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云思
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煤油 菜籽油 猪板油

  • 作者: 天涯若比邻
  • 来源: 归一文学
  • 发表于2023-09-19
  • 热度66979
  •   一、关于煤油

      大约是五十三年前,也就是一九七零年的五月的一天,我从居住的方家区向家公社初中校,都向家街上去玩。

      那时候的向家公社中学与向家小学是一起的。中学与小学的校舍,在龙马往简阳方向经过向家的公路旁边,学校的房屋是以前的一个寺庙的庙宇。从公路下来,有一条两公尺左右的土路连接到街上。

      那天去街上玩的我,刚刚走到那条土路上,突然看到前面有一个人拉的架架车上(人力平板车),用粗麻绳捆绑着的几个墨绿色的大油桶,因为绳子断了而从架架车上全部滚落了下来,其中有两个油桶滚到路边后,撞在了一块大石头上,使得桶里的煤油流了一地。

      由于那土路因为前两天下雨,被打光脚板的行人踩得很是光滑板实,那油桶里的油汨汨地漏了出来后,将一张席子宽的地上那一个个脚板印都浸得满满的。

      那时候的岁月里,煤油可是凭票供应的计划物资,每个月一人只能够供应三两煤油。因此,看到那么多的煤油抛洒在地上,过路的人纷纷都停了下来,连连说:“可惜了,可惜了!”。

      其中有一个人立马解下自己的围腰帕,去浸蘸那脚印里的煤油。另外两三个人看到之后,迅速脱下身上的背心也去浸蘸地上的煤油,嘴巴上还说是可以拿回去挤出来装到瓶子里,能够解决半个月的照明用。

      我听到之后,也立即跑回学校家里,悄悄的拿了一个喝水用的瓷盅,扯了一坨垫在席子下面那棉絮后,狗也似地跑到那漏油的地方,加入了蘸油的人堆里。

      十多分钟后,我也蘸集了满满的一盅煤油。我小心翼翼地端着那满满的一盅煤油,回到学校的家里,将那煤油倒进了平日里的煤油瓶。然后又赶快往那漏油的地方跑去,想再去蘸集一盅。

      然而,待我跑到那个地方之后,那漏油的地方已经没有一个人了,只剩下在太阳下闪闪发光的一片被那煤浸泡过的油渍油渍的泥土,以及一个个杂乱的人的脚印躺在那里。看到这个样子,我的心难免有些遗憾。

      但是,我的心里还是非常的高兴,因为那蘸回去的一盅煤油,可以让半个多月的晚上,不至于为了节约用煤油,而在夜晚常常摸着东西走来走去了。那心情,和那种满足感,就像如今看到“战狼”的电影大片一样的激动一般。

      可如今,说到煤油,好多年轻人都不知道那煤油还可以用来点灯照明用。当然,更不曾听说过和知道,还要凭票才能够买到一点煤油的事了!

      二、关于菜籽油

      一九七二年的年初至七三年六月,我在煎茶公社建设大队第六生产队的我舅舅家,生活了一年多的时间。

      那个时候,农村里除了人是一家一户存在之外,其他的一切都是集体管理集体分配。池塘里的鱼,一年可以人均分两次。一次是在春季插秧时,需要放池塘里的水到田里后栽秧;一次是在春节的时候,分鱼过年。而有些东西一年则只能够分一次,譬如说菜籽油就是在一年的六、七月份,按人头分一次菜油。

      记得是在七二年的六月,生产队栽插完了秧苗后的一天,舅舅他们生产队队长,一个叫“王鸡儿”的人,拿着一个镔铁皮的喇叭,一大清早就站在他家门口那田埂上喊道:“今天上午,每一家人安排一个人,由会计和保管员带着到街上的粮站去分清油。大家都给我记到,一家一户只准去一个,去多了老子把你一家人今天的工分全部扣了!”。

      我本来还想也去看看分清油的事的,可一听不知道为什么一家只能够去一个人。问了我舅舅后才知道,人多了,嘴就杂了,弄不好就会为分油吵架。

      听了队长的通知后,我大舅舅廖光中对我小舅舅廖光海说:“海娃,你去街上分油!但是你要记住,‘添油莫如灌提’,一定要他把油提完全伸进油里,再慢慢的从油里提出油提子,不然就会吃大亏。那油提快进快出,然后又快倒进油漏斗里,使漏斗和那油提上还沾着油,至少会少有二两油!”。

      那时候的非农业人口,也就是城镇居民每个人每个月国家还可以供三两清油,而农村里的人则完全靠生产队打了油菜籽后,完成了送国家的任务后,余下返还给的一部分清油,生产队才能够按照人均分配的原则分给每一个人。如果是遇到旱灾或涝灾,亦或是狂风暴雨造成减产或没有收成,除去完成国家任务后就所剩无几的时候,也就一年只能够有多少分给多少,甚至是没有油可以分给了。

      倘若是一个家庭一年中又没有养有肥猪,那大多数时候就只有顿顿吃白水煮菜,或者是把锅烧得热烫一些炒鈉锅菜了。

      所以,那个时候经常听到有的人说,因为天天吃的菜没有油荤,肠子都已经“生锈”了的俏皮话。

      知道了这些,当然就能够理解我那大舅舅廖光中,对我海娃舅舅说的要特别注意分油时,那分油的人的每一个细节和动作,尽可能地使自家不“吃亏”的话了。

      也是从那以后,在我的心里牢牢地记住了我大舅舅廖光中,说的那一句带生活哲理“添油莫如灌提”的话。

      人世间的许多事情,不能够被表面现象所迷惑,当然也不要为贪图一些小便利,而作出那因小失大的蠢事!

      三、关于猪油

      一九七八年的八月,我结束了两年的“知青”生涯,参加工作到了清水区食品站工作。那个时候虽然是粉碎了“四人帮”,十年“浩劫”已经成为了过去。但是经济和社会发展,还处于修整和完善的时期,也就是通常大家说的“百废待兴”的阶段。

      因为当时,许多人们的生活用品与食物,譬如米面油肉和自行车之类的东西,还要凭票供应。特别是猪肉这样的主要食品,更是管控得非常的紧。

      农民养一头肥猪出槽后,只能够送到食品站去卖给国家收购,然后按照肥猪重量的50%的比例,发放肉票给送卖了肥猪的农民,农民就凭肉票去食品站买肉。而城镇居民则由国家每人每月发给一斤半肉票,凭票到食品站买肉。

      如果遇上一年多才能够养一头肥猪,肉票又不够用,那平时肉就吃得很少了,有的人家户半个月或者是一个才能够吃上一次肉。

      因此,那时候的人买肉,不管是城镇居民还是农村里的人,最不喜欢的就是买到尽瘦肉。因为,如果是买到瘦肉了,在炒肉的时候还要去放油才能够搞得好。因而大家最喜欢的是能够买到那巴掌宽的宝肋肉,也就是猪的腰部位那肥膘肉。倘若是买到了一块尽瘦肉的话,那买肉的人乃至全家人,心里都会不高兴。

      还有那猪板油,一头肥猪少的只有十几斤,大的也只有二三十斤重。因此,每天的那猪板油摊位面前,想买猪板油的人,总是人头攒动挤得水泄不通。然后是那猪的宝肋肉,几乎是买者如云。因为那肥膘宝肋肉既可以用来做回锅肉,又可以熬出猪油,真的是居家过日子两全其美的好东西。

      所以,当我到了食品站工作后,一些朋友和亲戚都认为我自己是找到了一个好工作好岗位。

      然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而今眼目下的人买肉时,绝大多数人基本上都不会去选择买肥膘肉,而是只要尽瘦肉了。那一个二个卖肉的摊铺上,经常看到下午都还有大块的猪板油,悬吊在肉摊铺上,被挂得变了颜色还没有卖掉。

      前天逢场天(赶集天),我去那白沙街上的农贸市场,买厚皮菜秧来栽。路过卖肉的摊铺时,恰好遇到一个买肉的妇女,与那卖肉的摊主吵架。

      我放慢脚步一听,原来是那个妇女不要添加的一小块两指大的肥肉,说是添加的肉也只要尽瘦肉。而那卖肉的说一小块肥肉不碍事。

      哪知道竟然惹恼了那妇女还骂人,说那卖肉的人故意为难她,因此双方就吵了起来。

      目睹之后的我,不由得感概万千。

      现如今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吃东西当然也就讲究了许多。那肥肉吃得多了,会影响血脂血糖和胆固醇偏高,当然就买的人少了。

      真是此一时披一时也!

      仔细一想,这世界上真的是没有一成不变的事和物。同时,不管是波浪式还是螺旋式,总之,这个世界永远是向前向上和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的,绝不会停滞不前,也不会是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和运动的!

      世界真奇妙,宇宙很飘渺!

      本文标题:煤油 菜籽油 猪板油

      本文链接:https://www.99guiyi.com/content/436261.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归一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