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云思
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纪念逝去的青春

  • 作者: 九满
  • 来源: 归一文学
  • 发表于2024-01-09
  • 热度25112
  •   我出生在草长莺飞的春天,骨子里充斥着生机勃勃的因子。

      当我长成青涩的模样时,总爱追逐五彩的梦,喜欢车水马龙的喧嚣,喜欢玩世不恭的霜雪,喜欢无拘无束的疯狂,喜欢掏心掏肺的朋友。

      走进教室,老师充满期待地为我们讲述一个又一个激动人心的故事。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从现在做起。团结起来,振兴中华。向上的通道,对所有人打开,底层可以逆袭,放牛蛙也有春天,牙医也能成为大师,理想和才华是你们的登云梯。

      多美好的时代啊!理想在此刻放飞,雄心在此刻建立。我把时间交给了题库,把青春交给了考卷,把欢乐交给了分数。我坚信“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整日用“寸金难买寸光阴”、“莫等闲,白了少年头”、“天生我材必有用”来鼓励自己安慰别人。面对书山题海,我也常感紧张压抑,然而,紧张过后是振作精神向前冲的勇气与力量。我天天总结中心思想,分析段落大意,做着高深莫测的数理化习题。即使课余时间我和同学们也常常围坐一团,攻克难关,当困扰已久的难题被破解时,我们喜不自禁,仿佛清风吹走了乌云。那种迎着晨曦、顶着夜幕,一心一意读书的执着或许只有成功走过高考的人才能体会。

      那时的我有许多的朋友,他们宠我溺我,无论我再怎么任性,也总是最大限度来包容我将就我,他们犹如黑夜中最亮的一颗流星,时常划破黑暗点亮我心头的灯,给我温暖。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里,我也打过架吵过嘴,当时总感觉无所谓,年轻的我不懂得收敛自己狂暴的火气,也没有拉下脸来对人说上一声“对不起”,可能心里会原谅,却顾忌着所谓的面子不肯让步。

      大学毕业后,我怀着“天也新,地也新,春光更明媚,城市乡村处处增光辉”的喜悦心情,来到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广州,来到了这个让我欢喜过、激动过、彷徨过、痛苦过的工作单位。

      那时候,我的心中有座无线电台,不断地接受来自人类和上帝的美感、希望、勇气与力量。我急于面对人生,急于面对收获与失去,即使拥有的只是平凡隐忍的外壳,然而闪烁其内的,是果实般有着汁甜水蜜的肉瓤,以及一颗坚硬闪亮的内核,在人间深处生根发芽,将一段段平凡而多折的故事延续。

      我的那种桀骜不驯的性子,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冲劲,赋予我挣脱开缰绳的权利,我满脑子做的都是英雄梦,努力寻找别于他人的自己,期待于滚滚红尘里活出不一样的自我,就像那初升的太阳充满了光与热,不惜一切把能量撒向大地,为这个世界增添动力。我疯狂地钻研技术,疯狂地学习操作规程,疯狂地崇拜一个个老前辈,就连恋爱都是真的,全心全意地追求,上演了一曲现代版的爱恨情仇传奇……

      其实,年轻的我有时会忘情冲动,也会迷茫忧伤;有时会顾影自怜,也会怅然失若。也许只是一篇简短的论文,也许只是一项小小的创新,也许只是一个相信的眼神便足以让我踌躇满志,我甚至会因一纸奖状而欢喜一整天,抑或因上司的一句话而失眠一整夜。

      后来,我跨入到领导干部的行列,这让我扬眉吐气。我走起官步来,双手背在身后,腰杆笔直,巡视工地,像古代帝王视察他的疆土。我指挥他们工作,就像指挥千军万马上战场。我还不时地在主席台上喊喊话,对着全体臣民——一遍又一遍地吟唱着英雄的赞歌!不停地呐喊:青春不要留白!

      不知是哪一天,也不知是哪一年,岁月的飞沙模糊了我曾经清澈的双眸,时光的流水打磨了我曾经尖锐的棱角。我没有了青春的那些冲劲,没有了青春的那股热血,也没有了宏伟的目标和志向,做人唯唯诺诺,做事前怕狼后怕虎,遇事还不敢直面,总是逃避。即使憋着再痛的事都能笑嘻嘻地和人交谈,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到了现在竟然可以面无表情地去处理。曾经我的嗤之以鼻,义愤填膺,不屑一顾,都已成为如今的理所当然,见怪不怪。“好的”“不好意思”“收到”,这些原来觉得没有多少情感的话语,竟然变成了现在最常使用的词汇……这一切,仿佛在警示和提醒我:我已将与生俱来的冲劲、热血、倔强与朝气就着时间的流失消磨殆尽!

      呜呼,我说不出话来,但以此记念逝去的青春。

      本文标题:纪念逝去的青春

      本文链接:https://www.99guiyi.com/content/1367205.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归一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