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云思
主页情感家园感悟亲情
文章内容页

匆匆那年

  • 作者: 蓝欧
  • 来源: 归一文学
  • 发表于2024-04-26
  • 热度27697
  •   2015年夏天,我的母亲感染肺炎,在金州区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那时候她发烧二十多天,浑身浮肿,翻个身是件很困难的事,要找来好几个人搬弄她。

      由于长期卧床,母亲的屁股流浓溃烂,医院说是“褥疮”,他们也治不了。医院的护工告诉我一个治疗方法,用好几种药水清洗,然后敷上纱布。我每天下午都给她换药,又费事又花钱,还是不见好转。屁股的感染面积在扩大,看着让人揪心。

      大姐每次到医院,就问,“老太太啥时候出院?”。有一次,她去跟大夫说:“药用时间长了,就会有耐药性,叫她出院吧。”,大夫顶了大姐一句,“你懂什么?你妈妈病多重啊!”。

      有一次,大夫查房时,问了一句:“这个女儿是你亲生的吗?”。

      母亲摇摇头说:“不是!”。

      说来也巧,大姐从外头走了进来,她恰巧听到了这句话,她脸色通红的,快速收拾好背包,一句话也不说扭头就走,整整六天都没有来医院。

      午后3点10分,母亲突发意识障碍,昏迷不醒,医生正在抢救在抢救室里的母亲,脸上戴着呼吸机面罩,身上插着导尿管。到中午仍要靠呼吸器维持生命,病况随时可能恶化。

      我见此情景,打电话给大姐,把家里的寿衣拿到医院。主治大夫征求了我的意见,给母亲下了鼻空肠营养管,护士在指导我怎样使用它。我买来营养粉,给她灌注。

      大姐接到电话,以为这一回真的不行了,居然通知我哥我嫂,还有三姐说,“老太太奄奄一息啦,咱们去医院料理后事吧!”

      等到他们几个到医院,已经下午四点多钟了,然而他们惊讶地发现,母亲居然醒过来了,还能讲话。

      姐俩来到主治大夫跟前说:“大夫,我们做家属的恳请,再有危急时刻不要抢救我妈妈,就让她安安静静地离开这个世界吧!”

      大姐和三姐随后躲到护士站嘀嘀咕咕,三姐对我说,“你快点把寿衣给她穿上,一会儿身体就僵硬了,完事儿以后,我还再给你钱!”大夫还没有放弃,姐姐怎么那么盼望老人早一点咽气?只见嫂子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拉着母亲的手说,“你放心吧,我们都能照顾好老五!”

      大姐和三姐坐在旁边的床上,大姐说:“咱们再治疗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明天办理出院吧!”

      这一年9月15日是母亲80岁生日,三个姐前商量好了,谁买什么东西。大姐主动表示,她去订生日寿桃。到了那一天,临近中午了,我正在厨房里忙着做饭。大姐从外边进来。她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黄色的羽绒大衣,脚上的棉布鞋已经洗的褪了色。她看见病床上的妈妈,说道:“我商量你,把窗户打开,透透气,哈。”妈妈的床边一直放着简易坐便器,她一定是嫌家里有味。

      母亲的两个好朋友也来了,本来挺热闹的,每个人的心情都不错。大姐一进门,她拿来的居然是十几个窝窝头。大家都觉得奇怪,应该是白面馒头,怎么成了几个苞米面的。她自己一点都不觉得磕碜,还冲着老人嚷道:“你三百岁啦!”开始吃饭了,大姐看到满桌子摆着好吃的,她突然冒出一句:“你以为江*民过生日啊?”大家都面面相觑,好像被浇了一盆冷水。

      《颜氏家训》有曰: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自芳也;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自臭也。在大姐的影响下,家里渐渐地没有了往日的和谐气氛,逢年过节家庭聚会已经没有了。有一次,母亲拨打了大姐的手机,

      “你想带领着弟弟妹妹走哪一条道路?”

      大姐满不在乎地说:“有个敬老院,每个月2700块钱,我给你送进去。”

      大姐一直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一意孤行,还在逃避自己做子女的义务。

      所有不孝顺的孩子都是相同的,他们内心都觉得老人赶快死去。母亲瘫痪九年以来,他们从来不伺候,不给老人做一顿饭,洗一件衣服,老人住院了不闻不问。然而姐姐们却当着自己孩子的面,说自己如何孝顺?太不要脸啦!

      本文标题:匆匆那年

      本文链接:https://www.99guiyi.com/content/1368453.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归一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