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云思
主页文学小说其他连载
文章内容页

藏茶(二十一)(长篇小说连载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

  • 作者: 天涯若比邻
  • 来源: 归一文学
  • 发表于2023-12-26
  • 热度27231
  •   涂家正涂老板到了保长秦大发家门口,依然是左顾右盼看了一转,确定四下无人之后,才上前去叩那秦保长门上的叩环。

      两三分钟之后,那秦保长的老婆在门里面问了一句:“谁呀?是找我家大发的吗?”。

      涂老板虽然还没有看到那秦保长的老婆,但是已经是满脸堆笑地回答道:“哎,表嫂,是我呀,家正呃!”。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条缝,涂老板侧着身子走了进去。那秦保长的老婆看到是涂家正涂老板,本来还是唬着一个脸的,马上就变成了一张笑嘻嘻的面孔说道:“哟,我还以为又是哪个人呢,整啥过(土话原来的意思)涂老板涂老表嗦?!快进来快进来!”。

      涂老板当然也是没有空手的,庚即就塞给了一块银元到那秦保长老婆的手里。那秦保长的老婆自然是心中一阵窃喜,拉着嗓子对屋里的秦保长喊道:“老秦,涂老表来了,你个瘟伤(土话你这个人的意思)快点起来给涂老表两个摆一下龙门阵!”。

      原来那秦保长正躺在床上抽鸦片烟。

      秦大发秦保长听到老婆的叫声,急忙翻身爬起来,披好衣裳走到堂屋,对进来的涂家正涂老板说:“天气冷,没球的事,在床上咪了一会儿!你来还是说那件事情吧?坐下来我给你说哈!”。

      涂家正涂老板连连点头对秦保长说:“保长老表,劳烦你了!我放心不下,想早一点弄明白那些人是干什么的,该不会遇到什么官司之类的祸事吧?!”。

      那秦大发秦保长听了之后,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我已经去找了乡公所的人了,他们说这种生意场上的事情,拿不准别人是哪路神仙,所以乡公所最好是不出面为好。如果出现了纠葛,再找乡公所断公理就行了!”。

      说完这话后,秦大发看了一眼那涂老板,看到涂老板脸上漏出一种沮丧和失望的表情后,又继续说道:“不过话说回来,涂老表,你我是多年的毛根朋友(发小的意思),又是沾亲带故的乡里乡亲。我想,还是那句话,下来之后你眼睛放尖一些,一旦看到那些人有什么反常的举动,你立马来告诉我,我一定马上通知祠堂的保人们,前来相助解困助威,绝不会让那些人跑脱!”。

      涂老板听了秦保长的一袭话后,脸上也就露出释然了许多的表情。于是满脸堆笑地对秦保长说:“那就麻烦保长老表多费心了哟!这样一来,我就不担心出了事,让我和我们保里的人受到什么牵扯,一起吃官司了!”。

      表面上看涂老板说这话是在感谢秦保长,其实是话里有话。因为按照西康省政府的保甲联保制,十户为一“甲”,百户为一“保”,凡是保甲里的一户人家,于到有危害一方安宁的事,保甲里的人家户和保长甲长知情不报,那保甲里的人家户都要受到“连坐”担责。所以,那涂家正涂老板看似在说感谢的话,实则是在暗示和提醒那秦保长:我出了事,你也跑不脱!

      当然,秦保长他也不是一个瓜娃子,心知肚明涂老板说那话的意思。所以,在听了涂老板的话后,态度诚恳地说:“涂老表,你放心吧,我说到做到,绝不会拉稀摆带不管这件事的!有什么反常,你随时来给我说!”。

      这时候进屋来的秦保长的老婆,因为收到涂老板的银元,听到自己的男人说的话后,也立马补上:“涂老表,你放心吧,我们大发的为人你不是不知道的,乡公所和祠堂里的大家喊他当保长,不就是看到他为乡里乡亲街坊邻居的事,跑得快,肯帮忙吗?!何况我们还是老表家呢!”。

      涂老板听了后,感到自己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踏实放心了许多,也就离开秦大发的家。

      回到旅店,涂老板把谢三叫到跟前,低声细语地将去秦大发秦保长家的经过,说给那谢三听了后,然后又告诫道:“接下来的事,就是你我两个要特别小心才是,但凡是发现那些个人,有什么反常的一丁点事,就要去给秦保长说,免得把事情弄大了下不到台!”。

      说完话后,又告诉谢三说他女儿回家来了,他要回去看看,就回家去了。

      涂老板当然还不知道,回去后的他,被女儿的一袭话,惊吓得差一点把下皅掉了下来。

      回到家里,看到女儿与她老娘说话亲热的样子,涂家正涂老板心情很是一种得到安慰的享受,觉得自己的女儿很孝顺,不枉自自己和老婆心疼及供养她去读书。看到老爸回来了,涂慧芳心里想到学校让自己回家来的任务,因此,赶紧过去给涂老板端来一把椅子,请老爸坐下来,然后自己也找来一根凳子坐在涂老板的身边。先是说了一些自己在学校里的生活和学习上的事。

      然后慢慢的将话题扯到东三身和大片国土,遭受到日本的侵略安不下一张书桌。最后才提及到有日本特务暗潜入西康来,意图窃取《藏茶秘笈》和破坏藏茶制作与暗杀运送藏茶的马帮兄弟的事。

      听了女儿的话后,本来就对鸠武太井那一伙人疑虑重重的涂老板,听了女儿的话后,吓得一身冷汗直冒。下意识地左顾右盼看了一下,然后悄悄的将旅店里发生的事,从头到尾都给女儿涂慧芳说了一片。

      末了,那涂老板又更加心事重重地小声对女儿说:“我的乖幺女呢,如果是那些杂碎东西,我们又该怎么办呢?!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落呀!”。

      涂慧芳听了老爸的话后,心底里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想,老爸说的那一伙人八九不离十就是日本竹机关的特务。她怕自己的父亲由于耽心,语言和行为谨慎打草惊蛇,而过早引起那日本竹机关特务的警惕。因此便对自己父亲涂家正说道:“老爸,既然你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我就不瞒你说,那些个日本竹机关的狗特务,个个都是心黑手毒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我们现在要做的第一个事情,就是千万不能打草惊蛇,千万不能让他们有什么察觉。第二就是我要亲自去观察核实一下,把事情搞清楚,千万不能够有什么什么闪失!”。

      看到老爸脸上露出有些疑虑的表情,涂慧芳拍了拍涂老板的肩膀说:“放心吧,老汉(老爸的意思),我假装是来旅店住的人,你给谢三说千万不要说认得到我。也要假装不认识我一样。我观察核实后,如果的的确确就是那来窃取《藏茶秘笈》的日本竹机关的特务,我马上回雅安去给我们学联的人报告。放心吧,老汉,他们会有办法来收拾那帮子狗特务的!”。

      听了女儿涂慧芳的话后,心里还有些疑虑和担忧的涂老板,心中顿时豁然开朗。同时在心里再一次由衷地感到自己的女儿,是一个有见识有出息的娃娃,不枉自自己心疼和花钱送去读书。

      两父女商量好以后,涂老板就回到旅店去,按照女儿说的话,提醒那谢三不能够说认得自己的女儿涂慧芳,女儿说的有关是日本什么竹机关的事,那涂老板也是闭口不言。因为他怕万一走漏了风声,于自己和女儿不利。

      过了一个时辰后,那涂慧芳打扮成一个来住店的知性女子,来到旅店对谢三说道:“店小二,有客房没有?我想住店!”。

      那谢三照列是作出点头哈腰的样子回答说:“小姐,有、有、有!你是要住好一点的还是住过得去就行了的号房?”。

      涂慧芳大声说道:“哟,你这店小二也是,怎么这样说话呢?是怕我付不起钱吗?!”。

      谢三又问:“小姐,你是长住还是短住?”“涂慧芳大声回答说:“住一晚上,明天上午就离开,我还要赶回家去过年呢。什么长住短住?!”涂慧芳回答说。

      这时候,涂家正涂老板走了过来,对谢三说道:“既然是住一晚上,就把这位小姐安排在上房吧!”。因为涂老板说的上房,就在他涂家正住店的旁边,他怕鸠武太井万一整出什么古怪反常的事情和意外,他也好照看好自己的女儿。

      涂老板和女儿以及谢三三个人的对话,那鸠武太井在房间里听得是清清楚楚。作为职业特工人员,小心谨慎的鸠武太井为了防患于未然,便出了房间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手里拿着一本书走到店铺门口去,眼睛却是盯住和打量那涂慧芳。看到涂慧芳的一身学生装束,眼睛里流露的天真无邪和一脸灿烂的样子,鸠武太井心中暗自有了几分的释然。又听到那涂慧芳说是只住一宿后就要离开灵关镇,便又放松了一口气。

      那鸠武太井看起来是一门心思观察着涂慧芳的言谈举止的时候,然而他故意将自己手上的那本书里,落下一张二指大小的书签在那店铺的门口。

      几分钟后,鸠武太井虽然放心了许多,但是仍然没有完全放松自己的警惕,观察着涂慧芳的一举一动,明面上便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待看到鸠武太井回到房间去的后,涂慧芳急步上前迅速拾起那一张小书签,发现那小书签的背面有三个“時間を”字。其中两个是“时间”,而另外一个字那涂慧芳却认不得,涂慧芳猜想是一个日本文字。

      由此,涂慧芳心中断定十有八九,这个人就是一个来窃取《藏茶秘笈》的日本特务。在看过了那书签后,涂慧芳仍然将那书签放在原地,她怕那鸠武太井发现掉了书签来寻找不得,引起他的怀疑和警觉。

      十多分钟,鸠武太井听到涂老板带着涂慧芳开门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后,果然急忙赶到店铺门口,在看到那张书签依然原封不动的还在那地上,便捡起来看了之后,这才放心地又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而那涂老板在送女儿到房间去的时候,悄悄地对女儿涂慧芳说,要是有啥事,就立刻敲他房间的墙壁,他会立马出来的!

      而这个时候的那鸠武太井,已经完全卸下了自己那颗警惕的心。

      就在吃晚饭的时间过后不久,涂慧芳突然听到谢三大声说道:“三位朋友回来了?!好多天都没有看到你们了,生意联系好了吗?你们掌柜可是天天在盼着你们呢!”。

      涂慧芳轻轻的将窗户推开一条缝,看到有三个衣着打扮得像商人一般模样的人,进了旅店后,径直就往那掉书签那个人的房间里走去。而三个人都没有带任何的东西,只是背着一个同样的背包,那背包都是鼓鼓囊囊的。

      不一会儿,涂慧芳听到那鸠武太井的房间里,传来鸠武太井严厉的训斥声音。当然,涂慧芳还不知道,这个时候听到的那训斥的声音,是鸠武太井在责骂那三个出去打探了七八天消息,回来却没有能够报告有一点有用情报线索的日本竹机关特务。

      其中一个叫横田吉夫少尉,解释了一下原因,情急之下的鸠武太井没有容得那横田吉夫更多的说话,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得那横田吉夫一个劽蹿,差一点扑在地下。

      过了一阵子,鸠武太井才强压了自己一腔怒火的鸠武太井,命令横田吉夫三个人明天,吃个早饭,两天时间内,赶到东拉山大峡谷附近的那杨家大院,不惜一切代价,将那一带乃至那曲的都十分知名的杨家藏茶,全部毁掉后才能够回来。否则,三个人都要剖腹以谢天皇陛下!

      第二天早上,天刚刚蒙蒙亮,涂慧芳就听到那两三个房间有了声音,涂慧芳立刻穿好衣服,十分警觉地注视和观察着那几个她已初步断定是日本竹机关特务的一举一动。

      过了一会儿,涂慧芳从窗户缝隙中看到昨天晚上回来的那三个人,又悄无声息的往外走去。

      在料定那鸠武太井没有出来的时候,涂慧芳急忙去轻轻的敲了一下隔壁涂老板的墙壁。

      两分钟后,涂老板轻脚轻手来到女儿房间,涂慧芳悄悄地对涂老板说:“老汉,你马上跟出去,看那三个人往哪个方向去了,然后回来告诉我哈!”。

      涂家正涂老板听了女儿的话后,会意地立刻转身就往外走。

      十分钟过后,涂老板又十分谨慎小心地来到女儿住的房间里,告诉女儿涂慧芳说,那三个人往东拉山大峡谷方向去了。

      涂慧芳听了之后便对老爸涂老板说:“老汉,我等会儿吃个早饭,就回学校去。你要不动声色悄悄的看着那个住店的人,千万千万不要惊动他!我回学校去后,不出三天就会带着人赶回来,收拾那一帮家伙。你也不要去告诉谢三什么事和话,以免那谢三沉不住气,让那个人有什么警觉和疑心就不好办了,记住我说的话哈!”。

      涂老板听了女儿的话,连连点头说一定一定照她说的去做,自己绝不会误事的!

      吃过早饭,涂慧芳在旅店柜台前,大声地喊那谢三道:“喂,店小二,我来结账,多少钱?!”。

      一边说,一边观察着那鸠武太井那里的动静。就在谢三收钱的当口,鸠武太井也开门走了出来,眼睛盯着涂慧芳结账的一举一动,看到谢三收了钱,又看着涂慧芳离开了旅店后,才放心地又回到房间里去了。

      涂慧芳走出旅店后,径直回到家里,涂家正涂老板不一会儿也回到家里来了。

      涂慧芳看到涂家正后,立刻把老爸喊到自己房间,然后用极其急迫和认真的语气给涂老板说道:“老汉,我马上就会学校去。我算了一下来回最快也要三天的时间。这三天你做好三件事,一是严密注意那人的一举一动,;二是千万千万不能让他知道你发现了他的秘密,一如既往地就像前些日子那样对待他,绝不能够让他起疑心;三是如果发现他有什么特别的动作,可能要跑掉或者是对你和那谢三做出什么反常的举动,你要立刻去找秦保长他们来帮忙!涂老板听了后连连点头说是。

      涂慧芳给老爸涂家正说完话之后,即刻出发回学校去了。

      而此时此刻的东拉山大峡谷不远的杨远能家的杨家大院,也正处在紧张的气氛之中。因为杨远能的父亲杨其善,刚刚吃过早饭,便与堂弟杨其均坐在堂屋的阶沿上的茶桌旁边,一起商量春节后,开了春如何作好安排收购茶叶的准备事项。突然从天井上端的空中,飞下来一只信鸽。那信鸽在杨其善和杨其均两人之间的一张茶桌上落脚之后,因为长途飞行,过于劳累便晕了过去。

      杨其善急忙取下那信鸽脚环,打开那脚环的细管,取出一张小纸条展开后一看,上面用暗语写道:“已交货,忽念!有强盗与贼,加强防范,切记!!!”。

      杨其善看后,对堂弟杨其均说道:“是远能他们来的,说货已经送到了。同时还说有强盗和贼。要我们加强防备!可我们杨家向来与人为善,乐善好施。但凡是乡里乡亲的人,尤其是家境贫寒之人,我们杨家都是全力接济。几十年过来都没有与人结仇,怎么会有什么强盗恶贼来惦记我们杨家大院呢?!”。

      杨其均听了堂兄杨其善说的话后说道:“大哥,想来远能侄儿与大锅头潘永正他们,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不然也不会让信鸽捎来这紧急暗语!我看还是要安排人手,防范于未然!俗话说得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杨其善听了之后,点头说是:“那是当然,那是当然!”。

      然后两兄弟一起把人员安排,以及如何设置暗哨和房前屋后的陷进,作了详细的商量与布置……

      本文标题:藏茶(二十一)(长篇小说连载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

      本文链接:https://www.99guiyi.com/content/1367137.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归一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