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云思
主页海天散文文化苦旅
文章内容页

悲哀也,吾国吾民!

  • 作者: 邓三君
  • 来源: 归一文学
  • 发表于2024-03-25
  • 热度7732
  •   今年五月,市作家协会组织30多名会员到博罗公庄官山村采风,要写一些关于官山的人文历史及发展状况的文章,最后结集出版,成为官山村探索与发展的记录与见证。无疑,这部书,不应该有什么中心思想、主题先行的问题,而是根据作家们的感受、体悟和思考来发现、表达、展现官山村的过去、今天和将来。

      虽然我这辈子,大多时间是靠文字吃饭,但是我的确不想写一些“指令”性文章,我也策划过不少带有凸显主旨的?“大部头”,我却只是策划人,很少去写。说白了,我这样做,最重要的原因是为了自己和跟着我的人有碗饭吃。官山村的采风也不例外,我开始只是由性地写了两首诗《游秋枫寨》《读感怀》,算作交差,可是有朋友说:“这样不好,你是任命不久的作家协会副主席,你不写,大家不知道你是什么水平。”在广东省作家协会学习的时候,陈雪亦对我说:“你不写不好,人家提供吃,提供住,不拿件稿子不好交待。”从省作协回来的第三天,我就拿出了一件带思辨性的稿子《官山古楼将何在?》。虽说稿子是在两天之内拿出的,其实我对中国的农村、农民、农业问题思考是经常的。只不过,当我接触到官山古楼,我的思考就与这些现实的物象对接了,成为我思想和意识的表达载体。我由农村、农民想到了国家以及国家的政体;由长达几千年的封建社会想到辛亥革命推翻帝制、到国民党和共产党实行的党制。通过家族兴衰和社会变迁,以及纵观全球社会形态,我得出一个结论:中国从古至今,还没有从真正意义上进入政治文明、社会文明和现代文明,面对农村现状,我提出了“一村之治,在于一国;一国之治,在于国之政体也”的见解。我一直以为,在华人的地方已经进入文明的社会有两处:一处新加坡,一处是台湾。我的文章宗旨是无论我们的哪行哪业发展,都要依托在走民主宪政前提之下,才能有正常的、持久的、健康的发展。这是我对社会、对中国现状的一点思考。可以说,这篇文章,我只是提出了自己的政治观点和政治主张,没有攻击谁,更没有“反攻倒算”的意味!因为我不仅批判了?“帝制”、“党制”,同时也批判了?“宗族制”(包括在学而优则仕熏育下成功的陈氏家族和邓氏家族)。我以为:他们“或固皇权,或荣族人,却始终没能给最广大的民众以温饱、安宁和源自心底的幸福。”

      可是,有人看了稿子后,居然说这篇文章有问题,将稿中的三段具有思辨性的文字悉数删尽,结果这篇文章就成了没有灵魂的一堆文字躯壳,变成支离破碎,前后不搭的东西。将一个诘问的标题《官山古楼将何在?》也改成了一个介绍性的标题《官山古楼话沧桑》。为此,我十分恼火甚或愤怒。我在想,一个连思想和观念都要高度统一的国度,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国度呢?通过影视作品和书刊文字我所了解到,最能与我们所处的这种环境对位的只有希特勒统治下的社会形态(当然包括我们的友好邻邦——社会主义国家朝鲜)。极其可悲的是,那些长期被“体制”当成动物豢养的人,并不为耻,反而为荣,成为“专制”和“强权”的卫道士,就连在一家地市级内部交流的文学刊物都要铲除异己,不容政见,要所有的人都成为纯一色的“高音喇叭”!对于一个政党来说,这样做可能是好事,但是对于中国民众来说,这样做并不一定是好事,很可能是罪人!

      中国从1949年中国共产党推翻前政府,到文化大革命;从改革开放到今天,越来越多的事实让中国共产党的高层都意识到,中国的改革开放到了攻坚阶段。所谓攻坚,就是政治体制的改革。我敢说,他们已经意识到一个健康的、正常的、科学的社会,绝不能只由哪个政党说了算,而是要人民!可是就有那么一些人,习惯了拍马,习惯逢迎,习惯上纲上线,遇到不同的观点和思想,就极尽“打压”之能事,显出幼稚、荒唐,甚或丑恶的灵魂与嘴脸。不久前,有四位90后人民大会堂的工作人员(据说是政协会议结束后),在标有“胡锦涛”牌子的位置上照了一张相。此照被人传到了网上,这在以前是不得了的事,听说“总书记”看到这张照片后,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可见这位共产党的领袖还是通情达理的。可是,就有一些人玩起了手中的权力,将坐“龙”椅的小姑娘开除,其他三位小姑娘被另行安排(在封建社会,就叫被打入冷宫)。记得,我在很多年前看到过美国的一个笑笑小电影。这是一档由美国民众自拍的娱乐性节目。其中有这样一个情景:在一个很大的广场中央(我当时的感觉就相当于中国北京的天安门广场),有一位男性在高高飘扬的美国国旗下的流动厕所里拉大便,由于风太大,将移动厕所飘走了,那位蹲厕的人便裸露在大庭广众之下。画外音是一片哄笑之声,节目到此也就结束了。我当时想,这片子要是在中国,不仅不可能被播放出来,在审查时就会有人把拍片的人“请”来问话了。按中国人的搞法,其罪名要怎么套就可以怎么套,致人死的罪名都可以成立。这又使我想到我们的政府与西方的政府的不同。我们各级政府都叫“××人民政府”,可是就连一个地市级的党政办公大院都要武警24小时全天候值守,一般老百姓难得自由出入;可是西方民主国家,人家并没有标榜“人民政府”,可是就连总统府游人都可以自由出入。前不久,我到一家企业去办事,到一楼就被保安和门卫拦住了,不是一般性的询问,简直就有点像进入“白区”的盘查。我十分恼火,说:“你们一家企业,难道也像政府机关那么严密吗?”保安说:“这是公司的规定。”对于做生意,中国古语不是有客似云来之说吗?为何这家企业却如此严密地审查所有陌生来人。基于此,我只有这样推断,这家公司和公司的老板,不是做多了亏良心的事就是在生意场上树了太多的仇人,生怕一不小心就有人扔了一个炸药包把那个屌楼和那条小命给炸轰了!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通如此严密有何必要!

      在此,我只想说:悲哀也,吾国吾民!

      2012年10月16日晚

      本文标题:悲哀也,吾国吾民!

      本文链接:https://www.99guiyi.com/content/1367985.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归一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