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云思
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一个花季少年的堕落

  • 作者: 蓝欧
  • 来源: 归一文学
  • 发表于2023-07-25
  • 热度68077
  •   1981年秋天,15岁的李学海进工厂上班了。本来他的年纪不满16周岁,不能正式当合同工,由于父亲意外去世,工厂给了一个顶替的名额。

      李学海所在的车间就是他父亲生前所在的机械维修车间。李学海在车间做学徒工,每月工资20块钱。母亲担心,孩子大了,总是在外头,不着家,容易学坏,就贷款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李学海每个月的工资全部还贷款了。不久以后,电视机的贷款全部还上了,但是李学海从来不交生活费,他口口声声地说,“我不在家里吃饭。”。可一到吃饭的时候,他一点都不少吃,他不但嫌饭菜不好,而且连包子的形状不好看,也发脾气,他对母亲说:“你以后在包这么大的包子,我就摔你脸上。”。李学海把妈妈当成了自己的佣人,不高兴的时候就威胁,辱骂,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母亲气得上车间找领导,找他师傅,都没有什么效果。

      有一回,李学海下班洗澡回到更衣室,发现门已经锁上了,他毫不犹豫用石头把门玻璃砸碎,门打开了。车间领导要他写检查,姐姐给他写了,要他交上去,他当着妈妈和家里人的面把检查撕成碎片。孩子不懂事,往往犯浑。正直青春期的李学海让母亲操碎了心。

      在车间里,工友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大粪”,意思是李学海象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人怕引诱,塘怕渗透。李学海在车间里有个师傅叫王永龙,这人不地道,不知道他哪里吸引了李学海或许是臭味相投吧,在自己家里油瓶子倒了都不知道扶的李学海却经常去他家里干活,带孩子、生炉子做饭,什么活都干。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李学海喜欢夜生活,每天下班吃过晚饭,他总是在外边玩,直到到深夜12点以后他才回家。有一回,他在外面打架,吃亏了,一只眼睛被打得充血,眼眶乌青,他躺在炕上发脾气。

      李学海的身边总是有好几个年龄相仿的伙伴,其中几个都是被公安机关处理过的,还有刑满释放的,这些劣迹斑斑的小年青臭味相投,来往频繁。在一天夜里,潘学海在家里招来十几个年纪差不多大的小伙子,把屋子挤得满满的。母亲看见以后走了进来,说,“你们和学海一起玩,将来都得蹲监狱!”

      有人给李学海介绍了个女友叫赵琴,热情大方。她常常规劝李学海,收收野性,在家里要尊重长辈。俗话说:木有榆柳桑槐,人有忠奸诚诈,不尽同也。他家隔壁的邻居,叫王秋凤,30多岁妇女,是知识青年下乡回城的,身边带着一个两岁的孩子和来自农村的丈夫。她经常来串门,看到李学海找了好对象就眼气。她一碰到李学海,就深有感触地说,她爱人是农村户口,孩子将来就是农村人,影响前途。李学海终于被说服了,他狠狠心,提出和赵琴姑娘分手了。

      八十年代中期,“严厉打击各类刑事犯罪的斗争”在中华大地迅猛展开。一时间,在体育场频繁召开公判大会,罪犯游街示众、现场宣判,到处张贴着审判告示,这些并没有使李学海受到教育。他以身试法,伙同几个狐朋狗友顶风作案,把偷来的高档衣服,名烟名酒藏匿在家中。

      没过半年,这个盗窃团伙被公安部门一网打尽。民警在李学海家里还发现了一张李学海和王永龙两人在火车站的合影,怀疑王永龙也是这个团伙之一。于是对王永龙进行了一番审讯,后来因为证据不足,把他释放了。在法庭上,李学海当被问到作案动机的时候,他说:“我就想买一辆摩托车,因为没有钱。等捞够了一台摩托车钱,我就收手了。”

      枯木逢春犹再发,人无两度再少年。20岁的李学海为自己的无知和贪婪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把大好时光留在铁窗之下。在那个寒冷的冬日里,李学海被押往监狱服刑,他一开始在稻田里干活,每年种两茬水稻,从播种、插秧到收割,这些农活,李学海以前没有接触过,他在狱中体验着另一种人生。

      本文标题:一个花季少年的堕落

      本文链接:https://www.99guiyi.com/content/364705.html

      • 评论
      2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归一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