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云思
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我的父亲,我的家——写在父亲80岁华诞之际

  • 作者: 白羊
  • 来源: 归一文学
  • 发表于2023-12-11
  • 热度6828
  •   我的父亲,我的家 ——写在父亲80岁华诞之际

      父亲出生于1944年的茶叶故乡雅安名山农村,长得一副堂堂正正的脸,在那个食不裹腹的时代里父亲还读完了初中,可见爷爷是个有远见,崇尚知识的有觉悟的老党员。我们家世代骨子里刻着“知识”二字!在那个年代的农村,父亲算是个秀才,也够得上是个文化人。

      父亲的字很有笔风,字如其人,就是一个刚直坚毅之人。每当过年贴春联时,父亲都是自己买来红纸,自己写对联,有时还帮着邻居写,我帮着载剪,帮着研磨,一边看,一边念,觉得对联就是文学极品,简短达意。可能这个原因吧,我上学后对语文一直有着不低的兴趣。小时候,大家都穷,没钱买笔墨纸砚,父亲就用木板做一个大茶盘装上河沙,用钢条打磨成铁笔,叫我和弟弟练习写字,大弟的字,多少继承了他的笔风。后来的很多年,大弟每年过年都会挨家挨户帮乡亲们写大红春联。

      父亲是一个自学集百家技艺于一身的人,他特别聪明又好学,喜欢接受新鲜事物。他会的东西还真不少呢。他会用竹子做笛子,拉二胡,还会做泥工、灶台,他砌的灶台,柴烧起来火很旺,烟好排;还会木工,做家具、做木桶,十里八乡的灶都找他砌,嫁女做陪嫁家具、修房造屋、老人终老的寿木都请他去打造。大家都知道父亲解决问题能力强,也总爱找他帮忙,父亲总是热心帮忙,他以帮助别人解决困难为乐。

      母亲生我时没有奶,文革出生的我,物质贫乏,计划经济的年代,购买全靠票,一两糖都是奢望,新生儿每月有2两糖票,能健康地活下来,我受济于家乡所有和我上下年纪的人的母亲的奶和无偿捐赠的糖票,父亲干完活背着我四处要奶喝,我成了喝百家奶,吃百家糖长大的父亲的女儿。每次回老家总会遇见不认识的老人问我是哪家的,我说是高木匠的女儿,老党员高银武的孙女,基本会听到一句“你小时很可怜,没奶吃,吃过我的奶”。我由衷地深深鞠躬感谢所有的“妈妈们”!老人们说,我那时候随时随地在父亲背上,父亲背着我走家串户,要么在要奶的路上,要么背上我去干活。父亲说因为求生的欲望,我几个月就能分辨男女,在别的孩子感知里妈妈有奶,我的世界里女性都是妈妈。

      父亲是个很正直的人,合作社时负责管理生产队的库房,在那个吃不饱的年代,他管理的粮食每年盘点都会涨斤两,他说干的粮食是存放不该短斤少两的,那怕我家里一样缺吃少穿,足见他的公平公正!

      父亲长着一张威严的脸,一双瞪得大大的眼睛,我本就是个乖乖女,高家世代都是独女,父亲一直很宠我,他悄悄告诉我,他不在家的时候一旦发现母亲准备打我的倾向就赶快跑去生产队的库房找他求救。小弟一直很调皮,没少挨打。父亲是个内向之人,不善言辞,从未说过对我们姐弟甚至是对妈妈的爱,却总是把爱藏在了行动中。父亲对母亲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爱,让我们子女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父亲无论什么时候回家,第一句话就是“你妈呢?”然后去找到地里干活的母亲,帮她干完活,扛着工具回家。今年5月底的一天早上,母亲突然昏迷,救护车紧急送往医院,抢救醒来时,母亲以为她危在旦夕,吩咐父亲他们的钱如何安排时,父亲一边答应一边哭泣,医护人员安慰“爷爷,没事的,奶奶没事的,相信我们……。”我从自贡赶回雅安,要换父亲回家休息,他坚决不肯离开,父亲的坚守,母亲的不忍离开,挽回了她的生命,父亲特别爱看书,80岁的人了,在医院里除了照顾母亲,就看书,给母亲讲他在书里看到的人和事,在父亲的照顾下,母亲慢慢恢复了健康!这一切来自父亲对母亲无怨无悔的关爱。他觉得书里可以收获快乐也能收获做人的道理,父亲给我一句处理事情的临危不乱的治理名言“遇事从坏处着想,从好处下手”。

      父亲不是圣人,年轻时也干了些调皮的事,比如在那个年代很洋气的人才会骑自行车,他学自行车年纪轻轻把牙摔掉了,补了一个金属外壳牙,和朋友一起到离家几十里远的山上打猎被狗熊咬,现在那个山上的老人,说起当年被狗熊咬,大家都说记忆忧新。父亲还会刻章,小时候用萝卜刻上我们的大名,那神奇足够我们在小伙伴面前吹牛,让他们羡慕。父亲还是个游泳高手,记得小时候,母亲是不主张我下河游泳的,她说姑娘家游泳没规没矩的,父亲坚决要带我去,理由是我家住在河边,有游泳技能了,万一掉下水能自救。感觉父亲特别有远见。那时候经济困难,为了凑每学期的学费,母亲犟不过父亲,就在快进入夏天时买一百只小鸭养大换钱,人都吃不饱的年代,母亲安排我们去河里摸田螺、贝壳回来喂鸭子,我们三姊妹最喜欢跟着父亲一起去河里,不仅完成母亲的安排的工作,还能够一睹父亲游泳的英姿。我们象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鱼跟着一条大鱼扑腾。很快我们凯旋而归,我们收获了游泳的快乐,鸭子们拍着翅膀兴高采烈、大声高呼着收获了美味的河鲜,母亲收获了我们三姊妹的学费。

      现在我们三姊妹的儿女们眼中爷爷、外公很可爱,谁和他计较是件不好理解的事。父亲是个富有创造力的人,记得小时候,家里很穷,母亲一分一分存起的我们读书的生活费,他悄悄去买土鳖蛋,说是可以繁殖很多发家致富,把土茶壶挂树上等笨蛋鸟去做窝生蛋,然后一锅端,被“叛徒”小弟出卖,免不了母亲骂一顿;我和大弟上初中时每天要走10多里路,父亲心痛我们,要做一辆小板板车,或者小型飞机让我俩轮流坐着去上学,母亲认为一个浪费材料,二个费工时,三个不安全坚决阻止,我和大弟翘起嘴巴站在父亲一边和母亲对抗……那时候觉得和童心未泯又富有创造力的父亲一帮很好玩,就母亲讨厌老是破坏我们的美事。

      小时候,我最好的朋友是一块小黑板。我们那个年代的农村没有幼儿园、学前班,父亲是我们三姊妹的启蒙老师,父亲自己做了两个小黑板,我和弟弟五岁时轮流教我们识字、数数,父亲每天干完活开始给我们授课,我们家住在一个10户人家的大宅院,有一群差不多大小的孩子,我们是唯一的没上学就会识字,做数学题的娃娃,邻居们象看猴戏一样围着看父亲在黑板上写字、画画,看我们回答父亲的提问。后来上学了,父亲还会每天在小黑板上给我们留言,有时候是对我们回家后的安排,有时候是给我们的祝福,也有时候是给我们一句道歉和安慰,可以想象家里有面黑板墙是多么有爱的事情,生产队一群好奇的小伙伴放学回家,都会来我家看父亲今日的留言,他们的心里一定是羡慕的,我们感觉父爱就是那块小黑板,我们三姊妹在小伙伴的羡慕中长大。

      如今,古稀之年的父母,他们凭着自己的努力买了养老保险,帮助小弟干点锁碎家务和农活,闲时忘不了看看书,听听新闻,孙辈们回家,都知道爷爷、外公喜欢看书,都喜欢送他一本让他乐滋滋的书。

      这就是我那平凡的父亲,家有此父,若得一宝,吾生之幸也。

      2023年12月11日

      本文标题:我的父亲,我的家——写在父亲80岁华诞之际

      本文链接:https://www.99guiyi.com/content/1363903.html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归一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