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云思
主页节日征文清明节
文章内容页

母亲的奢侈品

  • 作者: 天涯若比邻
  • 来源: 归一文学
  • 发表于2024-04-23
  • 热度26071
  •   我的母亲是一名小学教师,除了偶尔生病和在以前的政治运动中,尤其是在那场“浩劫”中,与其他老师一样,参加各类学习班之外,一辈子没有离开过那三尺讲台,直至她退休。

      因为父亲因病去世得早,使得母亲三十二岁便失去了丈夫,一个人的工资四十元钱,要负担起养育我和两个妹妹的责任。所以,家里生活比较困难。

      父亲因病过早地离开人世间,这对于父亲来说自然是一种悲哀和遗憾。但是,父亲却不知道,因为他的离世,是将真正痛苦和悲伤与困苦留给了我的母亲,让母亲一个人承受孤儿寡母之痛。也让母亲养成了极其节约,极其节俭的生活习惯和理念。

      父亲去世的时候,留给唯一的“财产”是一只他戴了一年多一点的手表。

      那块手表是一只前苏联造的,表带是不锈钢的钢丝绕成的。在父亲去世下葬的时候,母亲本来是想将那块表一起放到父亲身边的,结果还是我父亲的好朋友苏羽林伯伯苦言劝说,最后才作为一份“巨额财产”给留了下来。

      父亲走后的前几年,母亲一直舍不得戴那块手表。因为在母亲眼里,那是家里唯一的一块值钱的“奢侈品”。加上母亲说她有时候晚上一个人看那块手表时,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就觉得有些揪心的感觉,老实感到父亲也在看那块手表一样。所以将那块表作为一块“宝贝”,收藏在那木箱子里。

      后来,大概是父亲去世五、六年之后,母亲才时不时地戴上那块手表。

      母亲戴那块手表,嘴巴上说是看时间,实际上一是在思念父亲,二是把那一块表看着是一个很值钱的奢侈品。

      因为早上起床的时间,母亲是听那买的一个闹钟响了之后,就按部就班地开始忙碌。

      站在教室里的讲台上上课和下课,都是听学校里那敲打的钟声。所以,根本用不着看手表。

      那时候戴手表的人很少,尤其是戴手表的女的人就更少了。加上那块手表又是“进口”的苏联货。因此,只要有人问起母亲手上的那块手表,母亲的脸上总是显露出一种既有一些悲切的表情,又有一些骄傲的神色对人说:“这是我们刘斯藏(我父亲的名字)留下来的,是一块进口苏联表呢!”。

      可能是因为那块苏联表质量的原因,母亲戴在手腕上没几年,表的刻度盘上就出现了泛黄的颜色。再后来,表的时间也不太准确了。以至于到了后来就成为走走停停的“老表”了。

      可母亲仍然舍不得取下那块手表,每天早上起来仍然坚持做的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那块手表“上条”,然后挤上一点牙膏轻轻的清洁磨擦那手表的表面。

      大概是在一九八八年左右,有一天母亲对我说:“刘红,你爸爸留下的那块手表,已经完全不走动了,我把它给你,你拿去作为一个纪念吧!”。

      没过多久,母亲说她想再去买一块表,我给母亲说那就去买一块上海手表吧!可是,母亲没有同意我的意见,用了三十块钱,去买一块“山城牌”的手表。

      母亲戴着那块手表,逢人便说那块手表让她很满意,时间还很准。

      可我心里知道,母亲是舍不得花钱,觉得那块手表价格便宜。而那样价格的一块手表,在母亲的心中,觉得是她这一辈子带的第二个“奢侈品”。

      本文标题:母亲的奢侈品

      本文链接:https://www.99guiyi.com/content/1368425.html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归一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