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云思
主页文学小说成人文学
文章内容页

草根女神(第十四回 赵长焕服药照常患 赵士飞谋财招是非)

  • 作者: 陈承凯
  • 来源: 归一文学
  • 发表于2024-03-05
  • 热度11141
  •   赵士飞回到家对老爷子说:“人家都没收钱。为这事我又去了趟饿狼村,那个单老师也说没收他钱,并且姓耿的始终也没给咱要钱。”老爷子说:“他们不收钱喝西北风吗?”赵士飞说:“我看这样吧,咱暂时先不管他收不收钱,先保住命要紧。只要保住命,咱才能有时间考虑其他的。”“怎么保命?”“就是先拿上这个钱啊。他们的药是没说的,这个你已经试过了,只要再吃一次药,就好利索了。”老爷子说:“好,先保住我这条老命再说。”

      第二天,赵士飞带着十万现金来到癌友之家。兴科收下钱并让他填了一份捐赠协议书。赵士飞填完交给兴科,上面写道:

      捐赠人赵士飞,自愿向癌友之家捐献人民币十万元整,该捐赠款专为解救癌症患者所用。

      捐赠人:赵士飞 受赠单位:癌友之家 单位代表:吴梦春

      二〇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

      兴科说:“明天带大叔过来吧。”

      第二天,赵家父子二人又来到店里。梦春说:“快给你大叔冲上茶。”兴科把茶水放到老爷子跟前。梦春说:“他大叔,我知道你拿这钱觉得憋屈,可是,我这并不是谋私贪图享受。我如果谋私贪图享受,我这店就开不下去了。就没法给人治病了。以后找我治病的会越来越多,其中包括许多治不起病的,他们没钱,还想活命,怎么办?就必须让有钱的包着没钱的。你和大侄子都是公务员,拿这份钱压不着你的手腕子。你既保住命,又积了德,神会保佑你的。”老爷子羞得不知说什么好,连连摇头说:“唉,他大娘,我明白啊,这是保命积德的钱,花得值啊!”

      临走的时候,赵长焕问:“他大娘,我还要服几次药?”梦春说:“这一次就好了。”赵长焕回到家里,还没三天,就和好人一样了,一点感觉也没有了。老爷子说:“怎么这么快啊?这到底是什么药呢?如果是外国进口的药,医院里应该先有啊,媒体也该宣传啊。”

      赵长焕信神。他作为党的基层干部,不敢公开信,但在心里嘀咕:如果她是神,与神较量是不自量力;如果她不是神,那十万元也要不回来了,因为捐赠合同受法律保护。无论如何就认了吧。对儿子说:“别啰啰她了。省下那份心吧。我看她不是普通人。千万别再挤兑她了,反正咱捡了条命,也值了。十万块钱算什么,在城里连一间房子都买不着,咱就买了条命,太划算了。”

      儿子听了老子的话,也不计较那十万元了。但强烈的好奇心使他对这个癌友之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有一天,他对他的小姨妹说:“蓓蓓,给你个任务,你暗地里观察一下,看看癌友之家的人到哪里去活动。”

      蓓蓓刚上初三。周末,她经常骑着一辆小车子在癌友之家附近转悠。这天,她发现兴华骑着电动车向南去了,蓓蓓也骑着车远远地跟着。到了南山坳,她远远地看到兴华打住车子,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塑料袋,蹲下身子,像是采集的某种野菜。蓓蓓来到跟前问:“阿姨,到饿狼山怎么走?”兴华指着前方说:“那座山就是。”蓓蓓看准了她拔的是什么菜,就远远地离开她。蓓蓓来到没人的地方,也采了一棵长生草。回去见到赵士飞,把跟踪兴华的经过说了一遍,然后掏出她采的那棵野菜说:“赵哥,她采的就是这种东西。”赵士飞接过来看了看,又递给老爷子。老爷子接过去一看,说:“嘿!这不是……吗?”

      各位看官,上面这个省略号是指赵老爷子脱口而说的长生草的俗名,但是,我不敢告诉读者他说的是什么俗名。

      赵老爷子接着说:“我小时候整天出去拔,拔满了筐,背回家来,你奶奶就洗,洗了再剁,然后蒸菜窝窝吃,我就是吃这玩意儿长大的。那个时候的确没有患癌症的。也没听说过癌症这个名儿。从周总理逝世我才知道还有癌症这种病。早知道这玩意儿能治癌,当年我就该带上它去闯中南海,夺回周总理那条命,我也就留在北京成了最年轻的御医了。可惜现在这种野菜不多了,可能是施农药施的,只有山坳里还有这种菜。”

      赵士飞非常高兴,说:“小妹不赖。长大了考警察学院,当刑警,有那素质。”

      赵士飞把那棵长生草放到玻璃盒里,如获至宝。然后他又照样采集了一些。洗净、剁碎、压出菜汁,尝了一口,又递给老爷子,老爷子尝了一口,兴奋地说:“气味与他们的一样,并且比他们的药还浓。”他咧着嘴指着赵士飞说:“你要是早一个月把这事弄清楚,省下我那十万元。”赵士飞说:“十万元还算钱吗?咱有了这宝贝,不出一年,咱就是金山县的首富。我与吴梦春井水不犯河水,各发各的财。到时候,若生意好,我就把地税局的工作辞了,专干这营生。凭咱的人脉、关系,吴梦春怎能与我比?我足以把它做大做强,冲出亚洲,深入欧美,让全世界都记住我的名字,最后还获得诺贝尔医药学奖。”

      “好了,别吹了,你小子踏踏实实地干一阵再说吧。”

      这天,赵士飞开着车到了山北肿瘤医院,在医院门口,发现一个男的搀着一个老太婆,像是儿子搀着母亲的样子。老太婆的头发很稀疏,脸上、脖子上的皮肤也很难看,显然是做化疗做的。赵士飞迎上去说:“大哥,大娘的病治得怎么样了?”那男的看了他一眼,见是生人,没搭腔,继续搀着老太太走。赵士飞又说:“我有一个方子,绝对能治好大娘的病。”那男的还是不搭理他。老太太却说:“站住,我问问他,是个什么方子。”“妈,现在骗子很多,这么好的医院都看不好,他怎么能治你的病呢?”赵士飞急忙说:“先治病,后付款,不见效,不要钱。”这下,那个男的停下了脚步:“你是哪儿的?”赵士飞答:“我是金山县的,离这儿也就四十里地。”那男的说:“我也是金山的。你是哪个乡镇的?”赵说:“我是饿狼山镇的。你呢?”男子说:“我是龙泉乡的。”士飞说:“哦,咱们是十几里地的街坊。我不会骗你的。”男子问:“你有把握治好我母亲的病吗?”“绝对把握。”“需要住院吗?”“不需要。你带着大娘去一趟,顶多去两趟就能治好。”男子问:“什么时候去?到哪里去?”赵士飞给他写了地址说:“今天太晚了,明天一早就去吧。”那男子说:“留个电话吧。”士飞道:“电话号码写在地址后面了。”那男的接过纸条,就走了。刚走出几步又回来问道:“得用多少钱?”“十万。”“啊?怎么这么多啊!”“你怕什么?又不是让你现在交,等大娘好多了再交,那个时候你就准备出来了。”

      回到家,赵士飞对父亲说:“我可能这两天就能钓到一条大鱼。”“在哪里钓的?”“在肿瘤医院门口。”赵士飞把经过说了一遍。赵长焕说:“你怎么想起到那儿去钓?”“不到那儿上哪里去钓?要是在家干等,得等到哪年哪月。现在对我们来说,时间就是金钱啊。”赵长焕说:“你还得给他签个协议,不然,如果给他治好了病他不拿钱怎么办?要先小人后君子。”士飞说:“爸,你这都是老观念。你老人家这种思想是以对方诚信为前提的。如果人家不讲诚信,即使签了协议也照常不付钱,你能奈何他?你没听说吗?现在经法院判决又强制执行的,那些老赖不是照常变着法不赔钱吗?现在的人,只要他好了病,十个就有九个不会依约付钱,顶多在人之常情方面要表示一下就不错了,你想让他拿十万元钱是不太可能的。”赵长焕问:“那么,怎么才能使对方付钱呢?” “你老人家怎么这么快就忘了呢?你不想想咱是怎么拿的钱吗?咱也仿照耿家的做法,不怕他不付钱。因为谁都知道命比钱重要。”

      第二天,龙泉乡的母子俩来了。赵士飞也煞有介事地让他填了登记表,然后给他冲上水,和他们拉家常。最后人家问如何拿药吃药的事,赵士飞也说:“大娘已经服过药了,不用拿了。”

      龙泉乡的走了。赵士飞就日夜等着他们来送钱。一等也不来二等也不来。一个月后,赵士飞不但没等到钱,反而收到法院的一张传票和一份起诉状副本。诉状的主要内容是:

      原告身患癌症,经常去山北肿瘤医院做化疗。二〇一二年五月二十日下午,原告做完化疗刚出院门,遇到被告。被告上前搭讪,说自己会治癌症,不见效不收钱。原被告遂订下口头协议。协议约定,见效后付款,费用十万元。但是,被告对原告没有做任何治疗,只让喝了一杯水,便承诺不过十天效果显著。原告回家后不但没有见轻,反而更加严重。由于延误了治疗时间,原告的病情每况愈下。要尽快恢复必须付出更多的医疗费用。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原告两万元整。

      下面还附有证据,就是赵士飞在肿瘤医院门口亲笔为原告写的地址电话字条复印件。

      “妈的,怎么就会不见效?”赵士飞骂道。赵妈说:“你弄的是人家那种菜吗?”赵士飞立即去找蓓蓓核实。蓓蓓说:“我拔的和她采的一模一样,就是她那种菜。”赵长焕说:“别吓唬孩子了,还用问吗,我亲口尝的,和耿家给喝的水一样的味道,肯定是同一种菜。”停了一会儿,赵长焕对儿子说:“你要扭转思路,不要在是不是同一种菜上费脑筋了。”士飞说:“既然是同一种菜,为什么人家的见效,咱的就不见效。”赵长焕说:“我早就告诉你,不让你在她身上打主意,你不听,她不是普通人。”赵妈说:“你看你爹,整天神神道道的,她不是普通人,难道她还是神仙不成?”老头子说:“哼,不信就罢。”

      士飞说:“不管怎么说,我还得尽最后的努力,也许是因为量不够,导致效果不显。我还得去一趟龙泉乡。”

      赵士飞不甘心失败,他根据起诉状上的地址、姓名找到了原告那个破家。由于没有院墙,他直接进屋就说:“元厚兄弟,你怎么也不问问我什么原因就起诉呢?”“我问什么?你根本就没有采取任何治疗措施,怎么会有效果。我现在不明白的是,你忽悠我到底图个啥?说你是骗子吧,你并没有给我要钱;要说你不是骗子吧,你这药一点效果也没有。”士飞皱着眉头说:“兄弟,我绝不是骗你,不信你看看这是我父亲的病例,山北肿瘤医院确诊的癌症,就是吃这药治好的。上次你去的时候可看到了,老爷子精神多好。这次大娘没见效,都怪我粗心,是我怕大娘受不了,给她下药量太小了,这次你再让大娘服一次,如果再不见效,你怎么告,我都认了。”

      这时,老太太在床上发话了:“元厚,咱就再吃一次这个先生的药吧。”元厚看了看床上的娘说:“好吧,我就再信你一次。”赵士飞拿出药瓶给大娘倒上,看着让大娘服下。说:“兄弟,你先把案子撤了吧,看来这次没事了。”元厚说:“不行。如果有了效果,别说撤案子,我还会依约给你送钱去。”

      赵士飞回家后如坐针毡似的等待着龙泉乡的好消息。然而,事情的结果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他等到的是陈元厚的一个冷冰冰的电话:“姓赵的,咱法庭上见吧,一点效果都没有。”

      赵长焕说:“别从药上费脑筋了,赶快扑拉官司吧。”

      赵士飞拿起电话给杨院长说:“杨哥,最近,我摊上官司了。请您关照一下。这个事过去,我请你吃北京涮锅……那是当然的,TV店的税务啊,你放心,就包到你兄弟身上了。”

      就在赵家东奔西忙准备应官司的时候,赵长焕的病又犯了。他一点不怀疑药的疗效,自己来到癌友之家咨询。梦春听罢赵长焕的叙述,感到很奇怪:怎么会又犯了呢?除非是他说出了长生草的俗名,否则,他的病是不会犯的。于是问道:“他大叔,你是不是说过这药的俗名?”赵长焕一听,心想的确说过,就说:“是说过……”这时梦春急忙摆手厉声说:“你千万别再说了。这是长生草,长生草,你再说它的俗名你这病永远不会好。”赵长焕狠狠地抽了自己两个嘴巴:“叫你乱说!叫你胡说!”梦春说:“你把我刚才的话重复两遍。”赵长焕道:“长生草,长生草,再说俗名永不好。长生草,长生草,再说俗名永不好。”梦春说:“我问你,你又不知我给你用的什么药,你怎么会说出它的俗名?”

      赵长焕不敢如实说,就瞎编呗:“他娘问我,你吃的什么药,我说不知道,那味道与那什么差不多。就这样说过一次。”赵长焕悔恨万千地说:“他大娘,你说我这病还有治吗?”梦春说:“从今以后,你要心怀善念,并且每隔半年就要来吃一次药。”梦春一边给他倒药一边说:“这药与善结合方能见效。心存善念,旧病不犯。只要你虔心向善,摈弃杂念,不发外财,颐养天年,就一定会好的。”

      赵长焕品着这药味儿与儿子制做的完全相同,又品了品梦春刚才的话,他算彻底明白了其中的奥妙。回家后,他把梦春的话向家人说了一遍,然后,一本正经地对儿子说:“士飞,我和你妈拉巴你这么大,供你读书找工作也不易。你要是孝顺儿子,你要是不想让你爹早死,你就立即给人家龙泉乡的送两万块钱去。让人家撤诉,免得咱丢人现眼。”他见儿子不做声,又说:“两万块钱算什么,十万咱都拿了,就是再拿十万,只要咱全家无是无非的我也高兴。”他见儿子还不做声,又说:“你拿上这个钱,就可以避免开庭,也不用领法院那个人情了,同时我的病也就真的好了。从此,你就老老实实地工作,权当没发生这个事,这对咱家就是最佳选择。”

      总之,老爷子就是怕死。赵士飞说:“我听您的话,我从小就没服过输,但是,这次我服了,万一你老人家有个好歹,我可担不起这个罪名。”

      第二天,赵士飞来到龙泉乡。说:“元厚兄弟,对不起了,都怪我对这种新药的配方掌握得不熟,导致药效不显,我认输了。这是你要的两万现金,你点点。”陈元厚先是感到惊奇,而后又感到惊喜,接着又有点内疚。说:“赵哥,我也对不起你,我没想到你这么仗义。我总以为我起诉也就是给你造造影响,压根儿就没想到你会真赔钱。我若早知道你是因为技术问题导致的药效不显,我怎么也不会起诉的。”

      士飞说:“俗话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你赵哥是什么样的人。”元厚紧紧握住士飞的手说:“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啊!我马上就去撤诉。”

      回来后,赵士飞又给杨院长打了电话:“杨哥,那事你就别操心了。龙泉那小子胆小,我一吓唬,他就撤诉了。”

      本文标题:草根女神(第十四回 赵长焕服药照常患 赵士飞谋财招是非)

      本文链接:https://www.99guiyi.com/content/1367736.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归一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