衡了。

      而有的没有做出显著成绩的年轻老师,突然比他的同龄人每月少拿一千多,心里确实不平衡,他们又有了上访的冲动。可是,他们静下心来一想,人家校长也任着一门主课,他的工资也是按改革方案获得,他为学校操心、管理一分钱的补偿都没有,他是为了啥?在全体教职工大会上,校长再三叮咛不要上访,若上访改革就会胎死腹中。如果现在我们真的去上访,势必遭到众人反对。与其花钱上访还不如急起直追、力争上游翻身快呢。所以,这部分老师最终也没上访。

      只有段鹏老师来到校长室向校长提了一个问题:“单校长,俺有个问题不明白,想问一下。”“你说。”“就是俺和宋老师各教一个平行班,都是班主任,其他情况也一样,年终考试她班的学生平均成绩还比俺这个班少两分,怎么她每月的工资比俺还多二百元呢?”单校长想了想说:“你还记得她班有个叫琪琪的男生吗,当他看到一个老爷爷骑自行车摔倒在路中央,他手摇红领巾挡在老爷爷的前面,让来往的汽车提前减速绕行,等老爷爷起来后他才离开。他的事迹都上了金山电视台。这应视为宋老师的学生在社会上有了突出作为。当然了,也许琪琪的事迹带有很大的偶然性,与老师的教育关系不大。但是,我作为校长不可能每件事都去调查是偶然还是必然,我只能按结果来论教师的教育质量,只有这样才能使老师们在抓智育的同时也不忘抓德育。假若你班有一个学生做了坏事,在社会上影响恶劣,那么,你与宋老师的工资差距会更大。国家给你班主任费不是白给的。”段老师说:“校长,俺服了。俺得回去管学生去。”段老师离开校长室,回到自己的教室里,一点怨言也没有,对单校长佩服得五体投地。

      再说教育局这边,近一段有许多老师托关系、提要求。有要求调离饿狼山中心校的;有要求调入饿狼山中心校的;有反映单致孝是瞎胡闹的;而更多的则是为单致孝点赞的。纪局长面对这五花八门的要求分析了一下:一、那些要求调离的都是既想多拿钱又想少出力的;二、那些要求调入的是有真才实学,在本校无用武之地,想来饿狼山小学多出力多挣钱的;三、那些骂单校长瞎胡闹的都是些无真才实学,调出中心校无望又不想减薪的;四、那些为改革点赞的都是有真才实学、认为在这样的学校工作感到幸运的。

      怎么处理这些信访问题成了纪局长最头疼的事。论效果,单校长的这些措施肯定是百分百的正确。如果将这些措施在全县教育系统推广,不出二年,金山县的教育状况就会由现在全市的倒数跃到全市的第一。这个红利纪局长肯定不愿放弃。但是,论法律,这些措施肯定是百分百的违法。这成了纪局长最难拿的蝎子。他甚至埋怨这单呆子的改革跨度也太大了吧。

      饿狼山中心校教师工资制度的改革严重地冲击了其他学校工资分配的旧体制。其他学校的教师大都心猿意马,恨不能立即在本校也实行单氏改革方案。为了稳住教师队伍,纪局长在局党委会议上提出在全县推广单氏改革方案的建议。分管教育的副县长刘玉苗说:“提高我县的教学质量,把外流的好生源拉回来,这才是硬道理。我同意你们采取有利于教育的一切措施扭转我县教育落后的被动局面。”

      在她的支持下,全县全面推广单氏改革方案。只一年的时间,那些花大钱在济阴上学的学生全部又回到金山来。回来的学生反映,济阴的教学水平比金山的教学水平差得太远了。以后谁还跑那么远的路,花那么多的钱到他那里上学?

      纪局长有些纳闷,去问单校长:“济阴的教师学历普遍高,条件也比咱强,怎么回来的学生还说不如我们的教师好?”单校长回答:“正因为人家的水平高,条件好,所以在相同分配制度下,人家的教学质量就比咱好,好生源当然都往人家那里跑。现在我们改革了分配制度,我们教师的积极性、创造性全发挥出来了,而济阴仍沿用原来的分配制度,所以,济阴的老师就不如金山的老师了。这个现象说明,要提高教学质量,教师的业务水平、学校的教学条件固然重要,但还不是最重要的因素,最重要的因素是教师的积极性、创造性是否调动起来。”纪局长频频点头道:“有道理,有道理。”

      一个月后,单校长接到教育局调令,要他到金山一中任代理校长。单校长把段鹏等几个好教师也带入一中。

      单校长到一中后,完善了从前的改革方案,把从旧体制下获得的一切荣誉证书、学历证书和职称资格证书全部排除在工资分配方案之外,这样既简化了程序,还有利于激发教师的积极性。同时还废除了年终考核制度。在办公方式和时间上给予老师更大的空间和自由。一中的教学蒸蒸日上,高考成绩超过了济阴实验中学。全县教育水平一跃独占全市六区五县榜首。负责教育的副县长刘玉苗在全市教育工作会议上受到了表扬。

      济阴市教育局临时组织了一个七人调研小组来金山一中进行实地考察。来之前,局领导对小组成员说:“这次考察非同小可,因为金山的教育进步太快了,你们必须给我带回第一手资料,我倒要看看他们是怎么搞的。哦,还有,去了金山,先不要跟当地教育局联系,直接进入中心校,以免造成考察不实。”

      考察组遵照领导的嘱咐,直接进入中心校。考察期间,小组依照惯例要查看老师本年度的教学计划、总结、备课和学生作业。单校长说:“各位领导、专家,您想知道什么就直接问我好了。”领导说:“不,我们想掌握点实际的东西。”校长说:“我说的都是实际的东西。”领导说:“呵呵,我们知道你说的都很实际,但是,为了学习你们的经验,我们还是需要掌握第一手资料的。先把老师们的教学计划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吧。”单校长说:“没有。”领导们眉头一皱说:“怎么会没有呢?难道你金山的老师都在无计划地教学?”单校长说:“我们的老师人人都有教学计划,不过这种计划是用来教学的,不是用来应付检查的。所以,他们的计划都在他们自己的备课簿上,甚至都在老师们的心里,没有上交学校,学校也没要求老师交计划。”

      七人小组成员面面相觑,要批评吧,人家的教学成绩在那里摆着;不批评吧,他们居然连最基本的面上的工作都没做到。不无尴尬地说:“呵呵,单校长,我们承认你的创新精神,但是,基本的工作还是要做的,比如教学计划必须要有,没有计划怎么进行下一步的工作?”单校长说:“各位领导、专家,说实话,我写了二十年的计划,可是我从没按上交的计划教过学,都是按我心里的计划教的。难道各位领导每年的工作都是严格按你事先写好的计划进行的吗?”

      市局调研组的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对领导说话的下属。但是,领导们并不怪,因为他们之间级别差的太远了。如果想怪也只能怪金山县教育局。于是说:“单校长,想必是总结也没有吧?”“没有。”“呵呵,那么请你到老师办公室拿几本备课我们看看总可以吧?”“不可。因为各位老师的创造性的教学方法都在备课上写着,这是老师们的个人秘密,属于老师的隐私范畴。就像企业的配方,属于一种商业秘密,是绝对不能泄露的。除非公安局破案必须,且符合法定程序方可查看。”

      领导们听着单校长的理论,简直是奇葩得没法再奇葩了。但似乎觉得跟他理论也没用,说:“好,单校长,你厉害,你忙着。”单校长似乎听出领导们有些不悦,急忙补充解释道:“各位领导、专家,真的不是我不给你们面子,因为备课这东西即便是同一办公室的老师也不是随便看的,因为那里面记载着各位老师不同特色的教学方法。全是干货。偷看或强看别人的备课是不道德的。我这个校长从来也没检查过他们的备课。”

      领导说:“那么,我们听一听老师的讲课好吗?要听谁的由你定。下一节上课之前,我们进入课堂,如何?”单校长为难地说:“唉!各位领导、专家,恕我直言,这课也是不能听的。因为你们一去,老师就紧张,会影响教学效果的。再说,忽然进去七八个陌生人,学生们就好奇,也会影响学生上课的。”领导们说:“我们不明白,你的老师那么优秀,怎么领导听课还会紧张呢?”单校长说:“我是说比没有听课的时候要紧张些。您甭看从前那些观摩课老师眉飞色舞地讲得那么精彩,那是提前排练好了的。我的教师事先没有排练,也没有提前通知他们,当然就会紧张些啦。”“噢,课也不能听,呵呵,那么,我们算白来了?”

      单校长听到领导质问有些着急,一着急,他说话就更没了分寸,面带难色地说:“各位领导、专家,实实在在地说,这课还用听吗?这经验还用考吗?无他,只要你想法调动起老师的积极性,他们什么经验都会给你创造出来。而咱们这些当领导的年年搞检查,树典型,还煞有介事地让先进工作者到处做经验介绍,其实介绍的许多内容都是瞎编的,什么带病坚持上课啦,什么自己的孩子高烧也顾不上去医院啦。要叫我说这样的老师就该开除。自己的孩子她都不管,你还指望她关心别人的孩子?除此之外,上级每年都会在教育系统搞一些不切实际的活动,如检查、调研什么的,劳民伤财,弄得老师们无法安心教学。什么是瞎折腾?这就是瞎折腾。”

      领导们说:“好了,好了,单校长,你的确有个人的特色,我们尊重你的特色,我们告辞了!”单校长听出领导着急了,想辩解一下,急说:“别,别家,我还没说完呢。”领导们说:“你有什么话快说。”单校长说:“领导,请您相信我,我不是有意不配合,只是我不想欺骗你。从前历年每次教育检查其实下级都是在骗上级,上级也知道下级在骗上级,下级也知道上级知道下级骗上级,但是,上级就需要下级骗上级,所以,下级虽然知道上级知道下级骗上级,也一直坚持骗上级……”

      “停!”领导们真的生气了:“我们没工夫听你说绕口令!”说着,考察组一行七人离开校园,单校长一脸沮丧地送出校门。

      考察组来到金山教育局,见到纪局长,把考察的情况说了一下。纪局长说:“唉!这个单呆子!如果你们提前给我们打个招呼,我们一定会提前安排的,保证能让领导满载而归、心满意足的。”领导们说:“我们空手而归无所谓,关键是你金山县教育系统不出大问题就行。”说完考察组一行回到市局。

      市局领导听了考察组的回报后哈哈大笑:“你们不是空手而归,而是满载而归!我当了二十多年的局长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大的收获。你们考察得不错,中午我请请你们,咱们好好品尝一下这单氏改革方案的味道。”

      再说金山教育局局长纪周园一脸的不高兴,伊副局长见纪局长哭丧着脸,忙凑过去问:“市局考察组对咱区的教改有何看法?”纪局长说:“别提了!那个单呆子在领导面前不但不配合考察,还把市局的领导训了一顿,他倒痛快了,可让我们给他擦屁股!”伊副局说:“我早就说过,那姓单的根本不是做领导的材料。虽然他有一定的开拓精神,学生及家长也欢迎他,但是,他给你带来的麻烦也是很大的。我看现在反正教育质量也上去了,不如及早想个妥善的办法把他弄下来算了,省得给添乱。”纪局长说:“等我跟他见见面再说吧。”

      翌日,纪局长要找单校长聊聊市局来考察的事。刚一进校门就听到有人喊:“段鹏,你滚出来!你是老师吗?你是土匪!我把孩子送来是受教育的,不是挨打的!”

      保安过去问:“怎么回事?在这儿咋呼什么?”“我儿子被老师打了,不能来上学了。”保安说:“有事找校长去,在这儿咋呼什么?你这是扰乱教学秩序,再咋呼把你弄到公安局去。”

      纪局长抽头就回去了,他要看看单呆子如何处理这个案件。

      那个学生家长跟着保安来到校长室。校长不在,保安说:“你在这儿等着,我叫校长去。”

      这时,校长正在询问段鹏体罚学生的情况。保安进来说:“单校长,那学生家长在你办公室里呢。”单校长说:“知道了。”

      校长与段鹏谈完话回到校长办公室问:“你就是赵虎的家长吗?”“我是赵虎的爸爸”“老赵,不要着急,慢慢说说情况吧。”老赵说:“单校长,孩子有错,应该教育,但是你当老师的不能打他啊,我把孩子送来是受教育的,不是让他挨打的。”单校长问:“打得孩子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当然要检查了,万一骨头有问题怎么办?”“可是,学校有规定,如果查出毛病,并且是老师打的,学校承担一切费用,并上报教育局,给段老师相应的处分。如果检查没毛病,这费用可由你来承担。”老赵说:“那就再观察一天说吧。”“好,这样我回去对段老师进行严肃的批评,让他以后改正。”老赵说:“光批评不行,得让他当着各位家长的面给我儿子赔礼道歉。”单校长斜一眼老赵说:“好,就按你说的办,我召集一个全班家长会议,听听段老师怎么说,该道歉的一定让他道歉。”老赵说:“还要请局领导来参加。”单校长沉思片刻说:“也可。”

      经过一番准备,家长会如期召开。单校长果然把纪局长请来了,各位家长也到齐了。单校长说:“尊敬的教育局领导和各位家长朋友们,今天召集大家来,就段鹏老师体罚学生一案听听各位的意见。下面由被体罚学生的家长老赵同志谈谈孩子被体罚的情况。然后由段鹏老师谈谈体罚学生的过程。”

      老赵站起来面对观众说:“星期一晚上,我儿子放学回家说腰疼,我问他什么原因,他说是段鹏老师打的。我儿子赵虎调皮,我知道。但是孩子调皮只能耐心教育,不能动辄就打。如果孩子都挺听话,还要你老师干什么?他长这么大,我从来没打过他。我希望学校对段鹏打人问题进行严肃处理,并当众向我儿子赔礼道歉。我的话完了。”

      校长让段鹏发言。段老师站起来说:“学生赵虎经常无故不完成作业,有时迟到,上课捣乱,影响其他同学听讲。前一段,我把他叫到办公室和他谈话,我说:‘赵虎,最近一段,我发现你不如从前,为什么作业总是完不成?为什么还经常迟到?’他开始不做声,经我再三询问,他终于说了实话。原来他已经沉迷于网络游戏,一有空就到网吧做‘我的世界’游戏,完全忘记了老师布置的作业。我对他说:‘你爸爸在城里打工,每天要干十个小时的苦力供你读书,你妈每天接送你上学,给你做饭,还买好衣服,他们这是为什么?还不是为了把你培养成才,让你成为一个对国家、对家庭都有用的人吗?如果你爸妈知道你在学校就是这样欺骗他们,他们肯定会伤心的。’自跟他谈话以后,他的表现有所好转。可是,没几天,老毛病又犯了,不但不完成作业,上着课就无端地打前面那个女生,说人家挡住他了。这次老师又给他谈话,他不听,还说,‘你不用管我,我爸爸从来没指望我上大学,再过两年我就和爸爸一起打工挣钱去。’我说,你无论如何也不能上着课就打架呀,你不学不要紧,你不能影响其他同学呀。下午,他又和一个男生打架,经老师多次教育不改,我气急过度就打了他屁股两巴掌。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单校长问:“老赵,你还有话说吗?”老赵说:“不管怎么说,反正老师没打学生的权利。”

      单校长说:“下面我总结一下。学生赵虎无辜不完成作业,上课捣乱且屡教不改。教师段鹏先是苦口婆心地进行正面教育无效,进而对其打屁股,完全是为了让学生学有其成,走向正路,作为家长应该对老师感谢才对。我曾听老人说,在旧社会,家长越是请老师,自己的孩子就越挨打。因为老师吃了人家的饭,就希望人家的孩子学有所成,因而就对其越严格,不听话就挨板子。现在我们的段老师没有吃请,仍然对孩子那么严格,他图的什么?难道不是为了让你的孩子长点出息吗?可是我们的有些家长,竟然不理解老师的一片苦心,有的还告到教育局,而教育局的某些领导,光害怕犯错误,宁肯处分老师,也不敢伸张正义。这种对教育不负责任的官僚作风,严重地打击着教师的积极性。老师在学生及家长面前就像矮了半截。要知道,跪着的老师永远教不出站起来的学生!师道尊严不能破,适当体罚应保留,教师就应该有惩戒学生的权利。当然,惩戒学生不应造成伤害,如果造成伤害就与我们教育的初衷背道而驰,我们一定会对伤害学生的教师严惩不贷。但是,只要在二十四小时内恢复正常的不视为伤害。根据上述理论,我认为,对屡教不改的男孩打屁股是一种好方法,既起到惩戒作用,又不易造成伤害,堪称我中华教育中的国粹。现在让他挨两巴掌,可以避免孩子将来的牢狱之灾,难道还不值吗?”

      单校长口渴了,端起杯子喝水的时候,有个家长说:“校长,我孙子要是不听话,就狠打屁股,我保准不到学校来闹。”这时,许多家长都说:“打屁股没事,有一些调皮孩子不给他点规矩也不行。”还有一个家长嬉皮笑脸地问老赵:“老赵大哥,你刚才说你从来没打过孩子,这不正好说明你孩子欠揍嘛,人家老师给你孩子补上这一课,你应该请请老师啊。”

      老赵见大家都不向着他,想溜。便说:“我有急事,得回家。”两个保安挡在了他的面前:“老赵,你已经涉嫌扰乱学校教学秩序;今天这个会也是因你而开,耽误了领导和家长的时间,你应该为此负责任。请你跟我到派出所去一趟,如果你尚未构成犯罪,自然会放你回家的。”老赵腿肚子打起哆嗦来,说:“就这点事,还去派出所,你们放过我这一回吧,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单校长说:“罢,看在老赵初犯的份上,让他给段老师赔个不是就算了吧。”老赵向段老师鞠个躬说:“段老师,对不起,您是为孩子好,是我错了,请您原谅。”段老师说:“赵大哥,我也是一时着急,打了孩子,也请你给予谅解。”双方握手言和。

      纪局长自始至终听完了这次家长会,回到局里越发不安起来。虽然单校长把金山的教育质量带上去了,但是他那些奇葩的理论使局领导们如坐针毡。前一段,市教育局的领导来考察,他把领导训了一顿,抛出什么备课隐私论、搞活动是瞎折腾论。今天,他又当着我的面把教育局训了一顿,宣扬什么打屁股国粹论、适当体罚保留论,这些歪理邪说迟早会让领导们跌跤的。想到这里,他拨通了单校长的电话:“单校长,今天你对段老师的事处理得不错。但是,有些话讲得太偏激,比如你讲的‘适当体罚应保留’,‘教师应有惩戒权’等言论都是直接与法律冲突的。”单校长说:“纪局长,我知道与法律冲突,但是,我国教育法规中关于禁止体罚学生的规定是违反教育科学的,它误导了一代教师、学生、家长和教育领导者,造成的后果已经非常严重。君不见那些弑母的、霸凌的、跳楼的、上吊的学生都是小时候欠揍造成的。如果给教师适当惩戒权,学生有错就受到批评或适当的惩戒,这些自杀和犯罪的学生不至于那么脆弱或暴力。所以,象这种违反科学的法律迟早会被纠正的。”

      纪局长想:他连法律都敢否,还有什么事不敢做?联想到考察组临走时甩下的那句话以及伊副局长的叮咛,他推测:这单呆子是执意要坠机啊,我可不能陪他一起死!纪局长权衡再三,终于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

      一天,纪局长亲自登门去见单校长。寒暄之后,纪局长说:“老单啊,咱县教师进修学校的晋校长马上就退休了,叫谁去当这个校长呢?进修学校可不是一般的学校啊,它是培训教师和教育干部的学校,关系到我县教师队伍的整体素质问题,这么重要的阵地让别人去执掌我是真不放心,唯有你去当这个校长我最放心。说实在的,你把我县的教学质量提高到全市第一的水平,我也舍不得你走。可是,进修学校的工作属于百年大计啊!昨天我和几个副局研究到大半夜都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最后还是忍痛割爱,决定让你去当这个校长。再说,你现在仅是一中的代理校长,到进修学校你就成了副处级干部了,你这么大的成绩,也该升升了。”

      单校长笑容可掬地说:“纪局长,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理解你的心情,我服从您的安排。只是希望,以后我县的教学质量别再降下来。”

      纪局长想,反正再干一年我就退休了,先着了陆再说呗。

      本文标题:草根女神(第二十二回 校长为难绕领导 老师气愤打学生)

      本文链接:https://www.99guiyi.com/content/1368174.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归一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