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云思
主页文学小说成人文学
文章内容页

草根女神(第二十三回 推诿忽悠生新恨 坦率正直解旧仇)

  • 作者: 陈承凯
  • 来源: 归一文学
  • 发表于2024-04-10
  • 热度15560
  •   自从单校长被调入教师进修学校养老等退,暂时就没他的戏了。不如回头再表一表饿狼山上的故事。

      话说兴德正在配制长生草养生茶,忽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忙招呼兴科道:“你过来看看,大厅里那个向神告状的像谁?”

      兴科过来一看,说:“这不是咱村若汉嫂子吗?”兴德说:“我看也像。”兴德、兴科告诉了母亲,母亲说:“快把她叫过来。”

      兴德、兴科把她引到母亲屋里,没想到她一下就跪在了梦春面前,嘴里还说天仙娘娘求你保佑的话。梦春说:“你不是张若汉家吗?从前你不是叫我婶子吗?快起来,以后叫婶子,什么天仙娘娘,我讨厌。”林淑桂坐在沙发上说:“咱娘儿俩有几年没见面了,怪想你了,来看看你。和你说说话。”梦春说:“是啊,自从我干上这营生,哪有空啊,难得和姊妹们、娘们儿在一起拉拉家常。”林淑桂说:“你不光能治病救人,还能惩恶扬善,俺真佩服你。”“不要这么说。我就是光能治癌症,其他的都是虚传,不要信。你这两年好吗?”林淑桂说:“我好。就是我家的房子问题挺挠心。”梦春问:“你说说,你这几年是怎么要的?”林淑桂说:“你侄儿老实,开始的时候,他想看看你两家是怎么要的,不成想俺叔就会摊上事,吓得他就不敢上访了。后来醉诚叔告了开发区,你侄也想告,一打听起诉费和律师费得交三万多块钱,俺上哪里弄去。人家醉诚叔有那个店撑着,俺可没有啊。你侄儿只好走上访这条路,上访了好几年也没找出个结果来。今年,俺侄儿帮着俺总算把房子要出来了,可是差一点把俺窝囊死。”梦春问:“怎么回事?”

      林淑桂就把这两年的上访情况详细地说了一遍:

      当初,由于王大葵从中作梗,致使张若汉一直没把房子分到手。后来拆迁办答应只给他女儿安置。为这事,张若汉没少往园中村指挥部跑。指挥部书记是郝瑟,也是土山镇去年才提拔的镇长。但张若汉又舍不得花分钱,指挥部的人谁听他那一套。见了他或者踢皮球,或者藏猫猫,就是不给他办。张若汉一着急说:“我上北京上访去。”郝书记说:“你上北京上访和到我这里来上访一样,区别是去北京就需多花钱。”张若汉又说:“我上纪委告你职务犯罪。”郝书记说:“我就是纪委他爹,不信你就告告试试。”

      在万般无奈下,张若汉狠狠心聘请了一个熟悉拆迁补偿政策的邢律师帮他写了上访信。信中写了安置办不予安置房子的事实和自己主张权利的理由。还揭发了安置办主任郝瑟在安置工作中因玩忽职守导致国家被骗大量拆迁款的事实。该信没向县政府递交,直接向济阴市政府递交的。

      市政府接着把材料逐级转下来,最后转到了郝瑟手上。郝瑟一看上访内容,吓出了一身汗,因为他在与拆迁户签协议的时候,真没有查看规定的证据,也的确让那些钻空子的人骗走了大量的拆迁款。他又查了一下刑法,确实应判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他坐不住了,惶惶不可到天明,连夜去找开发区主任兼党组书记袁华求救。他说:“袁书记,我可是一切都是按照你的意思办的,现在人家告我职务犯罪,我不能不往最坏处想,万一这事闹大了,你可得替我说句公道话啊。”袁华说:“你看看,把你吓成什么样子了。他就能告倒你吗?你放心吧,我给纪监委见个面,根本就不立案,他怎么会告倒你?”郝瑟听了袁华这番话,就像吃了定心丸,高高兴兴地回来了。郝瑟经过再三斟酌,向张若汉送达了所谓处理意见书,全文如下:

      济金土复字[2018]5号 签发人:郝瑟

      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

      张若汉:

      你反映的应享受安置房待遇问题,我们予以受理。

      经查:你家现有五口人,2004年道路占地拆迁时拆除你房屋一处,并与你签订拆迁安置协议。由于道路拆迁属于零星拆迁,未及时安置,一直发放过度安置费至今。由于政策改变,按新政策非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按成本价每平方米2800元进行购买。非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未提供无福利房证明的不予安置。由于你反映的问题比较复杂,时间跨度较长,现指挥部正与济阴经济开发区积极协商,近期指挥部将组织政策把握组人员对你情况进行专题研究,确定补偿方案后,将第一时间告知,请耐心等待。

      如不服本处理意见,可自收到本处理意见书之日起30日内向金山县人民政府书面提出复查申请,逾期不提出复查申请,各级人民政府信访工作机构和其他行政机关不再受理。

      土山镇安置办

      张若汉看了这个处理意见,觉得一头雾水,便去找律师。邢律师看后,皱了两次眉,然后语调低沉地说:“郝瑟耍流氓了。”张若汉立即紧张起来,问:“此话怎讲?”邢律师说:“这张所谓处理意见书有如下问题:一、签发人不应该是郝瑟,因为郝瑟是被举报人,根据信访条例的规定,此举报信不应该转到郝瑟手里,更不应该由郝瑟签发事关自己的文件。二、职务犯罪是咱上访的主要内容,而该意见书对郝瑟职务犯罪问题只字未提。三、意见书中说的‘由于政策改变,按新政策非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按成本价每平方米两千八百元购买。非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未提供无福利房证明的不予安置。’纯粹是自己杜撰的,毫无法律依据,违背了济阴市政策规定,也违背了他自己制定的安置补偿方案的规定。四、该意见书所说‘现指挥部正与济阴经济开发区积极协商,近期指挥部将组织政策把握组人员对你情况进行专题研究,确定补偿方案后,将第一时间告知。’这说明他们至今还没拿出处理意见,既然还没拿出处理意见,就不应该送达这个所谓处理意见书。五、该所谓处理意见书超出了信访条例规定的期限。总之,该意见书没有丝毫诚意,纯粹是在耍流氓。”

      张若汉说:“他这上面不是写着自收到本处理意见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金山县人民政府提出复申吗?”邢律师一笑说:“他那是拿你当猴耍,你提出复审有用吗?你说金山县政府是听开发区的还是听你的?他是有意让你劳神伤财。”张若汉哭丧着脸说:“为什么那些什么证据都没有的都能分到房子,我自以为证据齐全反而就是不给我。”邢律师说:“你看过动物世界节目吗?如果一个野兽盯上一只弱小的鹿,它就会穷追不舍,即使其他鹿离它更近,它也不再改变目标。像郝瑟这样的干部,其行事风格完全符合野兽法则。如果追根溯源的话,就是因为你当初没有满足你村支书的索贿数额,于是就把你这头柔弱的小鹿投给了狮子,从此狮子就盯上了你。”张若汉说:“那怎么办呢?”邢律师说:“要不,你再到县纪委反映一次。”张若汉说:“市政府都不行,县纪委怎么能行。”邢律师说:“如果说市政府有三分希望的话,县纪委也就是有半分希望。为什么我还要劝你去呢?因为你若再向上反映,你必须花钱,如车费、生活费、工夫。花上这些后还是给你转下来,问题照常解决不了,你就会越陷越深越苦恼。县纪委虽然只有半分希望,但是这是不需要花钱费工的,既然不需要花钱费工,我们就要走走这个过场,看看他说什么,了解一下他是什么态度,你就算和他玩玩。”

      张若汉听了邢律师的话,就把材料递到了金山县纪监委。接待他的小刘很热情地把他让到连邦椅上,接着用纸杯倒了一杯水递给他。说:“大爷,什么事啊?说吧。”张若汉把材料递给了小刘。小刘一看是告郝瑟的,打了个愣,心想:这郝瑟谁敢办他?他岳父是县政协主席,他老婆范景景是县电视台的台长。咱这纪委怎敢捅这个马蜂窝?便对张若汉说:“您稍等。”小刘到里面打了个电话,出来说:“大爷,咱这里是纪委,不负责处理拆迁补偿的问题。”他指着墙上贴的“受案范围”说:“你看这上面没有你反映的这种案件。拆迁补偿的问题,你得回去找拆迁办解决。”张若汉瞪着眼说:“噢,噢,拆迁补偿的事不归你管,你就不用管拆迁补偿的事了,你就只管管郝瑟职务犯罪的事吧。”小刘啧着嘴显出很无奈的样子。张若汉又追问:“职务犯罪是归你管还是不归你管?”小刘无法回答,便说:“这样吧,我给郝瑟打个电话,你回去再找找他,你这房子问题就差不多了。”张若汉说:“你不是不管拆迁补偿的事吗?怎么又管了?”小刘说:“我这不是为你着想吗?你非要告他犯罪干什么?只要解决了你那个事就行啊。”

      小刘进去一会儿又出来说:“我给你安置办打了电话了,你回家等着去吧。”张若汉就回家等着给他解决了,他以为县纪委给郝瑟打电话,郝瑟能不听吗?结果等了一个月也没动静,他这才意识到,上次县纪委说帮他解决是一种权宜之计,是把他踢出来的一种方式,压根儿就没想帮他。

      张若汉气急败坏地又来到县纪委,直截了当地质问:“郝瑟职务犯罪问题到底归不归你管?”小刘说:“大爷,这些话你别给我说,你给我说了我也当不了家。你把材料直接寄给纪委书记,让当家的直接看到你的诉求,比在这里给我说强百倍。”张若汉说:“我把材料给你,你转给书记不是一样吗?”小刘说:“不,我转给他,他可以不看,你直接寄给他,他不知道什么信,就一定能看到了。”张若汉知道这小年轻人又在忽悠老人。便说:“如果每个举报人都用寄信的办法,你整天坐在这里不就成了多余的了吗?”小刘说:“哎哟,俺给你说话真费劲啊,你不听就罢,反正这里也不收。”张若汉说:“你上次收下了我的材料,还没给我写收据呢?”小刘说:“纪委没给你写收据的义务,不信你就去查,纪委、监委没有为举报人写收据的规定。”

      张若汉不懂法,只好没精打采地回到家里。邢律师也在他家等着他的消息。张若汉把情况说完,问邢律师道:“纪委接待我的小刘为什么总让我写信给领导,他把我的材料转给领导不行吗?”邢律师道:“可能他的领导不让他接收关于郝瑟的检举材料,他让你写信他就没有责任了,领导就不会批评他了。”“噢,我再问你,他说纪委没有向举报人写收据的义务,这是真的吗?”邢律师道:“这是真的,纪委办案程序上的确没有向举报人写收据的规定。但是,这是一个漏洞,只要办案程序上没有为举报人写收据的规定,其他方面规定得再细也没意义。因为当你指责纪委闷案不办的时候,纪委就硬说你从来没举报过,你能奈他何?反正你手里没有曾经举报的证据。”张若汉跺着脚说:“这国家!貌似依法治国,为什么在关键的地方要留一个漏洞。”邢律师说:“不一定是故意留漏洞,可能是上边低估了地方纪委与其藏猫猫的本领,或者高估了地方纪委的职业道德,认为基层纪委不至于不要脸到这种地步。”

      林淑桂正在洗衣服,听到老头子的抱怨,便跑过来问个明白。当她听到纪委不给办时,也气得不行,埋怨丈夫不会说。扬言:“明天我亲自去纪委,难道纪委就这样不讲理?孙寡妇的儿媳来得这么晚,是签协议之后过的门,都签了分房协议,咱是北沟的老户,凭什么不给咱?光凭这一条,纪委就没话说。平时我若抛头露面,显得你不好,看来这次非我出面不可了。”张若汉说:“你去也白搭,因为人家真的不讲理。”邢律师问林淑桂道:“你怎么知道孙寡妇的儿媳签了分房协议?”“王大葵说的,还能有假?”邢律师说:“按政策,她儿媳是没有的。文件规定,在户口冻结之日起,除了合法出生的可以安置,其他新添人口不予安置。”

      林淑桂听了心里一惊:难道我冤枉了她?张若汉也说:“王大葵又不是厚道人,他说的话有准儿吗?他是诈你,嫌你送的钱少”林淑桂觉得也像,她决定到拆迁办核实一下,因为在她看来,冤枉一个好人是有罪的。

      次日一早,她来到指挥部。因指挥部正给各村一把手开会,她只好在窗外等着。她知道那个讲话的一定是领导。散了会他就拦住那个领导,问北沟的陆常福家安置了几口人的房子。郝瑟反问道:“你管人家家里的事干么?”林淑桂说:“她家和俺家情况差不多,她能分到房子俺也应该分到。”郝瑟一听这事挺麻烦,不想和她啰啰了,就说:“这事我也说不清,到档案室查查档案就知道了。”林淑桂就去了档案室。

      王大葵对郝瑟说:“郝书记,刚才问你的那位就是张若汉的老婆,她当家主事,可厉害了,那年她和俺村的孙寡妇打起来了,幸亏跟前有人,不然就得出人命。”老郝说:“这么厉害呀?”大葵说:“俗话说‘抬头老婆低头汉,要多难办多难办。’你看她那不可一世的样子。”郝瑟一边走,一边听着。

      档案室的李主任说:“这档案能随便查吗?你以为是个人就能看吗?”林淑桂说:“领导让我来的。”“哪位领导?”“就是那位高个子,额头上有一颗痣的那位领导。”李主任知道她说的是郝书记,便说:“我给你查一下吧。”李主任去了里屋查档案去了。一会儿李主任出来说:“陆常福家共安置了四口人包括他母亲、他本人和他的两个孩子,没有他媳妇的。”林淑桂这才彻底搞清了孙寡妇家的安置情况,他的确是冤枉了孙寡妇,还挑起事端,戳人家失去丈夫的最痛处。她后悔极了。如果不与孙寡妇见个面,她就会寝食难安。于是,她从指挥部出来,直接来到孙寡妇家里。

      孙寡妇正在洗衣服,见她来了,立刻紧张起来,说:“你到俺家来干什么?”林淑桂张了一下嘴,说:“嫂子,我对不起你,咱姊妹俩那年打仗,全怨我,我向你道歉。”孙寡妇想:真你妈的可笑,不再找事儿就行了,还道什么歉啊。但她看到林淑桂虔心如徒的样子,心就软下来,说:“他婶子,可不要这样,那时我态度也不好,我也向你道个歉吧。”林淑桂说:“快不要说这些了。其实咱们才是一个战壕的战友呢,咱们才应该团结起来呢。只可惜天下受压迫的人们不知道团结,才使我们受这等窝囊气。”孙寡妇笑着说:“你现在怎么忽然知道团结了?”林淑桂说:“我到指挥部查档案去了,一查才知道你家媳妇也没分到房子,是我冤枉了你。我这个人是个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的人,不然我就睡不着觉,所以我从指挥部出来就直接到你这里来了。”孙寡妇说:“不给房子我没意见,因为人家就这么个政策,这政策又不是冲着咱定的。最可恨的是王大葵,他明知俺媳妇不该分还敲了俺五千块钱去,你说他多下三烂。”林淑桂嬉皮笑脸地说:“嫂子,你要是答应了他那个事,没准你媳妇的房子就真解决了。”孙寡妇说:“他别说不给俺媳妇的,就连俺娘儿四个的也不给,我也不能答应他啊,要是那样还是人吗?”林淑桂说:“对啊,不让他占到便宜就行啊,你说怎么着呢?又不能得罪他。对这种人,不远着不近着吧。”

      两个老娘们儿聊了一个来钟头,正聊得高兴,忽然,芳芳来电话了。林淑桂对着电话说:“妮儿,什么事啊?”“俺张斌哥来了,你怎么还没回家啊?”“我早就回来了,我在你孙大娘家玩了。”林淑桂把电话放进口袋里说:“嫂子,不玩了,俺侄儿来了,回家看看什么事啊。”

      本文标题:草根女神(第二十三回 推诿忽悠生新恨 坦率正直解旧仇)

      本文链接:https://www.99guiyi.com/content/1368263.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归一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